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爾文也愛用!這本兩百年前的色彩指南,把顏色形容得像詩一樣美

如今,有許多色彩研究機構試圖定義我們看到的顏色。

比如在 Pantone 的色卡中,紫色就有 10 幾種不同的說法,除了今年的年度色「紫外光」之外,還有水紅、藕荷色、丁香色、黛紫、青蓮、紫檀等多個形容詞來表示深淺明暗程度不一的紫色。

在一款名為 Canva 的軟體中,用戶可以上傳自己拍到的自然景觀,它可以自動識別出照片中的多種顏色,給予色彩搭配的建議。例如,一張拍攝清晨霧氣下,植物細節的照片裡出現了 6 種不同的顏色,它們近似於露珠、雨水、葡萄乾、石板巖、木餾油的顏色,Canva 的建議是「濃密、豐富的色彩構成強烈的視覺效果,這種色調適合工業或建築行業」。

圖片來源/Canva

我們通常認為色卡是現代發明,人們對顏色的規定常見於二戰後期的商業社會,因為這樣更有利於物品的標準化生產。1950 年代,美國政府第一次把色彩規範化,但事實上,第一份標準化的色卡早在 1814 年就出現了,它是《維爾納色彩命名法》(Werner’s Nomenclature of Colours),這本手寫體的書裡關於色彩的形容像詩一樣美——動脈血紅、天鵝絨黑色、翡翠綠......

圖片來源/Werner's Nomenclature of Colours
圖片來源/Werner's Nomenclature of Colours

這本書的內容基於德國地質學家 Abraham Werner 在 18 世紀後期開發的顏色命名系統,裡面能看到不少來自地質學的影響:灰白色比喻為粒狀石灰石,把褐黃色比作巴西黃玉。後來,蘇格蘭畫家 Patrick Syme 加入了更生活化的視角,他把第 7 號白色定義為「脫脂牛奶白」,是白雪裡混雜了一些柏林藍灰,你可以在人的眼白或者是蛋白石裡找到它。

圖片來源/Werner's Nomenclature of Colours

Patrick Syme 創作《維爾納色彩命名法》最初是為了幫助自然學家 Robert Jameson 確定自然界的一些顏色。在 19 世紀初期,自然學家為了描述他們在歐洲以外世界的事物而苦苦掙扎,他們創建了生物學分類系統去定義,例如:屬和種的分類法,但他們只建構了這種語言,用以描述成千上萬種動物、植物、和昆蟲,至於顏色,它因為易受主觀判斷影響而變得難以定義。

圖片來源/Werner's Nomenclature of Colours

維爾納色彩指南的影響比想像的還要深遠。1832 年 3 月下旬,當達爾文搭乘小獵犬號駛離巴西海岸的 Abrolhos 淺灘時,他記下了自己看到海水的瞬間:「夾雜著靛藍色的蔚藍之海,上面的天空是有一點超海洋色的柏林藍」。

達爾文說,他總是用「手中的書」來命名他所看到的顏色。在後來被認為是進化論基礎的《小獵犬號航海記》中,不僅記載了他航行世界的見聞,涵蓋了生物學、地質學和人類學等多個領域的知識,也能看到很多來自《維爾納色彩命名法》的色彩描述。比如,達爾文將墨魚描述為「風信子紅栗褐色」,海參是「月見草黃」。在這本色彩指南的幫助下,達爾文用顏色定義了一個陌生的世界,比起可能褪色的標本和繪畫,這種描述要更為可靠。

圖片來源/Werner's Nomenclature of Colours
圖片來源/Werner's Nomenclature of Colours

今天,我們用光譜、照片等更先進的方法來記錄顏色,但色彩命名史研究學家 Kelley 認為,Syme 對於色彩的文字描述仍然是重要的,因為它能夠「喚起超越色彩的情感」。

如果你也對這本古老的色彩指南感興趣,不妨看看 Smithsonian Books 最近重新出版的這本書,售價 15 美元。

圖片來源/Werner's Nomenclature of Colours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好奇心日報》,原文請點此

好奇心日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2
Nov / 2019

好生活整理習題

本期透過採集不同的生活軌跡,帶你找到屬於自己面對整理的角度,理出更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