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就是一場告白──專訪版畫藝術家楊忠銘

2017/04/16 | | 李惠貞

楊忠銘工作室裡有一種自然古樸的台味,可能是這幢超過四十年的舊民居所散發的生活感,也可能源於他向來自台灣民間取材的系列創作,還有兩大落民藝圖案收藏。

楊忠銘工作室裡有一種自然古樸的台味,可能是這幢超過四十年的舊民居所散發的生活感,也可能源於他向來自台灣民間取材的系列創作,還有兩大落民藝圖案收藏。採訪前,趁主人帶寵物狗出去散步的空檔,我循著音樂聲來到一間環繞著的黑膠唱片及老沙發和溫暖立燈所構築的空間。想起不久前在紫藤蘆「歧夢園」展覽中看到的作品,以及當時的驚豔心情。東方水墨畫幾千年的演化,要跨大步走出現代意象並不容易,然而楊忠銘的作品實實在在提供了一種新的視野。難道能為世界帶來新格局的藝術家,就在台灣我們的土地上?原來那樣的傑作都是在這裡孕育出來的嗎,頓時有種奇異感。

攝影=侯俊偉

和四百年前的中國相遇

去年因為故宮邀約,請楊忠銘從明代圖冊中尋找靈感,創作一幅現代版畫,幫助民眾親近這門藝術;意外地,也開啟了他的創作新頁。
自小愛畫畫,但不論在南藝大就學期間、或是往後從事藝術教育及自己創作,所受的影響及擅長的技法都來自西方,東方的因子是非常少的。直到這回因緣,故宮開了特例讓他親手翻閱來自四百年前的古畫,才被東方美學的精深所震懾。

「直接面對大師作品的感受是很難言說的。網路上找到的圖片,你不知道它的比例尺寸和空間感,不可能知道它所有的細節。你如果沒有吃到真的東西,怎麼去描述味道。」

因為自己也從事版畫創作,他知道眼前的藝術作品「有多難」,知道要成就那一道細緻而流暢的筆觸,在真正化為一種工具的過程當中,有多麼艱辛。「版畫是具有繁複工藝性的創作媒材,過程中經歷畫、刻、印三種製作過程,需要三種完全不同的能力。如果你不是對這件事情有所瞭解和經驗,可能會覺得那一道流暢的筆觸沒什麼。但因為你走過那條路,你知道背後包含了什麼,再來觀看就會有很大的差異。」

完成了故宮交付的任務之後,版畫家楊忠銘的靈魂也在不同的領會中甦醒,創作靈感源源不絕。他擷取古畫中的人物、風景,卻以西方、現代的構圖技法(可能還加上台灣在地的文化及薰陶),成就了一幅幅前所未見、充滿原創之美的新風格作品。

「版畫是一個記錄時間的過程,把時間有形地留在紙上。在那層層疊疊的油墨當中,你可以看到時間在紙張上累積的厚度,我覺得那是很迷人的。」

攝影=侯俊偉
攝影=侯俊偉

楊忠銘
抱持著「藝術應是源自生活之中,不應該只存在殿堂裡,不應該是稀有或少量」的理念創立「324版畫工作房」,期許自己像座搭架於大眾與藝術文化之間的橋樑。傳介藝術的面向跨越藝術創作、版畫教學與策劃展演,期望以多元形式傳遞藝術感動。2015年,受台北故宮博物院委託創作「夢遊園」版畫作品,其作品由台北故宮博物院永久典藏。

真實地面對自己

楊忠銘多年來一直在從事教學、推廣藝術教育,自己的創作時間相對並不多。回溯現今這股創作能量的萌芽時期,可以從去年「安靜的煙火」展覽談起。2014年知名作家愛亞出版了一本書《安靜的煙火》,書裡提及許多她與植物相關的個人經歷和情感,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執行長葉姿吟閱讀後十分感動,經由她的提議和牽線,向楊忠銘邀約了一檔同名展覽。

「其實那時創作的感覺已經來招手了。」他很快決定不是要把作品拿來當作老師書裡文本的插圖,而是要長出自己的生命。

「我讓自己站在愛亞老師的角度,也去想想我所感興趣、我所感動、令我著迷、讓我不斷想起的自然景色是什麼。我也拿出我自己跟花樹植物相關的生命經驗,如此才能夠在展覽中不是一個依附的角色。」

「你要跟老師辦同名的展覽,有點像沾老師的光,我想到唯一不沾老師的光的辦法就是我有多少就拿出多少。我有多就拿出多的,如果是缺乏的,我的作品就要是看起來是缺乏的狀態,唯一的條件就是要真實。所以在那段創作的過程當中,我想起黑川雅之說『創作是一場告白』,有也是告白,沒有也是告白,總之告白的前提是你必須真實地面對自己。」

春舞(前傳)
攝影=侯俊偉
散佚之卷(二)
攝影=侯俊偉

走到自己沒想過的地方

對紙張有深刻研究的日本設計師深澤直人,於2008年和日本百年紙廠大直株式會社創立了SIWA品牌,推出防水耐重、具特殊質感的紙製生活用品。2015年SIWA改變一貫素色設計,開始與不同領域設計師合作,包括芬蘭設計師Harrikoskinen、Klaus Haapaniemi、日本品牌minä perhonen創辦人皆川明,楊忠銘則成為第四位與其合作系列商品的外國藝術家。從日本人一向嚴謹的角度來看,這是極大的推崇。

溝通討論歷經了兩年,中間接受故宮邀約,對東方美學的體悟也影響了他交給SIWA的創作。原本要從四款提案中挑選一款,最後SIWA四款全要了。

「SIWA在全世界有25個國家的銷售點,於是我想,就像你有全世界25個國家的朋友,如果你今天要請他們看看什麼東西的話,你會想請他們看什麼?我想的是東方的出發點,書法。」

「我認為具像式的表現方法已經有太多人詮釋過。也因為經歷故宮的委託,我想介紹不同國家、文化的人來看看屬於東方文化的力量,不是經濟或政治上的,而是一種美學上的東西。」

「岐夢園」中的作品,有幾幅特別令人著迷。楊忠銘說這是「單版複刻」。單版複刻的意思是一塊版子刻了印,再刻再印,所以板子上的圖案會遞減。「現在妳看到的這幅畫中的女伶線條,在最後一版之前已經被刻掉了。」意思是,如果一開始決定只印三十幅,之後想再版也不會有了。

「就像人生,只能不斷往前走。」

楊忠銘工作桌上貼了一張手寫的紙條,寫著:頭腦、天份、熱情、好奇心、經驗。他說,工作室搬家時,他不忘把這紙條帶著,時時提醒自己,「這是一種狀態,不要減溫。」

藝術家向前走的人生,也讓我們看到創作開啟的新視野。向前走,不要減溫。期待從台灣出發的文化能量,如那木刻版畫,一筆一畫一刻一印,堅定且繁花盛開。

攝影=侯俊偉
攝影=侯俊偉

本文出自《Shopping Design》97期「2016 Taiwan Design BEST100」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