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用「深圳速度」推出的設計博物館,以及深圳的「創意野心」

2018/01/30 | | 好奇心日報

「V&A第一座海外設計博物館」並非它真正的名字?而槇文彥當初在接到建築委託時,也不知道這座博物館要「博」的是什麼?
文字=徐佳辰  

台灣發展設計這麼多年來仍沒有一座設計博物館,而深圳在短短 3、4 年間不僅蓋起了一座設計博物館,還是跟國際知名的 V&A 合作、更請來普立茲克獎得主槇文彥設計建築。驚人的「深圳速度」,連 V&A 副館長 Tim Reeve 都驚訝。

但你知道,「V&A第一座海外設計博物館」並非它真正的名字嗎?而槇文彥當初接到建築委託時,還沒有人知道這座博物館要「博」的是什麼?

不僅如此,如果你有印象,全球首家 MUJI HOTEL 所在的「深業上城」、去年黃色小鴨藝術家霍夫曼新作「抱抱象」盤據的那座「萬象天地」,還有「紅山6979」、「深圳當代美術館」、「深圳城市規劃館」等至少 110 個項目,都是近一兩年完成或即將完成的。是什麼推動著「深圳速度」?深圳的「創意野心」有多深?這篇來自《好奇心日報》的專文,補上了背後的細節及原由。

 

2017 年 12 月 1 日早上 9 點,深圳 38 年以來最重要的博物館宣布開幕。

這是位於蛇口的一座低矮的白色建築。此前流傳的「V&A第一座海外設計博物館」其實是個不怎麽正確的名字。不過,也沒有人特地出來糾正這個微妙的錯誤。相對於它正式的名字「海上世界藝術文化中心」,V&A (英國維多利亞及阿爾伯特博物館)的宣傳效果顯然大多了。

除了 V&A,深圳的「投入」還包括 1993 年普立茲克獎得主、日本建築師槇文彥 。後者以應人口增長而「有機」進化的靈活建築出名。這是他和他的事務所在中國的第一個項目:白色樓體平台上有三個大型樓閣,分別朝向蛇口的山、海、城三個方向。

設計互聯

 
89 歲的槇文彥準時坐在了開幕儀式現場。與會者包括和深圳市委宣傳部、招商蛇口、英國上議院和 V&A 的項目參與方。

這個叫做「海上世界」的項目不僅僅只有設計博物館,還包括現有的 5 萬平方公尺綜合商業以及規劃中的 70 萬平方公尺新建區域,周邊有公寓、商場和希爾頓南海酒店等。

這是一個房地產項目。

設計互聯
從博物館的大階梯上,可以望見對面香港的山。
徐佳辰

 
「它屬於區域性的城市升級。生產與居住之間需要休閒和文化。」館長助理趙蓉說。她來自博物館的實際運營者設計互聯,而館長是來自荷蘭、曾作為威尼斯雙年展荷蘭館策展人 Ole Bouman。

蛇口正處於飛速改造期。這個因 80 年代先鋒改革出名的特區近年優勢漸失,周邊城市競爭激烈,建築和製造業設備老化。招商局計劃斥資 600 億元進行對整個蛇口的改造。設計博物館只是海上世界區域的一部分。

招商局集團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洋務運動的晚期。現在其經營總部設於香港,招商蛇口(招商局蛇口工業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是旗下最重要的公司。

先造起來的是房子。2011年,槇文彥及他的事務所接到設計委託的時候,沒有人知道這裡除了「一間博物館」之外還有什麽具體訊息。就連項目的直接參與方都不知道它「博」的會是什麽。

 

1、「深圳速度」

 

SD編按:一旦確認方向,文化產業也是一樣高效率:持續擴張,不放過任何一個空檔。2004 年至 2015 年間,深圳市文化創意產業增加值占全市 GDP 比重由 4.6% 提高至 10%,其規模以每年 20% 的速度擴大。

 
2008 年,深圳市成功申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簡稱 UNESCO)授予的「設計之都」稱號,正式加入 UNESCO 所組織的一個叫做「創意城市」的合作交流網絡*。

(*世界上共有 180 座城市加入了「創意之都」平台,深圳是中國最早加入的,其後陸續還有 7 個。)

