【專欄】李惠貞:「展」真正的意義,即開拓一種新的解讀事物的方式

詹偉雄大哥曾在專欄中提過「敘事的力量」,他說,「(在美國)即便一個小小的博物館,都有人很懇切地要說一個意味深長的故事給你聽。」我想,這是否一語道中好「展」的真義?具有敘事的能力,說一個「意味深長的故事」。

近兩年「展」的議題很熱,令人欣喜地國內也有愈來愈多值得觀看的展。若問你最棒的展覽,你第一個想到的是什麼呢?我問自己同樣的問題,結果答案並不是參加過最多次的各種國際書展,而是某一年到台南旅行,在台灣文學館意外相遇的「巴爾札克特展」。

巴爾札克大名如雷貫耳,但遺憾地我從未讀過他的書,因而我是以一個陌生人的身份進入這個展場。沒想到,我和朋友們整個上午都身陷其中捨不得離開,真是太有趣的展覽!文學家筆下的人物若有臉書會PO些什麼訊息呢?我們就這樣認識了這些角色及其個性,在還未經驗其他更有意思的展區時,我已決定離開後要好好來讀巴爾札克的作品。這麼一個嚴肅的文學展,能讓人流連忘返一整天,並觸動陌生的讀者願意踏進作家筆下的世界,實在是太厲害了。

近期印象最深刻的展則是「L'OUVERE 9 打開 羅浮宮九號」。首先北師美術館的展覽空間就非常舒服,有一種開闊的感覺。完全沒做任何功課的我,隨著朋友進入展場,從觀展開始的那一刻起,我的好奇和驚歎就沒停過。原來一個具有崇高地位的(老)博物館,能以如此新穎的方式行銷自己,不論概念、設計,都是美好的體驗,給了我太多啟發。(因為本期策展主題,我們很榮幸訪問到法國策展人Fabrice Douar,從最源頭了解一個好展的初衷。)

對於展覽,我有非常個人的看法,認為展覽有三種:一種是市場潮流所趨,純然的商業展;另一種是未完成的展覽。怎麼說未完成呢?就是觀展後什麼也沒留下。策展人想辦一個展,但只想了一半,並沒有把做這件事的目的想通;對觀者來說,並沒有增進他對觀看事物新的理解,或許成就了一個風光的展,卻不是意義深刻的展。

第三種,我認為是「展」真正的意義,即開拓一種新的解讀事物的方式,讓人從不同角度去領略原以為認識的物件、時代、人。策展人有想說的話,對這件事有深度的思考,再找合適的方式去把他想傳達的觀點表現出來。

策展跟做書和雜誌一樣,都是一種溝通,雖不是只有迎合市場需求這一種形式,但也不是在創作藝術品。藝術品可以盡情表現創作者的個性,沒有義務要說明得讓每個觀者都懂,而是觀者要自己去欣賞、去體悟,甚至要做點功課的。但溝通是什麼呢?溝通是傳播者自己要消化得很透,有一個清楚傳達的訊息,接收者接收後,「得到了什麼」。雙方是平等的,沒有哪一方優於誰,也沒有任何一方要討好任何一方。對我來說,這是溝通最有價值的基礎。

本期出刊前,編輯團隊有幸進入準備中的「單位展」現場進行拍攝和採訪,每個人對每件展品之於「單位」的詮釋都感到十分新奇和佩服,玩得不亦樂乎。這就是好展的示範吧,「展示」是最後的階段,最重要的是展的思維和表達,讓每位觀者離開時都能帶著新的眼光。「你的人生單位是什麼?」「How long is now?」各式各樣有趣的問題開始衍生。

這是不是有點像愛麗絲夢遊仙境呢,進入一個意外的空間,充滿新奇的事物,體驗各種沒想過的經驗──回來時雖然還是同一個人,但「世界」的樣貌再也不同。只要有那麼一點點新的認知,魔法就能變成現實。只需要一個展的距離。
圖說明

想跟我們一起探索企劃的想像展現,以及演繹IDEA的絕佳本事嗎?請見《Shopping Design》7月號「策展的精準度」

大學念的是廣告,出社會超過二十年工作經驗都在出版領域,從企劃、版權到編輯,從童書、自製書、翻譯書到雜誌。現為《Shopping Design》編輯顧問,另創辦名為「獨角獸計畫」的新型態學習及閱讀行動。 www.facebook.com/unicornreading

大學念的是廣告,出社會超過二十年工作經驗都在出版領域,從企劃、版權到編輯,從童書、自製書、翻譯書到雜誌。現為《Shopping Design》編輯顧問,另創辦名為「獨角獸計畫」的新型態學習及閱讀行動。 www.facebook.com/unicornreading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3
Dec / 2019

設計力關鍵字

今年Best100以「設計力關鍵字」為題,透過100組人事物見證這片土地與環境的改變,看見以「設計」之名探究自我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