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其實很有獸性!「禽獸不如—2020台灣美術雙年展」強勢登場

2020/11/06 | | Shopping Design

看見動物,我們便看見自己的真實處境!第七屆「2020台灣美術雙年展」以前所未有的規模熱鬧開展,
潘信華,〈燃火圖〉,2015,紙本設色,96 × 216 公分
圖片來源/ 蔚龍藝術

面對全球遭逢的環境議題,讓許久不願策展的藝術家姚瑞中無法再袖手旁觀,傾其全力,要讓201件作品的藝術語言,喚醒大家的意識!
人與獸,皆寄生於世,是什麼決定了彼此的互動方式和主從關係?當我們的環境面臨劇烈的變動,由此影響了每一個角落的生命體,寄生其中的人與獸,又何有分別?

同見影響生活各層面的環境問題,藝術家們有話要說!這樣的也趨力也促使自2005年就決定不再策展、致力於創作的藝術家姚瑞中難得破例,接受國美館的邀請擔任「2020台灣美術雙年展」策展人。以「禽獸不如」(Subzoology)為題,邀請49位(組)藝術家,展出共201件作品,其中有96件(組)作品為新作,創新比例為歷年之冠,非常有看頭!

孫培懋,〈神遊圖〉,2015,壓克力、畫布,100 × 340 公分
圖片來源/ 蔚龍藝術
(左)顏妤庭,〈無數個昨日- 4〉(局部),2020,紙本設色,110 × 337.5 公分。(右)林鉅,〈神聖考-壹:南無不如禽獸藥王菩薩烏含悟寒觀世音〉, 2020,水墨設色、紙本,260 × 137 公分
圖片來源/ 蔚龍藝術

以信仰為初心策展

為了這次難得的復出策展,姚瑞中在展覽手冊中,特別寫下自己受宗教信仰感召的心路歷程與策展理念,將展覽聚焦於佛教「畜生道」的12類生命形態,以此喚起觀眾對於動物和環境議題的關切。他寫道:「對於人類長期掠奪動物棲地、濫殺並宰制動物、追求文明與經濟成長、不知節制的手段與心態,導致孕育人類文明的地球生態慘遭破壞,邀請藝術家聚焦於生物題材的藝術創作進行思辨。」

在這樣的主題之下,這次的展覽主視覺以佛教蘭札體咒牌為體,展覽手冊也特以經文常用的「經折裝」裝幀方式呈現,融傳統宗教與前衛批判氛圍於一體,並以「獻祭與救贖」、「生物經貿潛史」、「無名戰爭肖像」、「實驗室/手術室/標本室」、「節慶/沙洲/綠覆率」、「獸倣者/獸形人」、「棲息地/動物園/國家公園」與「行為暨臨場藝術/多媒體裝置表演」八大子題,由含括行動、裝置、錄像、雕塑、繪畫等多元藝術形式的展出,以兼具廣度和深度的方式,探及天、人、動物的三方關係。

張徐展,〈陰極射線管的神祕儀式與 51件動態影像的連續靜止原型〉,2012-2013,五頻道同步動畫錄像裝置、影像連續動態繪稿原畫
圖片來源/ 蔚龍藝術
林人中,〈老娘是狐仙〉,2020,行為表演
圖片來源/ 蔚龍藝術

我們和動物的神性交會

長久以來,動物已是創作者經常著墨的主題。然而,我們為何注視動物?約翰.伯格在《影像的閱讀》一書裡曾提到動物扮演著介於人和人類起源之間的角色。「動物來自視域的另一端。牠們屬於那裡也屬於這裡。同樣地,牠們同時會滅亡,卻又是永生的。動物的血和人的血一樣在流著,可是他們的品種卻是不死的。」

去除個體識別,那樣的永恆性,讓動物成為神聖的象徵物,不但於民俗信仰中被廣為應用,也促生了相關的創作。擔任雙年展晚間開幕表演者的實驗電子樂創作者 Meuko! Meuko! 談到這次和「NAX Corp.,捏所開發」新媒體藝術團隊合作的影音作品〈鬼島〉,其內的視覺靈感,其實來自她夢境中所見的破碎神像。在夢境的非線性場景轉換中,碎片轉為高大的動物神像,而Meuko! Meuko!後來發現若將「狗」(DOG)的英文反寫,便成意指「神」(GOD)的英文單字,令她有所感觸,於是進行了相關的影像設計。影片中,於破碎廟宇間狂奔的狗群,便挑動著觀者的潛意識,使之隨電音節奏進入靈性維度。

Meuko! Meuko! _ NAXS Corp. 涅所開發,《鬼島》,2017-2020,音像演出/ VR 裝置,時間長度視場地而定
圖片來源/ 蔚龍藝術
(左)林人中,《狐仙紀念堂》,2019-2020,行為表演、攝影、錄像及裝置,尺寸視場地而定
圖片來源/ 蔚龍藝術

林人中的《狐仙紀念堂》則是以民間常見的狐仙傳說,虛擬故事文本,呈現道成肉身所經歷的種種苦難,藉此追憶一群來不及得到應有權利即逝的亞洲酷兒。

除此之外,來自馬來西亞的陳建泯《像生秘境》則以錫箔紙拓印的方式,再現馬來西亞英殖民時期華人墓地所用的石像生獸像立柱,探討這些動物立像與所有者社會位階的關係。台灣藝術家紀凱淵的作品〈米糕龜〉則以南台灣元宵節祭儀可見的龜形米糕為題,以影片紀錄這個逐恐失傳的物件製作過程,同時呈現動物形體作為人神溝通媒介的特殊位置。

陳建泯,〈像生秘境 - 墓碑拓印2 號〉,2020,鋁箔紙,103 × 152 × 8 公分
圖片來源/ 蔚龍藝術
紀凱淵,〈米糕龜〉,2017,雙頻道錄像裝置,16 分9 秒
圖片來源/ 蔚龍藝術

牠不是動物,牠是我兄弟?

