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重要的東西可能很簡單,但只有手作能完成—專訪木子到森

第一眼看到Dozen的反應是,好個斯文靦腆的年輕人!

這完全不太像是對木工職人該有的反應。不過,的確如此。論外型,與其說Dozen是個玩木工的,不如說他更像是個初入社會的新鮮人。然而當你聽他談起他的目標、理想和堅持時,又會驚訝於他不同於外型上生嫩靦腆的經驗與反應。

攝影=DarkBringer

從機械工程跳入傳統的手工製作這一行,一切起因只因為想要「做自己要用的東西」,而木頭在當時來說是最容易入手的。地方太暗?那就做個檯燈給自己用吧。需要食器?那就做一組叉子吧。站久了會累?那就替自己做張椅子吧。

是的。一切設計的起源,就是這麼簡單。學機械出身,卻想要做機械無法做到的事。Dozen說,「真正重要的東西可能很簡單,但只有人能完成。」他想要在手作中,尋回人的精神。

攝影=DarkBringer

對Dozen來說,真正開始有重大的轉變是來到台南以後。因為接觸了許多老房子拆卸下來的老木頭,更進一步感觸到材料的核心。「老木頭是有靈魂的。」Dozen說,「從木材場買來的工業規格的木板只是片樹木的屍體,但是老木頭不一樣,它被加工過、被塑型過、被使用過、有著歲月的痕跡與味道。」撫摸摩挲著每一塊老木頭時,可以感受到背後不同的故事。「當它們被重新切割、打磨、加工之後,就好像年邁的長者重新幻化為一個個新生的小baby。」在木子到森,不論是麋鹿燈、長頸鹿燈、小豬燈、還是小狗燈小鳥燈,都充滿了令人嘴角上揚的愉悅喜感。不是那種粉紅色的童稚可愛,而是充滿了手工質感、簡單明快、渾圓醇厚的可愛。

攝影=DarkBringer
攝影=DarkBringer

這些老木頭都是非常好的台灣原木,紅檜、扁柏、肖楠等,在現今市場上已經很難取得。雖然經過了多年的滄桑,只要稍加打磨馬上散發出非常優雅的香氣。首次拜訪木子到森,還在門外的我,就被那漂浮於空氣中的木材芳香給吸引了。

每次造訪木子到森,都會發現空間裡的擺置有所變動,連展出作品也稍有不同。想想,這其實是很符合手作精神的。正好有個新想法想試試看,那麼就把擺設變換一下。又因為都是個人手作的成品,售出後可能就沒有了,所以每回工作室裡的風景都不一樣。於是,空間中自有著流轉與變化,也穿雜著堅持與不變。

攝影=DarkBringer

「手作的東西,可能不完美,但是很真實。」Dozen被「真實感」所吸引,而身為使用者的我們,還因為「順手」而喜愛它。只要是給人使用的東西,不論功能多新多強、外型多炫,只要使用起來不順我們的手,都很難被接受或喜愛。而這裡的作品,不管大小種類,可以確定的一點是,摩挲起來都很舒服、很順手。

Dozen說,未來最希望做的,是只需創作一件,不需複製的作品。當然這件事在仍需考慮市場和生存的此刻難以實現,但對Dozen來說,是一個值得期待的美好的夢。

攝影=DarkBringer

Dozen提到四月份將搬遷到一棟四層樓的老房子,興奮之情溢於言表。他說未來一樓為作品展示空間、二樓是民宿,三樓和四樓將作為生活空間和工作室使用。到時民宿所需要的家具和裝潢,都可以由自己設計、製作。這可說是木子到森另一個新發展的開始。

非科班出身的Dozen自學入行,從自己會想用的東西開始著手,設計、製作,點亮一盞盞燈。一切都是很自然的。就像他專注地、耐心地,慢慢將一塊塊老木頭打磨、塑形,他也踏實地、一步步地拓展了自己的手作設計之路。Dozen說自己其實沒有遇過什麼瓶頸,有的只是醞釀,而醞釀,通常是在細節中。那可能也是手作迷人的地方。

作品「時鐘」。Dozen的最愛之一。使用的是舊木頭原本的外觀,油漆經過時間歲月洗禮之後呈現出來的那種色澤是沒有辦法調色複製的。
攝影=DarkBringer
作品「長頸鹿燈」這裡的作品隱藏著許多細節與巧思,電線隱藏在動物的身體裡面,沒有煩人的收納問題。燈罩部分則歷經了多次的改變,圖中這盞是使用木漿製造的。
攝影=DarkBringer
作品「筆」這是木子到森的長銷產品,手工製造的筆身自有一種順手圓潤的質感。每次使用的木頭材質不同,因而呈現出不同的質地與顏色。使用時請慢慢旋轉後頭的螺絲把筆芯轉出來。
攝影=DarkBringer
作品「麋鹿燈」沒有迷路的麋鹿燈是這裡的明星產品,跟筆一樣,經過無數次的改進與演變。鹿角的圓弧角度看似簡單,其實出自細膩的功夫。
攝影=DarkBringer

本文出自2012年《Shopping Design》41期「雜貨‧手感設計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1
Oct / 2019

我們心中的愛歌:獻給華語音樂的情書

勢必有那麼一首歌,讓你哭,讓你笑,撩撥你內在的纖細心思。這期透過形塑華語音樂的不同專業與面向,進一步理解每首作品背後的設計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