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電子報

上山下海行沙漠!《斯卡羅》克服艱辛關卡,儲存跨越時空限制的福爾摩沙歷史印記

2021/10/01 | | Shopping Design

公視 2021 史詩旗艦戲劇《斯卡羅》在台熱播迴響極大,細膩的畫面與劇情堆疊令人印象深刻,也好奇幕後是如何打造此部高質量的台灣影視作品!

1867 年,一艘名為「羅妹號(Rover)的美國商船在七星岩(今恆春外海)觸礁, 船長夫婦和一行船員為了逃生踏上了福爾摩沙,卻沒想到這片土地不僅成為他們的斷魂處,更衍生一連串任誰都不會料到的族群糾紛與外交衝突,使台灣躍上國際版面,史稱「羅妹號事件」 — 由曹瑞原執導、耗時三年籌備的公視 2021 史詩旗艦戲劇《斯卡羅》,從八月正式開播後便引發熱烈討論,精湛演技、壯麗場面和逼真的美術與特效,每項細節都令人驚艷。

如此浩大的工程,勢必少不了緊密的溝通與繁複的幕後籌備,而除了演員、服裝、場景和特效,幕後的前後期影像技術協調與設計規劃、拍攝現場影像色彩管控與素材品質管理也在拍攝與製作過程中扮演著不為人知的重要角色,在劇情迎來大結局之際,負責這些專業領域的《斯卡羅》數位影像技師許哲豪也將為大家解密精彩的影像幕後工作歷程!

再現 154 年前的福爾摩沙,重新認識不可不知的台灣歷史

《斯卡羅》改編自陳耀昌的歷史小說《傀儡花》,內容記述羅妹號事件和因此事件而生的台灣首個國際條約「南岬之盟」,劇名與拍攝背景則圍繞曾存在於琅𤩝(今台灣恆春)的斯卡羅部落酋邦。導演曹瑞原向來擅於以細膩情感捕捉動盪時代下的人生百態,這回則期望藉由重現這段相較其他歷史事件更鮮為人知、卻在台灣歷史上扮演重要意義的事件,領著大家重新認識這片土地與其中承載的深厚故事。

《斯卡羅》以發生於 1867 年的羅妹號船難衍生的一連串歷史事件為主軸,期望帶領大家重新認識這片土地與其中承載的深厚故事。
照片提供 / 公共電視

想要在如此先進的現代時空裡還原 19 世紀先民的生活樣貌、帶領觀眾重返 150 年前的台灣,可一點都不容易,各個環節都不能馬虎。《斯卡羅》劇組四處場勘,仔細考究與建構服裝、道具、場景,努力從各式文史資料及照片中還原當時的生活樣態,尤其透過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與英國商人必麒麟的遊記,可以看到被稱之為「Formosa」的美麗島嶼,同時也是一處蒼茫世界;在困苦的年代裡,原住民及閩南、客家聚落居民等多元族群在艱辛的環境中生存,利益衝突衍生而來的種族紛爭,環境下的生存考驗和身分認同的糾結,透過這起「羅妹號」歷史事件展露無遺。

曹瑞原說 :「我想讓大家有機會抵達那個大時代,體驗我們腳下的土地是多美麗的一座島。雖然從現代觀點來看可能會覺得當時的生活非常艱辛,但那種因為物質匱乏而奮勇求生的鬥志,也讓人動容。」然而,導演也表示,《斯卡羅》這部作品並非想「承擔歷史真相」,而是透過劇情片的人物情感、劇情張力,引發觀眾進一步關注和了解歷史,進而從大量討論和閱讀資料,以自己的視角建構出對台灣歷史更多元、開放的理解。

劇組透過仔細考究來建構服裝、道具、場景,從各式文史資料及照片中高度還原當時19世紀在琅𤩝(今台灣恆春)這片土地的生活樣態。
照片提供 / 公共電視
照片提供 / 公共電視
照片提供 / 公共電視

