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也玩「隨機接龍」?5 種風格立面打造如博物館般的停車場

文字=胡瑩

通過創意活動來激活城市區域,早已不是新鮮事,但真正策略得當的並不多。邁阿密設計區算是真正將創新藝術、設計和建築融合得很好的一個案例。曾經是經濟活動較停滯的舊城地區,借力邁阿密巴塞爾藝術展這樣的公共活動,培養大批本土藝術愛好者。在這裡,幾乎隨處可見各種整修後的倉庫創意空間、畫廊。

2015年,設計園區的開發者 Craig Robins委託建築師和策展人 Terence Riley 創造一個博物館停車場的概念。最近,這個名為「博物館停車場(Museum Garage)」的項目進展到第三期,7 層樓的綜合體包括地面層零售空間和 800 個停車位。

Miguel de Guzmán.

 

除了 Terence Riley 自己的建築公司 K/R(Keenen/Riley),還找來了紐約公司 WORKac,柏林公司 J. Mayer. H.,西班牙公司 Clavel Arquitectos 和生活在日本的法國藝術家 Nicolas Buffe 五個創作團隊,合力設計停車場的外立面,並為整個項目取了個抽象的名字——「Exquisite Corpse」(隨機接龍,或翻「精緻的屍體」)。

Miguel de Guzmán.

 
這個名字來源於一個即興遊戲。1925 年,法國的一群詩人和藝術家玩遊戲,一個參加遊戲的人在紙上寫下一個短語,將紙折起來,遮蓋住這個短語,然後把紙傳給下一位參加遊戲的人。第一輪過後,有了這樣一句詩:「精緻的屍體將要喝新葡萄酒」(The exquisite corpse shall drink the new wine),從此遊戲就以該句的主語命名了。有人譴責這是個無聊的遊戲,也有人稱讚其意義,闡釋了「群體個性之中的無意識現實」。

在 Terence Riley 的策劃下,參與的每個建築師負責一個區域和空間可自由支配,創造完全獨立的設計,不用考慮合作建築師的想法,試圖呈現建築界的「隨機接龍」。

Miguel de Guzmán.

 

在設計園區第 1 大道和第 41 街的拐角處,是紐約公司 WORKac 的作品與柏林的 J.MAYER.H 的作品。

WORKac 立面像是一個螞蟻農場。在一場以螞蟻種群為靈感的人類活動展示中,小型公共空間,比如花園、可以借閱的圖書館、藝術空間和遊樂場,它們之間的聯繫空間在一個穿孔的金屬螢幕後面出現又消失,這個螢幕提供了視覺對比、陰影和保護。

Miguel de Guzmán.

 

J.MAYER.H. 設計的立面名為 XOX(Hugs and Kisses),看起來像是一個巨大的連鎖拼圖,在轉角處與 Workac 的立面形式交織。紅藍交織的條紋,讓人想起汽車設計的空氣動力學形式,似乎漂浮在下面的人行道上。小體量覆蓋在金屬幕牆之下顯而易見,在夜間又被嵌入的光線照亮。

Miguel de Guzmán.

 

Nicolas Buffe 的作品緊挨著 41 街立面,是停車場的出入口。整個設計以深色穿孔金屬為背景,加上由雷射切割金屬和纖維樹脂塑料生成的 2D、3D 元素。沿街的立面有 4 個 7 米高的 3D 少女像,站立在停車場拱形的入口和出口邊。和少女像一樣,上部的元素也反映了 Buffe 童年對電子遊戲和日本卡通的喜愛。

Miguel de Guzmán.

 

Clavel Arquitectos 的作品是「城市堵塞」,象徵著邁阿密設計區城市生活的再生,設計師使用 45 個忽視地心引力般的車身包裹立面(用金屬和銀製成),彷彿陷入超現實的垂直交通堵塞。

Miguel de Guzmán.

 

在 41 街最西面,是由 K/R 設計的「路障」。這個設計受到邁阿密汽車景觀的啟發,尤其是無處不在的橙色和黑白條紋的交通障礙。在這個項目中,這些人造路障會向右翻轉,形成一個色彩明亮的屏幕。立面有 15 個用鏡面不銹鋼製成的「窗」,混凝土植物從人行道上冒出來。

Miguel de Guzmán.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好奇心日報,原文請點此

好奇心日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7
Jun / 2019

任性大人的生活指南

人生不要太用力,獻給每個想做自己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