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會用線條說故事的插畫家—沙基.布勒奇

與插畫家鄒駿昇聊到最喜愛的繪本插畫家中,他提到有位插畫家很厲害,用簡單的線條就表現出戰爭的荒謬與無奈。那本繪本是《敵人》,繪者就是法國插畫家沙基‧布勒奇(Serge Bloch)。

1956年生於法國的沙基‧布勒奇,不僅是位插畫家,同時也是藝術總監、法國當紅的視覺設計,現在的工作則是在新聞媒體,幫每日的新聞畫插圖。在問到繪本創作與時勢插畫的不同時,他回答道,在新聞媒體這個環境創作是很棒的,它訓練你每天都要畫超過百張的草圖;如果你是為一份知名日報創作插畫,更是成千上萬人都會看到,然後也很快就消失了。但當你創作一本書時,你會知道它將有較長的生命;雖然現在看書的人不多,銷售變少,必須銷毀不少書籍。這狀況的確讓人沮喪。


圖說明

沙基‧布勒奇(Serge Bloch)
1956年生於法國,為知名插畫家及法國童書藝術總監。擅長以簡潔線條,創造出獨特幽默的藝術風格。曾獲義大利波隆那最佳插畫獎、法國巴歐巴童書獎、國際插畫家協會獎等。著有《我等待……》、《敵人》、《鱷魚怪》、《李奧的天使》、《我喜歡親你》



圖說明


沙基.布勒奇有兩本繪本在台灣相當受到歡迎,這兩本繪本也恰好都是與大衛.卡利(Davide Cali)合作,分別是《我等待……》與《敵人》。沙基.布勒奇說他自己最喜愛的作品正是《我等待……》。這本繪本以人的一生為主軸,從孩提時期等待爸媽的晚安吻、情侶約會時彼此的等待、等待孩子出生的揪心、等親愛的人不再痛苦……。從出生到死亡,簡單的筆觸卻畫出了等待背後的各種心情,而其中最重要的創意是從開端到結束貫穿全書的一條紅線,這條線串起了人生各時期的畫面鏡頭。

詢問這條貫穿全書的紅線靈感來源,插畫家是這麼說的,「裁縫與紡織是最古老的人類活動之一,就像打獵及文化,紅色的線就像生命的聯繫,是生命的象徵。」


圖說明

圖說明


「我們可以在很多神話與生活傳統中看到『這條線』的存在,古希臘神話中,女神帕爾卡〈掌管生、死、命運三女神之一〉負責拉著以及切斷線;希臘羅馬神話中,Ariane公主給了Persée一條線,讓他得以在迷宮中找到出路。在日本,人們認為每個人出生時小指頭都綁著一條紅線,連接著我們將分享生命的另一個人的小指頭。(人生的另一半)在中國,紅色的結是歡迎的象徵。因此,紅色的圖案代表的是存在於世界各處的生命、機會。只有在美國是有負面意思的,紅色布條象徵官僚障礙,個人自由的神聖內涵會被這些糟糕的條文規章所限制。不過這本書的成功讓我有機會來到台灣、日本與韓國,無形中我也跟亞洲牽起了新的線。」


圖說明


《敵人》的故事也是沙基.布勒奇所喜愛的,這是一本獻給和平的書。「文章是一篇身處戰壕士兵的獨白,大衛.卡利的文字當下就觸動了我。他談的是戰爭,戰爭的荒謬以及瘋狂。大衛.卡利出生於法國阿爾薩斯地區,位於德國與法國邊界的猶太家庭,他的曾祖父(或外曾祖父)曾為法國軍隊打仗;我的祖父則於一次世界大戰時為德軍打仗,而我的父親是在二次世界大戰時為法國軍隊打仗。在這個歐洲地區,我們在每個戰爭中都會更換國籍,國界則依勝利與戰敗的結果而有所變動。這些戰爭讓我質疑所謂『主義』的意識形態或理論,不管是納粹主義、共產主義、民族主義……。創作這個故事時,我選擇將書當作白紙上的舞台,在舞台上我拍了兩個洞的照片,如此而已。」(至於這兩個洞衍生出的繪本創意,則要自己閱讀《敵人》。)


圖說明


影響沙基.布勒奇的插畫家與藝術家很多,如保羅.克利(Paul Klee)、美國雕塑藝術家亞歷山大.考爾德(Alexander Calder)、西班牙藝術家米羅(Miro)與法國知名插畫家桑貝(Sempé)……等等皆是。

至於小時候的繪本閱讀經驗與啟蒙,沙基.布勒奇提到,小時候並沒有像現在有那麼多書。「我媽媽為我們念故事、寓言、傳奇,之後,我們發現了法語漫畫。而後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我投入了繪畫創作。在創作的過程中,為了不讓筆下的這本書跟其他書籍一樣,我試著每一次都為呈現一本書找到一個想法。或許這麼說有點自大,但我必須相信這本書就像書海裡的一個島嶼。我需要許許多多像這樣的幻想來找到開始創作的勇氣。我在創作繪本時不會特別想到這是為小朋友創作的,我希望這些繪本也能被大人們閱讀。這就是我在創作《我等待……》及《敵人》等書時所想的。」


圖說明

沙基‧布勒奇別為Shopping Design所畫


圖片提供=沙基‧布勒奇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2
Nov / 2019

好生活整理習題

本期透過採集不同的生活軌跡,帶你找到屬於自己面對整理的角度,理出更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