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建築彷彿另一個大自然!石上純也《解放建築》個展

「如果我們可以忘記所知的一切,只單純的去想像會有多少種建築的可能性。」

 
3 月 30 日起,日本建築師石上純也(Junya Ishigami)的「解放建築(Freeing Architecture)」在巴黎卡地亞當代藝術中心(Fondation Cartier pour l’art contemporain)開展。

巴黎卡地亞當代藝術中心「解放建築」展覽現場
© Laurian Ghinitoiu
巴黎卡地亞當代藝術中心「解放建築」展覽現場
© Laurian Ghinitoiu

 
這一次,20 件出自石上純也之手的建築作品將透過大型模型、影片和圖畫的方式逐一呈現,其中包括對其建築理念的闡述以及建築不同階段的還原。它們對應著石上在亞洲和歐洲等地落成的作品。這也是卡地亞當代藝術中心第一次為建築師舉辦大型個展。

石上純也的建築項目往往根植於自然的語境——風景、雲朵、森林,都是他建築中常見的主題。新穎的是,在石上的建築空間裏,自然不僅僅是一種隱喻,也不只是作為建築的背景,他的建築本身就如同一種原始的、奇特的自然現象。他習慣於打破內部空間和外部環境之間的界限,或者說,他的設計方式即是將這兩者視為一個整體。

「我想用一種自由的思維去思考建築。」石上純也說,「我的建築觀是想去超越『建築應該成為什麽樣』的那種刻板印象,將建築本身看作是流動的、廣闊的和巧妙的。」

石上純也於巴黎展覽現場
© Laurian Ghinitoiu

 
1974 年,石上純也出生於日本的神奈川縣。他屬於日本建築界的年輕一代。受日本知名建築師伊東豐雄(Toyo Ito)和妹島和世(Kazuyo Sejima)的影響,這一批新生的建築師們在 2000 年代集中湧現。2000 年開始,畢業於東京藝術大學後石上純也先是在由妹島和世和西澤立衛共同創立的 SANAA 建築事務所工作,4 年後,他創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junya.ishigami+associates

作為一名建築師,石上純也有時也會透過書籍、藝術裝置的方式呈現自己的建築設想。在面對真實尺寸的建築之前,這也是一種想像建築空間的方式。比如 Cuboid Balloon ——一顆五層樓高的鋁合金氣球。它既重又輕盈地漂浮在空間中,始終處在一種危險又輕巧的狀態。

Cuboid Ballon
thefoxisblack.com
Cuboid Ballon
thefoxisblack.com
Cuboid Ballon
thefoxisblack.com

 
「如同空氣的建築」(architecture as air)也是來自石上純也的一個經典裝置。它在 2010 年的第 12 屆威尼斯國際建築雙年展上展出,試圖探索一種超越普通建築的高密度、不透明的結構部件的「透明形式」。這一裝置由細長的炭纖維立柱構成,大約長 14 米、寬 4 米、高 4 米。雖然在展覽中一度傾塌,它最終仍獲得該屆建築雙年展的金獅獎(Golden Lion),「這一裝置挑戰了物質、構造、可見性、纖細度、最終是建築本身的局限性。」評審委員會表示。但它沒有淪為只是藝術裝置,這同時也是計劃落成於歐洲的一座建築的實體模型。

「如同空氣的建築」 ( architecture as air )
pinterest
「如同空氣的建築」 ( architecture as air )
designboom

 
這種富有詩意的想象在建築領域被認為是激進且難以實現的,因為它挑戰了建築一貫的結構要求。但石上純也又不止於反抗,專業的訓練和縝密的設計使他的設想在世界各地一一變成了真實的建築。

石上純也工作室第一件正式落成的建築作品是神奈川工科大學工坊(Kanagaw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Workshop)。這是一個將室內外空間結合到極致的例子,從地面到天花板的透明玻璃材質讓整座建築顯得格外簡潔、輕盈。建築內部沒有牆面,只有 305 根不同大小的柱子用以支撐屋頂。這些柱子乍看好像是任意散落在空間中,但實際上,每一根柱子的位置和粗細都經過嚴格的計算和設計。透過這種靈活的佈局,滿足學生的不同需求。靈感來源於樹林——樹林中沒有一棵樹是一模一樣的,它們在一起構成了一個具有生命力的空間。

神奈川工科大學工坊( Kanagaw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Workshop )
© Iwan Baan
神奈川工科大學工坊( Kanagaw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Workshop )
© Iwan Baan

 
之後的 8 年時間,石上純也繼續探索並拓寬這一建築理念。他的作品變得更加輕盈、自由,甚至與自然世界渾然一體。

和平之家(House of Peace)坐落在丹麥哥本哈根海灣,它既是一個遊客中心,也是一個象徵著「和平」的標誌。從外觀上看,它的屋頂和墻面都被設計成純白色雲朵的造型,簡單流暢。外部環境中的海水被引入室內,這樣一來,海平面就自然地成為了建築的地面。參觀者們可以乘坐圓形的小船,在整個空間之間徜徉,也可以通過階梯進入到海平面以下的活動空間。

和平之家(House of Peace)
House of Peace
和平之家(House of Peace)
House of Peace

 
在這個建築中,石上純也想要創設一場關於感知的旅程。透過和大海、天空最原始的連接,人們可以回到一種存在的純真狀態,這種內心最初的平和狀態孕育了我們所處的世界的和平。

住宅和餐廳(House and Restaurant)是石上純也在2015年為一位名為山口(Yamaguchi)的業主建造的多功能空間。業主本身是一位法式料理的大廚,他希望這個空間能營造出一種置身酒窖的氛圍。石上的做法是利用建築所在地的土地——在土地上挖洞,然後填上水泥。土地於是成為了天然的模具。最後形成的室內環境帶有在土壤層中凝固而成的混凝土的質感。等安裝上玻璃、配置完家具後,這個空間就成型了。它很簡單,也很大膽。

住宅和餐廳(House and Restaurant)的模型,於巴黎卡地亞當代藝術中心展出。
© Laurian Ghinitoiu
巴黎卡地亞當代藝術中心「解放建築」展覽現場
© Laurian Ghinitoiu
巴黎卡地亞當代藝術中心「解放建築」展覽現場
© Laurian Ghinitoiu
巴黎卡地亞當代藝術中心「解放建築」展覽現場
© Laurian Ghinitoiu

 
相比於在項目進行前就預設好這一次的建築理念的做法,石上純也的方法論則是進入到特定的美學語境,再結合審美和技術的視角形成方案。

「如果我們可以忘記所知的一切,只單純的去想像會多少種建築可以成為的可能性。」(If we forget everything we know, just imagine how many kinds of architecture there could be.)石上純也在談到這場展覽時這麼說。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好奇心日報》,原文請點此

好奇心日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18
Sep / 2018

真命咖啡店

本期《Shopping Design》請到不同領域,身處不同地域的咖啡店愛好者和我們談談咖啡店,編輯部也精選46間咖啡店,並分門別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