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古書做雕刻!撕裂、雕刻、碎形,南非藝術家如生物形態般的書籍改編創作

南非藝術家芭芭拉・維爾登伯爾(Barbara Wildenboer)以書籍和雜誌為材料,撕裂頁面或雕刻出形狀,把書頁重新配置成立體的、生物形態般的拼貼畫。

「Library of the Infinitesimally Small and Unimaginably Large」系列作品
© Barbara Wildenboer

 
從小,芭芭拉就對紙張被操縱的方式很感興趣,她熱愛立體書,後來更選讀了藝術系,受到Hannah Hoch和Max Ernst的超現實主義和達達主義拼貼畫影響,著迷於藝術如何透過共同的夢想圖像來表達集體的無意識。

2011年起,她開始「改編」書籍,但不是文字或編排上的改編,而是將書作為物理對象,作為雕刻或拼貼畫的素材。一開始,她撕裂書頁或剪紙、雕刻,創作拼貼畫;最近更直接用一本書為創作的範圍,透過對每一頁或撕、或雕刻的方式,創作出獨一無二的藝術立體書。

「Towers of Babel」系列作品
© Barbara Wildenboer
「Towers of Babel」系列作品
© Barbara Wildenboer

 
有些人不喜歡,認為她破壞了書。她回應,書籍一次又一次成為被審查的目標,被燒毀消滅,她的創作是一種升級,不是對知識的破壞(因為書中包含的訊息仍然存在),而是重新詮釋,用以傳達現代社會猖獗的消費主義、浪費,以及與自然世界的脫節。

「Library of the Infinitesimally Small and Unimaginably Large」系列作品
© Barbara Wildenboer
「Library of the Infinitesimally Small and Unimaginably Large」系列作品
© Barbara Wildenboer
「Library of the Infinitesimally Small and Unimaginably Large」系列作品
© Barbara Wildenboer

 
她所使用的書籍或地圖購買自世界各地的二手書店和跳蚤市場。挑選時,除了考慮書的物理特徵:印刷版面、尺寸、磨損程度和紙張的質量,她也會考慮書的主題。因此,大多數的書籍內容其實都和「碎形」(分形幾何)主題相關。

「Library of the Infinitesimally Small and Unimaginably Large」系列作品
© Barbara Wildenboer
「Library of the Infinitesimally Small and Unimaginably Large」系列作品
© Barbara Wildenboer

 
作品中的「碎形」(分形幾何)常讓人聯想到身體部位或器官,芭芭拉想強調所有生物之間相互聯繫,人類和自然界之間的共生關係。她表示,如果去觀察不同生命形式和自然現象,就會發現其中重複的碎形,更能明顯看出連結。

芭芭拉的父親是一位數學教授,所以她很早就意識到數學作為一門語言的概念,尤其是作為自然語言的概念。她迷戀「碎形」,從中探索秩序與無序之間轉換的方式。藝術上,除了Hannah Hoch和Max Ernst,她也深受荷蘭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耶羅尼米斯・波希(Hieronymus Bosch)的作品吸引,特別是《享樂的花園》(或譯《人間樂園》)三折畫。「最近我有幸在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館看到這幅畫,畫中波希對於愚蠢的描述,或者更確切地說是人類的愚蠢和瘋狂,是一個我非常感興趣的主題。」

「Folly」系列作品
© Barbara Wildenboer
「Folly」系列作品
© Barbara Wildenboer
「Folly」系列作品
© Barbara Wildenboer
「Folly」系列作品細節
© Barbara Wildenboer
「Residue and Excess」系列
© Barbara Wildenboer
「Residue and Excess」系列
© Barbara Wildenboer

Barbara Wildenboer
http://barbarawildenboer.com/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2
Nov / 2019

好生活整理習題

本期透過採集不同的生活軌跡,帶你找到屬於自己面對整理的角度,理出更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