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島小鳥首次黑白攝影!台灣、奈良取景,尾野真千子的黑白攝影全紀錄

影像評論者伊安.傑夫里(Ian Jeffrey)曾在《攝影簡史》(Photography: A Concise History)中說道:「若說早先的美術形象是人工的、創造的,照片則是自然得來的,或捕獲的,就像在野外採集到的標本一樣。」但事實上,攝影發展至今,已成為在某種設定基礎上捕捉畫面的態勢,而如何在設定之餘,還留有自然不造作的影子,「川島小鳥」是其中一人。

川島小鳥Kawashima Kotori

 
喜歡川島小鳥的攝影作品,並不是那標誌浪頭的流行,而是總能從他誠懇的鏡頭下,感受到影中人的自然個性,像是未來妹妹毫不扭捏的真實姿態、飽滿原色的台灣魅力,還有時而幽默詼諧、時而閃耀著光芒,從日常的偶然性,營造出非日常的氛圍,映著攝影的原點。

川島小鳥Kawashima Kotori

 
向來給人鮮明色彩對比的川島小鳥,這次在入江泰吉記念奈良市寫真美術館舉辦的攝影展,卻是全然不同的風貌,他首次運用黑白攝影的方式,只拍攝一位女演員「尾野真千子」,地點選在尾野的家鄉奈良吉野,以及川島最愛的台灣。

身為一位女演員,尾野真千子予人的印象,並非世間標準的美女。充滿個性的眼神與輪廓,總透露出一股獨有的特質,如同她在《糸子的洋裝店》或是《最棒的離婚》裡,演出經歷各種困境的角色時,那兼具樂觀自嘲、滄桑又內蘊不服輸的堅毅性格。

川島小鳥Kawashima Kotori
川島小鳥Kawashima Kotori

 
選擇尾野真千子作為拍攝對象的原因,川島小鳥說:「當看見真千子站在我面前時,不禁讓人感到很哀傷,無論是在台灣的街上,或是奈良的深山中,彷彿世界上僅存她一個人,那樣地寂寥,美到不行。我想在兩人共處的時光裡,應該能夠拍出好照片。」

在這系列的黑白攝影中,畫面雖然褪除了色彩,但川島小鳥仍透過光和陰影,讓黑白層次顯現了顏色的存在。一張尾野真千子在湖水(或海?)嬉戲的照片,濺起的浪花,映照在黑色背景,化作點點繁星,前方失焦的水波,隱約仍保有湖綠的色澤,引人想起那專屬川島小鳥的「色彩」。

川島小鳥Kawashima Kotori
入江泰吉記念 奈良市寫真美術館(攝於2015年)
Aly Lin

 
攝影展出地點的「入江泰吉記念奈良市寫真美術館」也是很特別的地方,一處遠離於世外的桃花源。記得當初為了尋找這間美術館,橫跨鹿群、熱鬧小販、東大寺,獨自搭著公車前往住宅區,迷途在小巷弄內繞了幾圈後,才找到這間由黑川紀章設計,低調到與一旁環境融合的攝影美術館。

由黑川紀章設計的奈良市寫真美術館。(攝於2015年)
Aly Lin
大片的落地玻璃外牆,讓屋瓦彷彿漂浮在空中(攝於2015年)
Aly Lin

 
為了配合奈良古都的形象,美術館刻意使用瓦片屋頂的設計,搭配大片的落地玻璃外牆,讓屋瓦宛如漂浮在空中般有趣。另外,入江泰吉位於奈良公園旁的舊居內部的擺設保存完好,還可以看見當年他親自搭建沖洗照片的暗房、使用的器具等,也是相當值得一探!

入江泰吉舊居玄關處(攝於2015年)
Aly Lin
入江泰吉舊居完整保留他當年搭建的暗房(攝於2015年)
Aly Lin

 
川島小鳥的攝影展只到八月底,有空再造訪奈良的話,不妨把握這次親見川島黑白攝影作品,以及貼近當地攝影文化發展的難得機會!

川島小鳥攝影展「つきのひかり あいのきざし」~尾野真千子と川島小鳥~
展期:2018年6月30日(六)〜8月26日(日)
會場:入江泰吉記念奈良市寫真美術館
地址:奈良市高畑町600-1
時間:9:30〜17:00(最後入館時間,閉館30分鐘前)
休館日:星期一
交通方式:JR奈良站(東口)或近鐵奈良站,搭乘市內循環公車,「破石町」站下車後,延著「新藥師寺」方向的巷子步行約10分鐘。
官網:http://irietaikichi.jp/news/exhibition/190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19
Oct / 2018

From Urban to Outdoor 不安於市的理由?

走出城市,是為了離開,也是為了探索未知。本期《Shopping Design 》「不安於市的理由?」不如說是一個城市放生計畫,獻給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