2010 年,徐挺成為深圳創意城市網絡負責人,後又於 2015 年擔任「設計之都推廣促進會」秘書長。他目前的主要職責是接待各國創意城市代表團前來深圳的訪問活動,同時也要帶領深圳設計師出訪。「國家現在意識到拉動產業最有效的方法是設計。」徐挺對《好奇心日報》說了一句不會出錯的話。

深圳在設計產業方面的起步是平面設計。因為香港很多印刷業務轉到了深圳,後者彩印水平大大提高,同時帶動了平面設計。

從徐挺走馬上任的第二年一直到 2016 年,深圳都在不斷發布對創意產業的利好政策和資金補助訊息。

「深圳速度」還在延續。我們在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廠的辦公室裡見到徐挺的時候,他說這裡屬於離蛇口不遠的前海,是 5 年前填海而成的新陸地,房子不能太高也不能太密,「這塊地現在還在沈降期,土地會下沈或鬆動」,徐挺說:「等沈降期過了,這些房子都要拆掉重建。」

一旦確認方向,文化產業也是一樣高效率:持續擴張,不放過任何一個空檔。2004 年至 2015 年間,深圳市文化創意產業增加值占全市 GDP 比重由 4.6% 提高至 10%,其規模以每年 20% 的速度擴大。

2016年,《深圳文化創新發展2020(實施方案)》審核通過,其中提到深圳市將「建設一批標誌性的重大文化設施」,明確提出了要實施「大項目驅動」,按照「一區一項目」的原則,市、區聯動推進價值工廠、國際藝展、大芬油畫產業基地、華強文化創意園、華誼兄弟文化城、深圳電影文化創意產業園等重大項目規劃建設,著力發展文化產業總部經濟。

 

2、為什麽是一座設計博物館?

 

SD編按:還沒決定它是「什麼」博物館,但,先蓋了再說。

 

在這種背景下,興建一個大型博物館似乎是必然的,但作為一個設計博物館,更像個偶然。

2011 年元旦,現任招商局副總經理、設計互聯項目負責人張林透過觀復博物館的創辦人馬未都,以及一直致力於中英兩國促進藝術活動的英國學者 Phillipe Dodd 等人的引薦,認識了 V&A 館長 Martin Roth。(鑒於 Roth 剛剛去世,張林在開幕那天的演講中哽咽了幾秒鐘,沈默之後,他反覆強調 Roth 在博物館營運方面給招商蛇口團隊很大的幫助。)

在最初討論這個文化項目究竟是做成美術館還是設計博物館時,張林提到,他原本以為博物館裡的藏品往往是非常珍貴的東西,直到 V&A 向他展示了一件博物館所收藏的深圳學校校服,他意識到原來只要是可以記錄社會以及時代的東西都可以被收藏。

不過這並非唯一的原因。「2011 年時,中國國內還沒有一間設計博物館。招商蛇口希望借此製造差異性。」張林說。

其他的理由看上去頗為承上啟下,且符合中國國情:成立一間設計博物館是一個適合由招商局來做的項目。因為深圳市在 2008 年申請到「設計之都」稱號,「設計」是這個城市的戰略和未來。環繞珠三角成千上萬的企業,特別是製造業,其產品乃至產業的升級都需要依靠設計來驅動。

與博物館成立一個理事會來運營場館的普遍做法稍有不同,作為開發商的招商蛇口直接成立了一個名為「設計互聯」的文化機構來營運這座全新的博物館。「設計互聯」由一個非營利性基金會和一個確保博物館可持續運營的商業組織構成。

而後,2014 年,國家總理李克強上任後首次訪英,與英國首相卡麥隆正式簽訂了招商蛇口與 V&A 的合作協定

 

3、「來到中國,我們幾乎要學習所有的東西」

 

SD編按:有趣的是,V&A 在經過研究調查之後策劃的第一個展覽「很深圳」,解釋著「什麼是設計」這個基礎概念,而在地的設計互聯策劃的第一個展則「很國際」,幾乎不見深圳在地的創作。

 
海上世界藝術中心的總建築面積占了 7.1 萬餘平方公尺,其中 30% 為公共空間,文化展覽面積與商業空間各占萬餘平方公尺。現在,商業空間裡已經開了畫廊、咖啡館和博物館商店等。2018 年,馬未都創辦的中國第四家觀復博物館,以及一家改革開放博物館也將陸續開放。

