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文化認同」出發,把漢字帶向國際—專訪《漢字 HANZI》導演蔡牧民

三、四年前,”Maker”及”Design Thinking”這兩個新穎詞彙還沒有多少人理解其中奧義時,由導演蔡牧民所領軍的台灣團隊「Muris 繆思」便早動察先機,先後拍了《設計與思考》(2012)和《自造世代》(2014),將當時國外正盛行的社會潮流、創新思考方式引進台灣,獨領風潮。直到現在,這兩部成功的紀錄片仍是學術教育單位時常播放的電影之一。而今年繆思的最新力作《漢字》,則是要用自己的敘事方式,把漢字文化推向國際。

繆思有限公司
繆思有限公司

說起《漢字》的緣起,不得不提起導演蔡牧民的成長背景,在美國出生的他,直到八歲才回到家鄉台灣,對一個國小二年級的孩子來說,關於台灣的第一印象,就是街道招牌上那些密密麻麻不同模樣的中文字。自小先學會英文的蔡牧民,接觸中文字是從零到有的過程,面對相較英文筆畫、文法都複雜許多的中文,這趟學習歷程似乎特別辛苦,蔡牧民坦言對當時的他來說「看漢字」,有種門外漢的感覺,但實際上這也是讓他學習自我文化的基礎。對於漢字的「文化認同」感,從此扎根。

Kenzi Itakura & Shu Kanbayashi 板倉賢治 & 上林修(Signage Artisan 日本看板職人)
繆思有限公司
Chineasy
繆思有限公司
卵形oval設計工作室
繆思有限公司

《漢字》製片IRIS不諱言地說,當《設計與思考》和《自造世代》紅往海外時,有人問起這兩部片紀錄的是歐美的風潮與觀點,但在亞洲,你們的觀點會是什麼?這個提問,讓繆思團隊開始思考「以台灣為出發點,能帶往國際分享的東西會是什麼?」在這塊繁體字的最後樂土上,最能代表台灣與中華文化的,就繁體中文字莫屬了!

在拍這部片期間,繆思團隊也觀察歸納出「近一兩年似乎是繁體中文字的『文藝復興』」:從2015年台灣團隊justfont設計的繁體中文字型「金萱體」募資成功;直到2017年臺灣文博會由格式設計展策團隊所規劃的主題館,再次將機場識別設計與字型重新拿出來討論,繁體中文似乎越來越廣受大眾重視,著重在設計面的討論也越來越熱。

Winston Su & Gorong Tseng 蘇煒翔 & 曾國榕(Justfont)
繆思有限公司
Lettering Workshop with Akira Kobayashi 小林章手繪字型工作坊
繆思有限公司

繁體中文的「文化性」,同時包含字形的結構來源(象形字),而結構和外觀,不但關乎美感、關乎比例、也關乎適讀性。蔡牧民說:「在我們小的時候,大家都上過書法課,那時一個解構、重組中文字很好的機會。」但隨著人們閱讀、寫字(type)載體的電子化趨勢,用紙筆寫字的機會逐年遞減,在這個世代也更難領略中文字的美。

電影《漢字》,不但採訪國內外幾位重量級字形設計師(如小林章、柯熾堅)和在繁體中文世界研究、耕耘許久的文化工作者,同時也寫實紀錄外國人學習中文時的困難之處。蔡牧民與其團隊不但將「漢字」讓共同文化圈的華人重新重視、省思,也讓「漢字」成為讓外國人入門中華文化的開端,用自己的電影語彙,把漢字文化推向國際。


想搶先看到《漢字HANZI》電影嗎?可以透過募資計畫支持他們
臉書粉絲專頁
官方網站
漢字HANZI Kickstarter募資專案



《漢字》已於5月21日第16屆城市遊牧影展閉幕舉行世界首映,並獲得遊牧競賽單元最大獎項「大遊牧獎」。目前已舉辦16年的「城市遊牧影展」,每年除了選映國際上關於獨立音樂、前衛藝術的紀錄片作品,同時也關注社會事件與在地文化,近年均透過開幕片拋出現下值得反思的社會議題,並將閉幕片保留給最能代表台灣文化精神的新銳創作。遊牧影展策展人David Frazier說:「遊牧影展不想只是把觀眾關進黑暗的影廳空間裡看所謂的『藝術片』,而是透過不同內容、不同類型的電影,在這座城市裡滋長出一個充滿交流、充滿生命力的文化場域。」


瞭解更多城市遊牧影展
城市遊牧影展官網
城市遊牧影展臉書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7
Jun / 2019

任性大人的生活指南

人生不要太用力,獻給每個想做自己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