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他,這些珍奇顏料早就失傳了!

世界上究竟有多少種顏色呢?隈研吾設計的畫材店Pigment Tokyo收藏4200多種色彩的顏料,看起來幾乎都把上帝創造的顏色都收藏盡了,但這個地方真要和哈佛圖書館的史特勞斯保存技術中心相比,可能還是略遜一籌。

史特勞斯保存技術中心的獨特,在於其中「佛比士顏料收藏」(Forbes pigment collection)所收藏的顏料之珍奇和不同尋常,例如:
木乃伊身上提煉出的棕色;
青金石磨出的藍色;
海底蝸牛分泌的紫色;
甲殼蟲碾碎得來的紅色;
礦物製成的致命的黃色和翡翠綠……

Voicer
Voicer

 
歷史學家Edward Forbes(愛德華.福布斯)從19世紀末20世紀初期間開始周遊世界,途中他熱愛搜羅各地的顏料,然後悉心裝進一個個小玻璃瓶中,帶回哈佛,每次旅行,他絕不會空手而歸。他一共搜羅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超過2500種顏料,這些收藏便根據他的名字,命名為「The Forbes Pigment Collection」。

Edward Forbes這個四處收集顏料的愛好源自他早期的收藏經歷,1899年他購入了一幅14世紀的畫作《Madonna and Child with Saints》(聖母子與諸聖徒),結果發現由於之前保管不善,畫作惡化的非常迅速,事實上,很多經典畫作就是這樣損壞的。於是從1900年起的50年,他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探索畫是如何製作上去。

Voicer

 
漸漸地,Edward Forbes注意到很多畫作中顏料的萃取和製作方法大多早已失傳,這為畫作的保護增加了難度,也讓他意識到了顏料的重要性——將顏料保護起來,是保護畫作的基礎,並且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能夠接觸到很多關於顏料的秘聞和有趣的故事。

如今,「The Forbes Pigment Collection」被妥善保存在哈佛圖書館的斯特勞斯保護技術研究中心,多以最原始未加工過的粉末狀形式封存在玻璃容器中,這些顏料按照色系整齊有序地擺放在一個個高高的玻璃櫃中。除了這些古老的顏料,斯特勞斯中心如今也開始收藏上世紀70年代後的人工合成顏料了。

Voicer
Voicer

 
一支支儲存在玻璃櫃裡的顏料樣品很難不讓人聯想到藥劑瓶和醫院,不過,這些濃縮的粉劑確實和「治癒」聯繫在一起,但並不是用於治療人的身體疾病,而是為了幫助修復古老的畫作。除此之外,對這些古老顏料樣品進行化學分析,還能非常有效地鑒定畫作的真偽。

Voicer
Voicer

 
2007年的時候,斯特勞斯中心就曾經鑒定過據說是Jackson Pollock (他的畫作是世界上最昂貴的畫作之一)的原作,結果在其中發現了不少Jackson Pollock當時不可能使用的顏料,比如Red 254,這種化學反應的副產品,直到畫家逝世後20年才被發現。

