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夠厚工!被視為現代主義設計典範之一的「紐約地鐵路線圖」原來是這樣誕生的......

文字=王倩蔚

平面設計作為一種解決問題的方式,如何做到有效且優雅地傳遞信息,並形塑我們對世界的理解?

平面設計是如何將混亂一片轉變為有序?米蘭插畫師米利亞諾·龐茲和紐約現代藝術美術館( MoMA )合作出版的新書《出色的紐約地鐵路線圖》( The Great New York Subway Map )就在尋找這個答案。

《出色的紐約地鐵路線圖》以文化和插畫結合的形式,講述著名平面設計師馬西莫·維涅里(Massimo Vignelli)如何在 1972 年繪製出易於導航的紐約地鐵路線圖。

itsnicethat
itsnicethat
itsnicethat

 

紐約市地鐵是世界上最龐大複雜的公共交通系統之一,由 24 條線路和 472 個站點組成,平均每天為近 600 萬名乘客提供服務。60 年代中期之前,在紐約地鐵系統中穿梭意味著「陷入混亂」:多種視覺風格的聚合、匹配錯亂的標示,往往讓乘客不知所措。

因此十分需要清晰易懂的地圖和標示。在 60 年代中後期,大都會交通管理局(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決定更新地鐵站內的導航標示,同時製作一張新的地鐵交通圖,而居住在紐約的義大利設計師維涅里是他們眼中合適的人選。

1965 年時紐約地鐵的標示
ceros

 
維涅里和他的團隊決定改變一味追求視覺效果的導航設計,使其真正服務於乘客的體驗。他們花了幾年的時間,觀察上車、下車和在車站中移動的人流。這些乘客的習慣逐漸變得明朗起來——他們需要什麼樣的信息?他們又是在哪裡尋找自己所需要的信息?

在庫伯聯盟學院的埃布·盧巴林設計和排版研究中心擔任設計策展人一職的 Alexander Tochilovsky 表示:「從邏輯的角度來看,下到地鐵站後,乘客可能會同時尋找所有的東西——他們會尋找十字轉門,或者是地圖。相反地,當他們試圖從站台前往出口時,指定的標示應該將它們從車站底部引導至街道。維涅里認為,不管乘客最終的目的地是什麼,在他們旅途的每一步中,只需要提供最少量的訊息。」

1970 年,《圖形標準手冊》(The Graphics Standards Manual)便在此理論研究的基礎上成型。從經過預先測量的印刷符號佈局和間距指南,到彩色編碼索引和複製編輯標準,182 頁的規則手冊為整個地鐵系統中的標示製作者們提供了一切與設計相關的信息。

ceros.com

 
「對他們來說,想出合理的設計解決方案只完成了一半的工作,剩下的一半是確保運用該方案的系統是無縫、智能,且在可重複的同時禁得起人為錯誤。」Tochilovsky 說。

在統一了視覺識別系統之後,維涅里又面臨了一項完全不同的挑戰:設計一張能夠高效導航的地圖。

接下來,擺在他們面前的問題就變成:如何描繪錯綜複雜的地圖系統,以及如何將大量的訊息轉化為易於上手的地圖。具體來說,這涉及地圖應該包含些什麼、排除什麼,以及包含的訊息要以什麼樣的形式顯現在地圖上。

維涅里最終的方案被認為是現代主義設計的典範。他選擇完全忽略存在於地面之上的細節訊息,將整個地鐵系統整合為易於閱讀的彩色編碼系統。而均勻分佈的站點,也是為了便於紐約本地人和遊客記認。「對維涅里而言,地圖的設計被歸結為一個簡單的問題:知道你在哪裡以及你想去哪裡——也就是從點到點的問題。所以,設計策略中的重要部分就在於隱瞞不必要的訊息,從而使獲得實在訊息的過程變得更加容易。」Tochilovsky 解釋說。

1972 年馬西莫·維涅里(Massimo Vignelli)設計的紐約地鐵圖
ceros.com

 
在無需轉譯成多種語言的前提下,維涅里的地圖和標識如何能讓一個從未踏上過地鐵的人無間斷地從一個地方引導到另一個地方——他們能知道自己處於地鐵線上的哪個位置,以及距離到達目的地還有多少停靠站。這和維涅里最初的設想完全吻合。比起設計一張景觀地圖,他想要的效果是一個「邏輯系統」,為乘客提供最少量卻足夠有用的訊息。

在方案初公佈時,設計界紛紛表示讚賞。迄今為止,這種風格也不斷為許多城市的交通地圖設計所沿襲——儘管在當時,也有一些紐約人對此表達不滿,他們期待的是地理位置精確的地圖,而不是一張現代主義風格的示意圖。

由於這本書面對的閱讀群體包括兒童,龐茲通過溫暖、帶有繪畫風格的筆觸來呈現維涅里面臨的這些挑戰。而平面設計作為一種解決問題的方式,它如何做到有效且優雅地傳遞信息,並形塑我們對世界的理解——這是龐茲著重處理的部分,也是他出版這本書籍的初衷所在。

這本書用插畫描述設計的過程,包含當時團隊們研究乘客出站時、等車時可能面臨的情況,以及需要什麼樣的資訊。
itsnicethat
itsnicethat
書中用插畫說故事,述說紐約地鐵圖誕生的過程。(這張圖描述馬西莫·維涅里大都會運輸管理局打來詢問是否可為紐約地鐵設計地鐵圖,「這將是設計師所做過最困難的項目。」)
itsnicethat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好奇心日報》,原文請點此

好奇心日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9
Aug / 2019

我的夏著定番

本期《Shopping Design》在高溫不斷的長長夏季裡,陪你一起穿得更簡單、穿得更少、穿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