博物館內的空間
徐佳辰
博物館內的空間
徐佳辰
博物館內的空間
徐佳辰
補時咖啡館
設計互聯

 
海上世界文化藝術中心開幕當天,由 V&A 策展的《設計的價值》作為開館三大展覽之一迎接訪客。V&A 出借了約 250 件展品,歷史最悠久一件屬公元 900-1200 年的埃及濾水器,也有設計史上一些著名的經典之作:義大利設計師 Ettore Sottsass 1969 年設計的 Valentine 打字機、法國設計師 Phillip Starck 設計的外星人榨汁機、曲木家具鼻祖,維也納 Thonet 兄弟於 1859 年製造的 14 號椅等。

所有的展品被分為六個區塊——解決問題、材料、身份、溝通、成本、奇觀,透過展示古代文物到現代物件,V&A 試圖從一個非常基本的角度來向觀眾解釋「什麽是設計」這個基礎概念。

V&A 展覽《設計的價值》
設計互聯
V&A 展覽《設計的價值》
設計互聯
V&A 展覽《設計的價值》
設計互聯

 

「中國的特色是,觀眾們的背景非常多樣和複雜。我們自然無法取悅所有人。但我們溝通的主要對象是蛇口當地的民眾,重要是年輕的、有孩子的家庭,創意產業人士,然後是學生。」V&A 副館長 Tim Reeve 在接受專訪時說。而展覽的主要策展人、建築學背景的 Brendan Cormier 則表示,開展後,策展團隊會搜集現場觀眾的反饋數據,繼續調整展品和陳列。

V&A 呈現的整個展覽形式顯示了他們第一次來到中國的謹慎。

「來到中國,我們幾乎要學習所有的東西。」 Reeve 說:「人們感興趣的東西、他們觀看展覽的方式、走路的動線、每個標題及圖說的呈現方法、對某種字體的識別度......等等。在英國,我們以沈浸式的聲效展覽而聞名,人們可以戴上耳機,在館裏隨意走動、體驗。但在中國,經過我們的研究,最終選擇了這種規定好的、有秩序的參觀路線,觀眾與展品之間面對面的聯繫是非常清晰明確的。如果把這個展覽一模一樣放回英國,它無疑也能獲得成功,它是那種你經常能見到的展覽。」

海上世界藝術文化中心內的 V&A 展館是 V&A 165 年以來第一次海外拓展嘗試。為此,Tim Reeve 在 2013 年就來蛇口考察。他的同事,V&A 展館的資深策展人 Luisa Elena Mengoni 則於 2014 年開始常駐深圳,擔任設計互聯 V&A 館長,負責展館在開設前的研究調查和策展。

主展廳入口大門後,透過 V&A 展室旁的一個入口可以進入另一個主要展館,其中呈現的是由設計互聯團隊策展的「數字之維」,圍繞數位技術和科技如何改變及影響從感官體驗、產品生產以及人文價值幾個議題,邀請了 50 位來自全球的設計師、藝術家參展。其中有不少展品是首次來到大陸。

設計互聯策展的《數字之維》
設計互聯
設計互聯策展的《數字之維》
設計互聯
設計互聯策展的《數字之維》
設計互聯
設計互聯策展的《數字之維》
設計互聯

 
展覽的陳列設計由荷蘭著名建築工作室 MVRDV 負責,平面部分則是荷蘭平面設計工作室 Thonick 提供。

兩館之間形成了一個有趣的對比:你可以在 V&A 的展覽中,看到 V&A 館藏的深圳學校校服、深圳的大疆無人機、深圳矽遞科技在研發第一款開源硬體主板等帶有「深圳設計」標籤的展品;而在「數字之維」展覽中,參展的 50 位設計師來自荷蘭、美國、英國、日本、加拿大、上海、北京、香港等地,卻未能看見深圳設計師的作品。

唯一有本地參與的作品在博物館一樓的中庭,是美國藝術家 Danny Scheible 的 Tapigami 項目。由藝術家和深圳 200 名年輕志願者一起創作,是一座由紙膠帶雕塑組成的「未來城市」。

海上世界藝術文化中心一樓大廳中,美國藝術家 Danny Scheible 的「Tapigami」。
徐佳辰

 

