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藝師心中的私房,數樹也是一種美景──數樹.私房

2016/04/30 | | Hally Chen

>私房,顧名思義是私人的空間,形容詞則指私下隱藏、有那麼幾分不願輕易分享的意味。無論是哪種解釋,用來形容隱蔽在九份山間的「數樹」都很貼切。原為水墨畫家...

私房,顧名思義是私人的空間,形容詞則指私下隱藏、有那麼幾分不願輕易分享的意味。無論是哪種解釋,用來形容隱蔽在九份山間的「數樹」都很貼切。原為水墨畫家李承宗三十多年隱居山林的老房子,在畫家年邁而決定遷居他處後,一位花藝師接手,開始了故事。神祕私房背後的主人凌宗湧先生,除了是國內知名花藝設計CN FLOWER總監,同時也是杭州富春山居花藝顧問。在他的引領下,我步上青草蔓生的階梯,揭開花藝師理想的私人空間,數樹真實的面貌。



圖說明

沒有別人影子的風格就是數樹的風格


我們形容一個陌生空間時,常用比喻法尋找相似的對照組,方便讓人聯想,也說服自己相信天下風格皆師出有名。但是這招在「數樹」卻不靈光。

明明推開了中式木門,牆上嵌著中式木雕窗框,卻讓走進這私房的我們,聯想起《愛是你愛是我》電影中作家在夏季寫作的別莊,或是彼得.梅爾在《山居歲月》中形容南法山區小厝的模樣。這裡的設備很基本,樣樣讓人愛不釋手。


圖說明


乍看是時下流行的工業風木桌,其實是老木匠的舊工作檯。配上主人從義大利扛回來的手工三腳皮凳,一切契合得理所當然。小廂房的沙發床被穿透的晨光包圍,那是來自印尼百年的老木床。主人嚴選的手工食器、老玻璃杯,和冰箱一起被藏在百年的老木櫃裡。

沒有一樣傢俱是為了這裡量身訂做,但一切恰如其分。


圖說明

圖說明


凌宗湧說:「從接手到完成的兩年間,我在世界各地旅行,手裡總握著這裡的平面圖。見著每樣喜歡的老物件,就同時把位置考慮進去。身為商業花藝設計師的經驗使我明白,我不能選擇客戶的條件,得接納一切。當你無法改變條件,心靈要更開闊,才能包容更大的世界。」


終日數樹和泡澡是最慷慨的生活


數樹的建築物分成上下兩層,從空間的安排,就知道在數樹泡澡是重要大事。下層將近十坪的獨立SPA室,只為沐浴量身設計。

主人從法國找到的全銅浴缸是整個空間的焦點,躺在窗邊泡澡,不費氣力便能欣賞該地的山海景色。入口的大木櫃和兩張木椅,配合下午夕陽時分的逆光和樹陰遮蔽,隱私和視野都是量身訂做,一邊沐浴一邊談天,整個空間似乎只為了慷慨讓人在森林中沐浴而存在。


圖說明

圖說明


主要的起居空間全在上層,視野比下層更開闊,也備有另一間浴室,浴缸和地板用上臺灣經典的磨石子工法,黝黑的光澤在清晨時分就像一幅相框,襯托窗外伸手可及的綠光樹影。數樹得天獨厚,置身於整個地區的置高點,透過樹林間往外看,宛如住在樹屋鳥瞰山海景觀。


能一起生活的美學是數樹的美學


認識環境如同與人相處,「像家的感覺」是每間旅館最常用的口號,也是最高目標。事實上我們到訪一個新地方住宿,都得花上一些時間才能開始放鬆。數樹讓我們感受到與別處最大的不同,就是自然自在。

明明就是陌生地方,卻有熟悉感。明明每天習慣打開電視,來到只有收音機和古典樂電台的數樹卻很滿足,連轉臺都嫌多餘。早上打開藤盒裡的麵包,伴兩口主人事先準備的氣泡礦泉水,彷彿這天身心都一起變乾淨。

數樹能給人這般自足,同時擁有那股無法忽視的生活美學,其來有自,正是主人過往的生活經驗。凌宗湧形容數樹的風格,視覺上或許和我們熟悉的CN Flower精緻花藝有所不同,但是如果抽掉視覺表面的元素,背後心情是一樣的。他在工作之外,先把自己當實驗對象,在自己的生活中實驗自己的想法。數樹的空間美學,帶著活生生的體溫。


與主人談設計



圖說明

凌宗湧(Alfie Lin)
花藝家,現任CN Flower總監與杭州富春山居花藝顧問。以杭州富春山居花藝作品聞名,他的花藝美學擅長極簡、優雅、清新的設計風格,一如其所創立的CN Flower,品牌名稱取其「溫暖的太陽」之意。對他來說,花除了帶來視覺美感的功用外,還多了一層傳遞情感的溫暖寓意,這種追求單純清新、將花藝帶入生活、並重視心靈感受的美學風格,建立了一種追求單純以人感覺為主的生活態度。從臺北三井料理、杭州富春山居、國內外知名酒店皆有他的作品。著有《花藝大師到你家》一書。



SD: 數樹除了傢俱大都是老物件之外,風格上或文化上也各有不同,但卻能在空間中協調並存,這是一開始就設定的美學風格嗎?