美麗與艱辛共存,無電環境帶來製作流程新挑戰

在《斯卡羅》中,導演曹瑞原找來曾多次與他合作《孽子》、《一把青》等史詩題材的老班底擔任幕後團隊,他們耗費眾多經費和心血打造歷史場景和符合氛圍的高品質影像:美術總監許英光以精湛美學重現先民生活場域,造型指導姚君用雙手細膩造出逼真且考究、複雜的服飾,視覺特效總監嚴振欽則以科技輔助人物和場景重現、並製作劇中出現的眾多動物動畫,還要修除不連戲的現代建築或設備。而促成這項巨作的還有眾多功不可沒的幕後人員,數位影像技師(Digital Image Technician,簡稱 D.I.T)就是一例,全片採 8K 攝影機拍攝,幾乎都在崎嶇、複雜、甚至無電的地理環境下進行,為了處理如此棘手的問題,劇組找上了許哲豪。

許哲豪深入帶大家一探《斯卡羅》的影像工作流程和幕後故事。
攝影 / 余梓勤、照片提供 / Group.G

從《痞子英雄2》開始入行的許哲豪,當時還是專職的後期人員,他發現「現場拍攝」與「後期製作」的團隊對彼此的工作內容不熟悉,容易導致溝通隔閡與想像落差的情況,「現場人員不知道後期規格,後期人員不曉得現場的拍攝規格跟工作模式,如果中間有人溝通跟協調,大家就比較容易對上頻率。」促使他決定成為那道橋樑、往 D.I.T 領域鑽研。

在台灣,D.I.T 通常被視為檔案管理人員,但其實工作範疇遠遠不僅如此,不僅參與了前期的拍攝協調,更得深入了解並掌握更加全面的後期出檔規格。此次參與《斯卡羅》,許哲豪的涉入更深,他在開拍前就加入與曹瑞原導演、攝影組、特效組、調色師及相關後期人員討論,確認整體工作流程與檔案規格,進行影像技術的協調與設計規劃;到了現場則需要協助監看畫面、管控影像色彩,即時與攝影團隊溝通、回傳檔案協助後期人員進行影像建模,讓曹瑞原導演在開拍過程就能初步看見預期的特效,並在現場過檔備份;結束當天拍攝作業後,還要在飯店進行轉檔與檔案管理,確認素材是否合乎標準。

《斯卡羅》精緻、壯闊的影像畫面背後,必須克服許多艱困的拍攝環境,上山、下海、穿越沙漠幾乎是常態,甚至得面臨不少無電可用的狀態。
照片提供 / 公共電視
照片提供 / 公共電視

要捕捉如此壯麗的場面,上山、下海、穿越沙漠幾乎是常態,在長達 135 天的拍攝期中,許哲豪說有將近 110 天是在沒有電的情況下工作,人在哪裡、器材就跟著他到哪裡,直接在地成立迷你後期工作室,整理與管控龐大的素材,而這樣的即時性能夠幫助劇組更有效率地完成工作。許哲豪以首集阿杰與父親林老實前往府城路上、林老實遭遇槍殺的戲為例,由於在傍晚拍攝,天光不足加上天氣不佳,第一次拍攝完畢後,回頭他便協助確認完所有鏡頭並進行初略剪接,以調色軟體的數據佐證後製空間不足,導演確認成果不如預期,便能及時在現場彌補素材、把關作品品質。

《斯卡羅》製作團隊資料傳輸與配備流程圖。
照片提供 / Group.G

為了因應這般艱辛的工作環境,他盡量採用無電化的設備,笑說甚至動手製作了一個像極了戰地救難箱的隨身電力供應箱,讓攝影組的電池能夠轉為供應電腦可使用的電力,「這也是我選擇 Seagate FireCuda 510 的 PCIe SSD 作為現場儲存媒介的原因,安全、穩定、傳輸速度快,而且只需要接電腦的電就可以完成所有儲存工作,絕對是我在現場的第一順位。」由於劇組平均每天會產出 800 GB 到 1.5 TB 之間的素材,再加上會於現場直接做雙備份,他都會隨身攜帶 4 至 6 個 Seagate FireCuda 510(1TB),以備不時之需。

為了艱辛的工作環境,《斯卡羅》數位影像技師許哲豪甚至動手製作了隨身電力供應箱,並搭配 Seagate FireCuda 510 的 PCIe SSD 硬碟作為現場快速傳輸的夥伴。
照片提供 / 許哲豪
照片提供 / 許哲豪

許哲豪不忘笑著補充:「我目前光是 Seagate FireCuda SSD 就有 28 個!主要是為了現場的即時檔案管理所需,使用兩、三年來,沒有任何一個 SSD 產生過問題。」更不用說附有五年保固及業界少數的 SSD 資料救援服務,讓他能夠十分放心地使用。