4、「海上世界」

 

SD編按:「海上世界藝術文化中心」名稱的由來,以及,除了它,深圳還有至少 110 個計劃修建的綜合體(結合商場、藝術、劇場、圖書館......等的綜合性設施),像是剛開幕的全球首個 MUJI HOTEL 所在的「深業上城」,去年夏末展出藝術家霍夫曼最新大型戶外藝術裝置「抱抱象」的「萬象天地」,以及「紅山6979」、「深圳當代美術館」、「深圳城市規劃館」等。

 
1983 年 8 月 27 日,一艘豪華遊船抵達蛇口港,完成最後一次航行。它建於 1962 年法國聖納澤爾大西洋船廠,原名 ACEEVILLA;1973 年被中國政府買下,改名為“明華輪”,穿梭於中國和坦桑尼亞之間,是中國的第一艘國際旅遊船。

泊於蛇口港後,退役了的「明華輪」被招商局以 300 萬人民幣買下,利用原本遊船上的設施改造成一座綜合性酒店。根據一份 1984 年的《國際貿易》報導,明華輪所在的「蛇口灣將出現以遊輪為中心的海上遊樂場。 這裡有海上遊釣、劃艇、風帆、滑浪、單車、餐廳、燒烤、宿營等娛樂設施和服務項目 ,還有沙灘海濱和可潛水暢遊的海底世界 。」

1984 年,鄧小平造訪明華輪,提出「海上世界」四字。

此後明華輪又工作了 19 年。隨著蛇口灣填海工程,它從海輪變成了一艘地面輪,被前後兩塊陸地夾在一片小水灣中。最後,由於設備老化、消防設施不符合標準而於 1998 年 12 月正式結束營業。整個蛇口工業區在千禧年來臨之際再一次面臨轉型。

現在停泊在海上世界綜合體裡的明華輪。到了晚上會上演燈光水舞秀。
徐佳辰

 
在深圳,「綜合體」越來越多。2012 年,深圳市計劃修建的新城市綜合體達到 110 個。目前,深圳市內在建或剛落成的大型城市綜合體就包括了:代替原本賽格日立顯像管廠的深業上城(MUJI HOTEL所在)、深圳市最大的城中村改造項目「大沖村」被改建成了嶄新的華潤萬象天地(去年 9 月展出藝術家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最新大型戶外藝術裝置「抱抱象」)、招商蛇口和華僑城合作,在深圳北站旁開發的紅山 6979 等。

每一份規劃裡,一個藝術文化機構——不論是劇場、歷史博物館、藝術畫廊、圖書館......都協助定義了綜合體希望扮演的角色。

在深圳市福田區的中心,市立圖書館的一邊,氣勢恢弘的深圳當代美術館與深圳城市規劃館也將於 2017 年 12 月底開放。它們的地理位置更核心,並由深圳市政府直接參與運營。

至於海上世界文化藝術中心,槇文彥這個名字讓它在動工之前就獲得了全球的目光,它被 Lonely Planet 評為 2017 年全球最受期待文化機構之一,而 V&A 則成了蛇口乃至深圳吸引更多合作的資本。

「當深圳迫切地希望與外界合作的時候,香港無疑是最近的。在深圳活躍的香港新媒體藝術家越來越多,環境也在變好。我相信深圳本地的創意將會起來非常快。」香港新媒體藝術工作室 Dimension Plus 的聯合創始人林欣傑說。他現在經常往返於香港和深圳之間,因為深圳這裡「機會很多」。

不光是林欣傑,幾乎所有人都相信,深圳會「起來得很快」。而眼前的這個博物館,也已經為自己安排好了一張頗為密集的時間表:兩場 V&A 巡展,有關建築師槇文彥一生重要作品回顧,一場「平面設計在中國」展覽與本地創意機構合作的設計課程,一系列手工工作坊,一次參與深港城市雙年展的「街頭博物館」項目……

這還不包括眼下正在進行的這些。

「我 2013 年來到蛇口,與招商蛇口的工作人員一起探討合作框架。在這麽短的時間內,我就能在這裡一起慶祝博物館的開幕,這樣的速度令人驚訝。」Tim Reeve 對《好奇心日報》說。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好奇心日報》,原文請點此

相關標籤: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