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開展!《阿富汗女孩》攝影師史帝夫‧麥柯里首度來台展覽,必看作品盤點!

2018/02/23 | | 文字整理=Stephie

除了展出歷年經典名作,還有展前先行來臺拍攝首次發表的作品,總共近130幅蔚為可觀。
(文末新增展場照片)

 

除了展出歷年經典名作,包括《阿富汗少女》、《印度沙塵暴》、《飛行的男孩》、《斯里蘭卡漁夫》等,還有展前先行來臺拍攝首次發表的作品,總共近130幅蔚為可觀。

 
為促進臺灣與全球攝影藝術界語境對話,台北當代藝術館邀請攝影藝術家史帝夫‧麥柯里首度於臺灣舉辦大型個展。將於明天開展的「晃|影 ─’S Wanderful | Making Pictures」,除了展出歷年經典名作,包括《阿富汗少女》、《印度沙塵暴》、《飛行的男孩》、《斯里蘭卡漁夫》,還有展前先行來臺拍攝首次發表的作品,總共近130幅。

本展由陳昌仁擔任策展人,呈現出攝影的精神與多元觀看形式,展覽名稱「晃|影 ─’S Wanderful | Making Pictures」,以史帝夫‧麥柯里漫遊世界拍照為意象,強調他喜歡東晃西晃,即興捕捉人性的深層意義。英文標題結合好奇漫遊(wander)與驚異奇觀(wonder)―亦即無奇不遊(no wander no wonder),並隱含百老匯蓋希文(Gershwin)的名曲「’S Wonderful」來指涉攝影中的音樂性。在展覽的呈現上,以古蹟建築結合嶄新裝置,打造如幻似真的攝影場景。
 

重點作品及所在展間:

《灰色披肩的女孩》加兹尼市,加兹尼省,阿富汗1990
台北當代藝術館 / ©Steve McCurry

《灰色披肩的女孩》位於廣場窗戶區的「相肖生人」。這一區藉由日治西化建築壁面的窗景,呈現12幅肖像,其中含納不同年齡、膚色與文化等多樣景觀的精神面貌。從語意相擬與詞性轉換的「相肖生人」即「人生肖相」的雙向趣味裡,在陌生人相片中尋找出與自己相像的部分,以此詮釋最明顯的表層,正是靈魂本身。

 

《奧莫玩童》篤斯村,奧莫山谷,衣索比亞2012
台北當代藝術館 / ©Steve McCurry

《奧莫玩童》將展示於廣場區的「渉影」。此區將當代館設計為相機的鏡頭裝置,並類比早期的暗箱,探討攝影在時代進程中媒介改變的差異。觀眾透過向內觀看的玻璃鏡頭與進入裝置空間之中,體現暗箱既向內又向外的雙向觀看。

 

《阿富汗少女》靠近白沙瓦的納斯希爾・巴赫格難民營,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巴基斯坦,1984
台北當代藝術館 / ©Steve McCurry

《阿富汗少女》將展示於入口形象區。這件經典作品是麥柯里1984年於納斯希爾・巴赫格難民營(位於巴基斯坦)中拍下莎巴特‧古拉的照片,並於1985年見刊於6月號《國家地理》雜誌封面。展出時將分別呈現兩張肖像,一為數位輸出的平面肖像照。二是透過肖像照片,將肖像切割、解構成數片不等大小的單位,再一一地以前後錯落的懸掛組合,形成一個類似像素化格子所組構的雕塑裝置。

透過這個裝置,重新審視攝影將立體世界的三維約化為二維的相片(輸出)之過程,透過解散/集合,變化/統一的反轉,再將相片還原(輸入)成三維的藝術雕塑;重新賦予一個新的生命,增添一股動態和科技的衝突感,以此意象向顯影致意。之前沖洗放大巨幅尺寸照片時,因為沒有相符的大相紙,便要把顯像紙拼貼於壁面上,以放大燈投在上面去顯影,有時不完全貼實,風一拂來它便微微飄動,好像照片活了起來。改變視界的攝影雕塑,既凝結認知時間,又放射視覺空間,在收放之間重新賦予攝影史名作不同的藝術生命,以此平面與立體並呈,加上兩側鏡面的反射與無限延伸,觀眾於各個角度皆有不同的視點。

