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山漁港的小加勒比海——「Terroir流浪吧」咖啡館

2017/09/07 | | 拔林

那咖啡館半懸在海岸峭壁上,悠悠哉哉騰浮在塵囂之上,坐在這裡不一會兒,雜念思緒就被遠方的觔斗雲通通載走,「放空」就是它的代名詞。

從山海宮的陡坡走下,經過大樹下的龍哥土雞城,再順著通往柴山漁港的窄石梯走下,就可見到星爺的Terroir流浪吧咖啡館。那咖啡館半懸在海岸峭壁上,悠悠哉哉騰浮在塵囂之上,坐在這裡不一會兒,雜念思緒就被遠方的觔斗雲通通載走,「放空」就是它的代名詞。

短暫性流浪幾小時,大海歡迎你來放空。
PJ Wang

 

離市最近的海岸秘境

咖啡館裡,播放著雷鬼教父Bob Marley的名曲,隨著「篤-噠-篤-噠」的Back Beat節奏搖擺,思緒不禁就飄到遙遠遙遠的加勒比海。來這裡不必穿著正式,也不必感覺拘謹,短褲配上夾腳拖,越是輕鬆,就越感覺自在。「喜歡柴山是因為這裡是距離高雄最近的海洋。」星爺說。

不忙碌時,星爺會邊抽煙斗,用音樂填滿空間的缺。
圖片來源=PJ Wang

 

兩年多前,流浪吧的老闆星爺來到柴山漁港,便決定把人生的第一家店「固定」在這裡。星爺說自己老早就知道這裡,只是在台灣土雞城生意極盛的年代,Terroir流浪吧的前身為龍哥土雞城所用,而土雞城熱潮退去之後,這棟海岸小屋被劇組當成拍戲場地,後來又荒廢了一段時間……直到他承攬租約,將空間重新打理,才成了如今的樣貌。

客人還未到時,空無一人的店裡,襯著大片海景的空間,就是自由的形狀。
圖片來源=PJ Wang
簡單的吧檯,就是星爺每天的工作場域。
PJ Wang
PJ Wang

 

來柴山之前,星爺原本在一家葡萄酒商擔任業務,而咖啡、調酒與衝浪都是他的業餘興趣。因為衝浪運動的關係,星爺一直以來就十分嚮往墾丁,而他在上班一段時間後,便把存款拿來投資行動餐車,打算到佳樂水賣咖啡,實現夢想的流浪生活。經過幾個月的探路,星爺發現觀光勝地的商業競爭,餐車生活不如想像中美好,而此時這棟海岸小屋恰好閒置空出,讓他有了回來高雄的理由。

儘管柴山漁港就在西子灣附近,但高雄人對這裡卻感覺很陌生。星爺說,最主要原因是柴山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都屬軍事管制區,除了當地居民之外,一般人是無法進入的。但也因為這樣的歷史背景,當台灣西海岸全面淪陷為工業區的時候,柴山躲過「肉粽角」(消波塊)的繁衍佔領,得以保存自然原始的海岸風貌。

傍晚接近關店的時候,星爺最愛在戶外老位子慢慢抽煙斗,斯條慢理地處理菸草,或是捲一管手工煙,對著大海吞雲吐霧、喝著自己沖的咖啡,看夕陽漸漸落到海平面下,一天能在最美好的風景裡收尾,工作一天的疲憊感也就拋諸腦後了。
PJ Wang

 

被大自然拆走的招牌

過去,人們驅車前來柴山為的是一嚐當地人家飼養的野味,而現在人們則是為了星爺的手工咖啡而來。

由星爺自烘的3支配方豆,分別是主打中焙、深焙、淺焙的「Sith」、「Force」、「Jedi」,有風味甜潤的巴西與曼特寧、可可基調的曼特寧與摩卡等,而小黑板則寫上本日推薦單品豆,3~4種品項隨老闆所好調整,不固定會有什麼。除了手工咖啡之外,流浪吧也融入調酒概念推出果昔與特調咖啡,像是檸檬汁咖啡「雷夢娜」與黑啤酒咖啡「史瓦茲比爾」,就連冰滴咖啡也是低溫發酵7天以上,醇厚的微醺風味,讓人喝了心情飄飄然。

沒有酒精卻十分沁涼微醺的冰滴咖啡、工作時愛用的手沖壺,都是陪伴著星爺每日工作的熟悉夥伴。
圖片來源=PJ Wang

 

從山腳騎車到上來,短短15分鐘就可跨到城市的另一面,鐵皮屋改造的半露天座席區雖然不如城市咖啡館的裝潢來得精緻,但大海就是流浪吧最無敵的裝備。「這裡沒有招牌,因為招牌都被颱風吹走了。」低調隱世並非所願,這全是大自然的願望。前年刮走了招牌,去年還掀了屋頂,大自然教會了星爺,要懂得共存,要懂得放下,人生才會和諧滿足。

原本店外的招牌被颱風吹走了,但店內卻擺放了一個木刻的看板,提醒已經到訪的訪客,這裡是流浪吧。
圖片來源=PJ Wang

 

更多精彩照片和咖啡館推薦,請見《Shopping Design》2017年9月號「山林海邊的咖啡館」

探訪世界創新咖啡工藝及美學
咖啡館再進化!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