烹調一份文藝!經典小說麥田捕手、大亨小傳、白鯨記、瓶中美人……的偽文青式餐桌

讀小說是了解外國文化的最便捷途徑,特別那些愛對食物著墨的作家,讀他們的作品,能看到別國的餐飲模式,也能看出作家的個人喜好。

好像小時候讀東野圭吾,常留意到書中警探,當登門調查案件、或再三向嫌疑犯複問案情的時候,總會約當事人到他們住所對面的咖啡店、或銀座某高級酒店的頂樓爵士吧,二人一邊呷著咖啡,一邊聊案——我常疑惑,這到底反映了真實世界嗎?(東野圭吾應該是個做好資料搜集的作家,就算是日劇改編,這類場面也屢見不鮮)日本警察一天到晚在泡吧,那咖啡錢到底是誰出?能 Claim 公數嗎?如果是真的,香港警察何不效法,至少看起來比差館多一份中產,添一份優雅吧?讀小說的時候,這些問題總在腦袋中的縈繞。

從小說對食物的描寫而悟出食譜,這也是常見的。就像受曹雪芹影響,從「紅樓夢」中開發出來淮揚菜「紅樓宴」;或聲稱是從張愛玲的著作中悟出來,例如把「傾城之戀」轉化成一道「臭豆腐鬆」的「張愛玲宴」;或傳說中「金庸宴」,嘗試把書中黃蓉和黃藥師的「二十四橋明月夜」煮出來;網絡上還能找到外國讀者跟從「哈利波特」,嘗試自製出「鼻屎味」怪味豆的片段。(聽說是用另一種材料來模擬出鼻屎的味道,可要知道鼻屎的味道,首先你要……)

美國設計師 Dinah Fried 去年出了一本「小說餐桌」(Fictitious Dishes : An Album of Literature’s Most Memorable Meals),就是把西方文學經典中的餐飲化為實體,偽文青(hipster)式的高超拍攝,再配上原文出處的句子——很作狀,卻也賞心悅目。畢竟,套作者本人的一句話,讀小說和吃好味的食物,都是能夠讓人心境平和的事。把小說中的食物實體化,烹調過程中,也是另一種閱讀經驗。

麥田捕手/J. D. Salinger,主角愛吃的瑞士芝士三文治
Fictitious Dishes
大亨小傳/F. Scott Fitzgerald,當年紐約的豪門盛宴
Fictitious Dishes
瓶中美人/ Sylvia Plath,鱷梨和蟹肉沙拉
Fictitious Dishes
白鯨記/Herman Melville,船上水手喜見的周打湯(蛤蜊巧達湯)
Fictitious Dishes
追憶似水年華/Marcel Proust,母親拿給主角的扇貝形小海綿蛋糕—瑪德蓮
Fictitious Dishes
愛麗絲夢遊仙境/Lewis Carroll,瘋狂喝下午茶的盛宴
Fictitious Dishes
變形記/Franz Kafka,姐姐為變成了蟲子的主角準備的爛食物
Fictitious Dishes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CUP,原文標題【江皓昕:「小說餐桌」,舌尖上的文字】,觀看原文請點此

相關閱讀:
把藝術家的作品變成一頓早飯,它們可能是什麼樣子?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07
Oct / 2017

自由的美術館

首次雙封面登場!美術館是靈感的聚集地,也是熱情、自由與創意的象徵。因為自由,藝術充滿了無限的可能,她不只專屬於莊嚴封閉的神聖空間,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