 

《沙塵暴》拉賈斯坦,印度,1983
台北當代藝術館 / ©Steve McCurry

《沙塵暴》將展示於2F西側樓梯。

美的判斷取自個體和宇宙的共感,《沙塵暴》以其紅色主調,輔以漫天黃沙,枯樹群兀自獨立蒼茫,映照著生命的榮枯,標識出《曝風沙塵 負嵎而立》的堅韌姿態,圖中幾位印度婦女因為風沙襲來,不及躲避而本能地彼此環立成圈圍繞在一起,構圖前景是謀生的汲水工具,遠景揚起的沙塵漫漫,急迫感十足(immediacy),她們自單一個體結合,結合之中又不失單一個體的特性,不僅呈現美感的主題也是政治的主題—眾人合一,合一中有分眾的精神。

 

《自畫像》哈瓦那,古巴,2014
台北當代藝術館 / ©Steve McCurry

《自畫像》將展示於105展間,是極少見的麥柯里自拍。身為一位拍攝靈魂肖像的攝影師,面對拍攝自己時,卻選擇透過多重鏡像表達而無法直面自己。

攝影的英文動詞和射槍用的是一樣的動詞「shoot」。攝影者與被攝者的關係如同獵人與他的獵物一樣,因為攝影拍攝的瞬間,就是靈魂被捕捉的剎那,每被拍一次,就等同於小小死過一回。這部分相關論述攝影歷史古今著墨頗多,但是自拍是否也有留影身後之意呢?

畫面中他透過鏡頭捕捉行走中鏡子反映出手持相機的自己,藉由多層媒介凸顯並阻隔,麥柯里似乎既期待又害怕自己的靈魂被自己不小心捕捉了。

 

《畫室中的男孩》喀布爾,喀布爾省,阿富汗,2003
台北當代藝術館 / ©Steve McCurry

《畫室中的男孩》同樣展示於105展間,是麥柯里拍攝阿富汗地區一處上美術課的情形。

面對鏡頭畫著模特兒的學童與後方畫中人和攝影師對望的視點,使麥柯里成了畫裡的一部份。正處於畫畫當下的學童,所畫模特兒的視線與畫中人的直面鏡頭將麥柯里拉回了畫室裡面,成為人物畫像的一部分。如同巴洛克時期維拉斯奎茲(Diego Velazquez)的名作《宮中侍女》(Las Meninas,1656) ,同樣展示了畫面裡的場景以及畫面外的空間,將觀者以「真實存在」的感覺融入畫面中,其空間從被動變為主動,向觀者延伸了空間的縱深感,以及由視線構成的多重複雜格局,從而把我們帶進了隨觀者領悟介入程度不斷更新的當下―亦即四度空間中!

 

《矇眼男》洛杉磯,美國,1991
台北當代藝術館 / ©Steve McCurry

《矇眼男》展示於105展間,拍攝的是美國的兄弟會文化。他們在加入兄弟會之前被矇起了眼睛,疑似行將經歷虐待入會的儀式。

麥柯里一直拍攝他人的國家與文化,當回過頭來拍攝自己的國家,拍選呈現的題材卻是美國兄弟會的群體自盲,他看到了美國的雙重盲點。麥柯里在印度、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閱盡人生百態,當麥柯里回看自己的國家時,照片不是充斥著對商業文化表面、平面化的評判,就是從廣告的觀點在笑看廣告,觀點更加銳利而饒富比較趣味。

 