凌宗湧:有人說數樹風格奇妙,有工業元素、有中國元素、有日式、有臺灣味。看設計我喜歡自然而然,前一位藝術家屋主就已經留有東方的木窗,也許一開始不是我預期,但我接受它,就得順從它。我是花藝師不是建築師,花藝師是順從大自然,不是創作大自然。我看見了什麼材料,就得用什麼材料去創作它,這是我一直能開心工作的原因。創作應該是不斷有新嘗試,不能只是重複熟練的習慣。


圖說明


SD: 許多城市人嚮往像數樹這般親近大自然的生活空間,經歷兩年設計完工的過程中,有什麼心得體驗嗎?

凌宗湧:數樹沒有參考案例,沒想要複製任何他處的影子,所以一切都得親力親為。一開始沒有很清楚的方向,所以能仰賴專業人士的幫忙也有限。有許多當初沒料到的困難,像是木造空間的防蟲防潮都不是輕易事。加上山裡的材料只能仰賴人力運送,過程中挫折也不少,兩年來幾乎都在解決問題。如果你想把城市的理想生活複製到山中私房,以我和老房子一路相處下來的經驗,我想或許重蓋比較快。你別期望和大自然或老房子一起生活,要求它遷就你。除了順從大自然,沒有其他選擇。


圖說明


SD: 如果說在身為花藝師的工作之餘,創作數樹這樣的空間是實踐您對生活的想法,能否談談您在設計上如何受到過往生活的影響?

凌宗湧:2002年我曾到德國法蘭克福跟著自己欣賞的花藝家進修。那一年我跟著對方生活,一起工作。每天下午六點遛完狗,回到家先看他們晚餐買什麼菜,我的工作就是視晚餐內容,選搭花色適合的餐盤,以及水晶燈與桌上的蠟燭。有一回遇上暑假,對方帶我一起到他在西班牙ibiza的小屋度假。那段生活給我很大的啓示,讓我明白設計師在工作上要有成績,得先看他私下真實的生活是什麼模樣。

我記得剛到ibiza時,他說自己是島上最窮的人,因為他的房子打開窗看不到海。我們一到當地兩人先花了六小時打掃,接著跟鄰居借發電機,才開始度假。每天醒來的工作就是在大自然的環境中弄弄花草,或是開著車到附近找老陶甕,打理居住環境。那段日子確確實實影響了我日後對設計與人生的想法。


圖說明


SD: 請以主人的身分,建議數樹的訪客最好的體驗方式。

凌宗湧:來到數樹第一天經常大約是下午三點之後,如果中午就已經來到九份,靠近五番坑這附近有不少小店,像是樂伯二手書店,還有藝術家們的工作室,可以到處走走。進到數樹後建議可以先到下層沐浴,數樹背山面海,恰好位於山林逆光暗面,戶外見不到室內,往外看風景倒很清楚。享受沐浴後大約六點多,夏季此時天還未黑,九份店家準備打烊,多數遊客也要離開。此時散步到老街吃晚餐不但輕鬆,同時也是九份風景最美的時候。

數樹裡的收音機可以接iPhone,我還準備了不少自己喜歡的書,所有室內可以打開的光線,都剛好是我設定不破壞氛圍的最亮程度。數樹的窗簾有兩層,你可以選擇賴床,也可以讓部份光線透進來,早晨室內的色溫是藍紫色。吃完簡單的早餐後可以沿著門口的階梯繼續往上走,不到五分鐘的路程,這裡有一座日治時期大正六年就存在的土地公廟,同時也是附近較少人知道欣賞東北角山海景的私房景點。接近中午時離開九份,可以順道先到金瓜石的甜蜜屋吃頓午餐,來自加拿大的老闆手藝很棒,值得一試。

「數樹・私房 shu shu」臉書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ShuShuhouse
(欲入住者請上臉書私訊聯絡)

攝影=Hally Chen



打開五感,為自己記錄生活軌跡>>訂閱一年Shopping Design再送LAMY noto原子筆 只要1,200元

相關標籤: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