一起來看一看斯特勞斯中心的資深研究者Narayan Khandekar和大家分享的Edward Forbes搜集來的若干種有趣的顏料以及顏料背後的趣聞吧。

Indian Yellow|印度黃:這種黃色的顏料源自印度,由只餵食芒果樹葉和水的母牛的尿液製成,由於牛不能消化芒果樹葉,尿液中會含有膽汁,蒸發過濾之後就可以得到印度黃,然而,這些牛因為只吃芒果樹葉,面黃肌瘦。所以在19世紀的時候,就被印度政府取締了。
Voicer
Ultra Marine|群青:這種飽滿的藍色源自阿富汗採石場的青金石,需要調配師精心研磨製作,六千年前被開採出來後被運到埃及,再運到歐洲,歐洲人稱這種顏色為Ultra Marine,意思就是來自海外的藍,這樣勞師動眾而獲得的珍貴藍色,常被用在油畫中為聖母的袍子上色,價格則一度比黃金還貴。
Voicer
Synthetic Ultra Marine|人工合成群青:雖然價格昂貴,但群青色一直是中世紀畫師調色板上不可或缺的顏色之一,而1842年法國政府甚至頒佈了一則懸賞令獎勵發明人造群青顏料的人,很快法國化學家Jean Baptiste Guimet便發現了人工合成群青色的方法,為畫家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Voicer
Mauve|骨螺紫:這種紫色來自海底一種海螺的分泌物,據說25萬隻海螺才能提煉出半盎司這種紫色,但也只夠染一件羅馬長袍,如此之高的成本讓這種紫色成為了身份的象徵,克利奧派特拉七世迷戀它,凱撒規定這是皇室專用色,拜占庭的國王們將宮殿修成紫色,「born in purple」(出身名門)這個詞也源自於此。
Voicer
Metal flake|金屬粉末:這些裝在小罐子裡的閃閃發亮的金屬粉末,最初只用於汽車塗料,但隨著汽車的普及在20世紀逐漸進入了波普藝術界,英國當代藝術家、“波普藝術之父”Richard Hamilton就很喜歡在自己的作品中使用這種顏料。
Voicer
Kermes Lake|胭脂紅:玻璃瓶裡是胭脂紅顏料,而小試管裡的是胭脂紅的製作原料——胭脂蟲,這種小蟲生長在南美的仙人掌上,曾是印加王朝秘不告人的珍寶,也是後來的征服者西班牙嚴守的商業機密,是中世紀最貴重的紅色染料的來源。這種顏色後來被東印度公司帶到菲律賓,後傳入中國,被稱為「洋紅」。
Voicer
Realgar|雄黃:這是雄黃,如同瓶身上大大註明的「Poison!」,這種顏料雖然明亮飽滿,但是帶有劇毒,曾經作為顏料而廣泛使用,中國、印度、歐洲等的藝術品中都能見到這種顏料的身影。
Voicer
Emerald Green|翡翠綠:這種鮮豔的翡翠綠同樣也含有足以致命的劇毒,在19世紀時因為成本低廉,常常用於油畫、水彩和蠟筆,梵古的《獻給保羅·高更的自畫像》中就曾經檢測出過這種綠色,不過如今這種顏料只作為殺蟲劑、老鼠藥而使用了。
Voicer
Cadium Yellow|鎘黃:鎘黃最初在1817年由Friedrich Strohmeyer以硫化鎘合成調製而成,很多印象派畫家喜歡用這種黃色,梵古的《向日葵》中就用到了這種黃色,蒙德里安經常會在自己有限色系的畫作中使用鎘黃和鎘紅。
Voicer
Mummy Brown|木乃伊棕:在這裡,木乃伊並非形容詞,這種棕色是真真正正是從木乃伊身上提煉出來的,這種從木乃伊裹屍布上提取棕色樹脂製成的顏料,在18、19世紀曾一度非常流行,還有更詭異的傳說是,這種顏料來自木乃伊的肉,而且肉質越好顏色越飽滿。
Voicer
Brazilwood|巴西紅木:巴西紅木因為樹質堅硬,是製作高級傢俱和小提琴的最佳選擇之一,樹幹中含有一種紅色染料,在15、16世紀是珍貴的紅色染料另一來源,高額的利潤讓大片林木被砍伐運離巴西本土,巴西紅木在其原生地幾乎消失殆盡。
Voicer
Dragon's Blood|龍血紅:這種顏料的名字聽起來非常霸氣,傳說是龍和大象爭鬥而得來的顏色,但事實上,這種顏料來自某種棕櫚植物的分泌的樹脂,之所以起這個名字不過是為了增加銷量。
Voicer
Annatto|胭脂樹紅:這種顏料來自熱帶地區胭脂樹的種子,南美洲的土著們用胭脂樹種子來製作人體彩繪和口紅,因此,這種樹又被稱為口紅樹,在印度,這種顏料還被用來點朱砂痣,以區分一個女性是否已婚。現在,胭脂樹紅被廣泛應用在食物領域,為芝士、乳製品等染色。
Voicer

 

本文授權轉載自Voicer
VOICER_ME 官方網站
VOICER_ME Facebook

在線雜誌Voicer,分享生活和設計的美學。

在線雜誌Voicer,分享生活和設計的美學。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1
Oct / 2019

我們心中的愛歌:獻給華語音樂的情書

勢必有那麼一首歌,讓你哭,讓你笑,撩撥你內在的纖細心思。這期透過形塑華語音樂的不同專業與面向,進一步理解每首作品背後的設計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