除了神性的象徵,動物與人類生活甚為親近的本質,也讓牠們成為替代人類發生的另一式替身。張騰遠的虛擬角色「鸚鵡人」,總是總穿梭於他的畫面中,針對這一次的雙年展,它也不忘現身,在〈沈睡結束〉、〈末日動物競技場〉、〈鸚鵡人的動物學〉、〈Doomsday Loop〉等多樣新作中,研究人類邁向末日的原因。

耿晧剛的〈米奇〉、〈米妮〉、〈藍色小精靈〉等作品,借用了大眾流行文化中常見的卡通人物,在他們的人身形象中,找尋關於人性和往昔記憶的訊息。而曾建穎2020年的新作〈社畜態〉,則以人類肖像的繪製角度,製作18張動物的頭像。在那些動物的臉上,我們似可辨識出熟悉的人類表情,由此呈現的「眾生相」,呈現強烈的批判意識。

在人與動物所呈現的平行關係中,值得一提的是由羅晟文紀錄自製羽絨衣〈羽絨〉過程的錄像裝置作品。為了不傷害動物,他採集自然掉落在環境中的鵝毛製成保暖衣物,並於北極圈進行實穿測試。在這樣的歷程中,他不僅證實了自製的可行性,也透過藝術紀錄的手法,為人和動物的關係帶來和平的曙光。

張騰遠,〈沉睡結束〉,2020,壓克力、畫布,116.5 × 364 公分
圖片來源/ 蔚龍藝術
(左)耿晧剛,〈米妮〉,2014-2015,壓克力畫布、複合媒材,90 × 60 公分。(右)曾建穎,《社畜態》,2020,紙本設色、墨、礦物顏料,222 × 444 公分
圖片來源/ 蔚龍藝術

誰是世界的主宰者

儘管人類對動物與環境皆存有友愛意識,傷害行為仍舊層出不窮,本次展覽的多數展品,即針對這些仍未止息的行為,提出藝術的控訴。從展場入口處延伸至專門展間的陳聖文作品,在織線鋪排的動物形體之上,皆可見如廢棄漁網、塑膠碗、塑膠餐具、包裝材料等人為廢棄物,這樣的元素經藝術家巧手結合,儘管帶著異材質的美感,但怵目驚心的組合,也挑起了觀眾的環保意識。

而彭奕軒以49盞蚊燈組成的〈死亡之光:七七四十九〉、莊培鑫的〈數位標本〉、乃至圖顥程和孫懿柔共同創作的〈接獸〉錄像作品,都以非常直白的方式,呈現了萬物生靈在人類以自我為中心的世界觀中,所呈現的從屬位置。

羅晟文,於布雷達市撿羽毛,〈羽絨〉,2017,錄像裝置(截圖),尺寸視場地而定
圖片來源/ 蔚龍藝術
彭奕軒,〈太陽曬過的味道〉,2020,UVC 紫外線殺菌燈,尺寸視場地而定
圖片來源/ 蔚龍藝術

而羅智信〈像是顆濾心,物質穿越過你變成為你的一部分〉的裝置作品,以及朱駿騰〈天台〉的錄像作品,都探索物質與人類慾望的總體關聯,前者藉循環裝置展現主體與構成物的主從關係,後者則以雲南翡翠原石開採的紀錄影像,呈現人類的掘之不盡的慾望。

展品拋出許多引人深思的議題,終究還是希望大家能夠觀有所感,策展人姚瑞中說:「我們應該要學習控制自己的慾望,過度與不及都不好,得採取中道。人類是整個生物圈的一環,我們維持平衡,大家就可以在這個美麗的地球上活下去。」

羅智信,〈像是顆濾心,物質穿越過你便成為你的一部份〉,2020,木作、塑膠地板、水、麥芽、啤酒花、米、酵母、文字地墊、水槽、龍頭
圖片來源/ 蔚龍藝術
朱駿騰,〈天台〉,2018-2019,三頻道影像、6.1 聲道、多媒體裝置、HD,13 分35 秒,循環播放
圖片來源/ 蔚龍藝術

【「禽獸不如—2020台灣美術雙年展」Subzoology: 2020 Taiwan Biennial】
▓ 展覽日期:2020 / 10 / 17- 2021 / 02 / 28
▓ 展覽地點:國立臺灣美術館、大廳、美術街、戶外廣場、衛星展及平行展展區
展覽官方網站

(採訪撰文/林佳蕙)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