《被遺棄在動物園的獅子》科威特市,科威特,1991
台北當代藝術館 / ©Steve McCurry

《被遺棄在動物園的獅子》展示於106展間「浮生廢墟」,此展區以戰爭的主題,呈現廢墟的影像與影像的廢墟。

當觀者進入展間,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蜷曲在籠子外的獅子,訝異之餘,又見到暴走街頭的河馬,才理解到這些是人類因戰火進而摧毀了動物住所,在煙硝瀰漫中流離失所的動物,呈現出萬物如芻狗般的倉惶淒切之景。麥柯里咄咄逼人的影像將觀者帶進壕溝瓦礫中,共同見證戰火浮生殘跡。除了哀悼傷逝,痛感人類好戰之愚騃荒昧外,與其他戰爭影像不同的是,麥柯里對於人性的關切注視不曾因戰爭中巨大的奇觀而稍減,戰火的洗禮使他在絕望中找到救贖,而救贖之道則是呈現戰爭倖存者堅韌的生存欲望。

 

來臺拍攝的作品首次發表!

對於東方文化深感興趣的麥柯里,展覽籌備期間探訪圓山飯店、龍山寺、金山、九份、大溪等富有歷史人文色彩的地區,延續《On Reading》系列拍攝計畫。此外還特地拜訪台灣知名攝影師柯錫杰為他拍攝肖像,以及藝術家周孟德為麥柯里用不同創作媒材重製肖像,分別交流東西方攝影文化與藝術表現。

於台灣拍攝的作品:Ko Si-Chi, Taiwan, 2017.
台北當代藝術館 / ©Steve McCurry
Taipei Grand Hotel Lobby, Taiwan, 2017
台北當代藝術館 / ©Steve McCurry
Taipei Grand Hotel Tunnel, Taiwan, 2017
台北當代藝術館 / ©Steve McCurry

 

新增展間現場照片 

建築外牆的「廣場窗戶」區,此區作品為帆布輸出。
Stephie
館外廣場上的「涉影」,將近兩層樓高的白盒子,模仿相機鏡頭,要走近看才能看到鏡頭裡的影像;從背面可以走入鏡頭 / 展出作品的影像之中。
Stephie
《阿富汗少女》懸掛在枕木前,彷彿遠方戰爭廢墟歷歷在目,數位輸出的作品前是碎片化的影像,走到正前方時這些影像碎片會組成另一幅《阿富汗少女》。在觀賞的走動之間虛實交錯,呈現攝影作品中的劇場感。
Stephie
展間之一。展間都有非常良好的自然光,每一間以不同的主題挑選展出的照片,展出時有的照片是數位輸出,有的是以燈箱裝置來呈現。
Stephie
展間之一。展間與走廊的窗戶是空心的,所以從展間內可以看到展間外走廊上的展出作品,以及觀展的人影,有種相互對照的趣味。
Stephie
106-107展間外的廊道是以類燈箱的形式展出。
Stephie
廊道的類燈箱形式透過光的穿透性,與長廊縱深的深邃意象,營造出一種寧靜卻又神秘的氛圍。
Stephie
長廊盡頭的「光染印譜」將數個作品投映在紗幕上,捕捉光與光子穿透介質留下的痕跡,呈顯「光」成像的過程。
Stephie
展示於2F西側樓梯的《沙塵暴》為帆布輸出,高達420公分,強烈氣勢凸顯照片中的急迫感。
Stephie

展場中有兩個難以用照片呈現,但值得探訪的展間。一個是在前往展間的廊道一側有個如電梯般大小、只容一人寬度、沒有掛任何照片的空間,走進去向左轉,靜待一下,會看到黑色螢幕出現自己的後腦勺。另一間是位於二樓的「暗房明室」和「慢光刺點」。「慢光刺點」是用牆上投影機的光來照亮牆上的攝影作品,投影機經過電腦編寫,所以走進展間觀看作品時,會連動光線緩慢照亮照片部分的細節;「暗房明室」則把空間佈置成一個小暗房(真的很暗,請慢步),容納了4個攝影的進程,讓參觀者看到暗房的成像原理:一開始影像是倒置的,經由針孔成像的作用,最後成為正像。

 

晃|影 ─’S Wanderful | Making Pictures
時間:2018/02/24(六)— 05/06(日)
地址:台北當代藝術館(台北市大同區103長安西路39號)
門票:NTD50
另有記載展間及作品安排的導覽手冊,每冊NTD50。
網頁:https://goo.gl/wzHq89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