攝影 / 余梓勤、照片提供 / Group.G
Seagate FireCuda 510 安全、穩定、傳輸速度快,只要以電腦電力便足以完成現場儲存工具,是許哲豪處理現場儲存作業的首選。
攝影 / 余梓勤、照片提供 / Group.G

在現場完成資料傳輸後,回到飯店還需要將檔案再備份至硬碟中。許哲豪強調,身為檔案處理的工作人員,最優先考量的一定是「安全性」,再來才是傳輸速度是否快速,以及效能是否能持續、穩定。為了因應這樣的需求,許哲豪選用了兩種不同類型的硬碟規格,先是藉由「高階 NAS 專用硬碟」IronWolf Pro(14TB)以裸碟形式儲存資料,它能感應並自動調整、降低外在震動,提高效能與穩定性,並備有三年資料救援服務,達成安心的雙重備份效果。最後則使用能處理嚴苛工作量的企業級 Seagate Exos 12TB,具備高容量密度 RAID 儲存裝置與主流企業級的外接式儲存陣列,相對有兩顆硬碟的容錯率,等於多一份檔案安全的保險,適合作為主要的儲存空間,加上氦氣密封式硬碟機設計讓用電更省、重量更輕,非常符合工作所需。

《斯卡羅》劇組以高階 NAS 專用硬碟 IronWolf Pro(14TB)、企業級 Seagate Exos 12TB作為中繼資料儲存硬碟。
攝影 / 余梓勤、照片提供 / Group.G
Seagate Exos 企業級 Seagate Exos 12TB,具備高容量密度 RAID 儲存裝置與主流企業級的外接式儲存陣列,等於多一份檔案安全的保險,適合作為主要儲存空間。
攝影 / 余梓勤、照片提供 / Group.G

兩款硬碟不僅能夠突破各種環境上的限制,還具有 7200 高轉速、256 MB 快取記憶體的優勢,能夠提升工作效能,更重要的是,多重的安全保證能夠保護劇組珍貴的心血結晶,成為觀眾所見的感動故事。

展望打開台灣影視的國際視野,做創作者們的造夢後盾

首播至今,《斯卡羅》陪伴觀眾度過一個月的尋根之旅,遙望 150 年前的台灣,重新思考關於自我的定位。詢問許哲豪,作為《斯卡羅》的幕後工作者之一,有沒有私心推薦觀眾注意的小細節?「色調!」他幾乎不假思索地回應,神色認真地表示:「曹瑞原導演跟調色師花了很多時間與心力、參考了很多素材,才定調如今的色調與氛圍,整部片的顏色都非常漂亮,大家欣賞時可以仔細觀察。」劇組更早在 2020 年便搶先釋出 4K 前導片,作為正片拍攝與製作的參考指標,同時激發觀眾的好奇與期待。

《斯卡羅》期許為台灣影視創作者們開啟勇往直前的創作路。
照片提供 / 公共電視

《斯卡羅》落幕之後,許哲豪亦馬不停蹄地繼續穿梭於各個劇組,這陣子熱播中的短影集《池塘怪談》、即將上映的電影《青春弒戀》、以及影集《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都是他參與的作品。作為輔助創作者的角色,他希望能在台灣落實更多屬於 D.I.T 的工作,帶著令人安心的 Seagate 儲存並守護劇組心血,同時成為前期與後期製作團隊的溝通橋樑,為劇組減少時間成本、提升工作效率,讓整體製作能夠更加順暢,成為創意工作者的強力後援。

如導演曹瑞原所說的,150 年前的歷史或許並不完整,卻是一塊拼湊的拼圖,足以引發討論,無論評價是好是壞,這樣的交流正彰顯著影視作品的價值。他認為台灣的影視工作環境讓創作者們與工作人員「不敢造夢」,而或許《斯卡羅》所做的一切嘗試,都將會是能使台灣影劇望向國際、讓大家勇於邁開步伐並無畏發展各式題材的觸發點!

本文由 Seagate Taiwan 贊助
更多產品資訊請參考:Seagate 官方網站

採訪撰文/黃羽萍
編輯編修/林冠儀 Irene Lin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加LINE好友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
  • Follow Podcast
>>管理我的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