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書裡留了白,其實留的並不是白!10 本書、4 種書籍裝幀的留白設計

2018/11/28 | | 何曼瑄

前幾天看到朋友分享一張舊圖,某間圖書館設置了一個選書區

裝幀設計如何留白?為何留白?留的又是哪一種白?這篇由在現任博客來OKAPI閱讀生活誌總編何曼瑄,以10本書、4種留白設計來談。

01 白色不只是白色

為什麼在書店裡放眼望去,書籍包裝上的白色面積占了最大了比例?想必是因為白色就是這麼百搭店員推薦大家都要帶一套吧。在印刷品以資訊傳遞為首要任務的這個世界裡,當你看到大面積的白,目光就會不自覺地搜索「不白」的位置,「留白」通常是為了讓不白的地方被凸顯,不同配置的留白被安放在書封上,沉靜而穩妥地托起各式各樣的故事。

其中也有些書封會因為特別白而吸睛,可能遠看只見一個完整的白色方塊彈跳入眼,伸手拿起才發現白裡又透著另一種白,或是模擬纖維交錯的觸感織成整片打凸紋路、或是故事裡玻璃窗外灑入的一道光燙成一片珍珠箔膜、或是邊角隱隱透出的裁切線宛若在你眼前開啟了一個空白的設計稿視窗。

《午後的病房課》蔡文騫著/蔡佳豪設計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午後的病房課》
醫師作家的散文集,以一篇描述實習期間的經歷為畫面靈感,白色符合作者身分聯想,含蓄的白膜更巧妙點題。

 

《Design by wangzhihong.com:A Selection of Book Designs, 2001-2016(王志弘作品選2001-2016)》王志弘著/王志弘設計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Design by wangzhihong.com:A Selection of Book Designs, 2001-2016(王志弘作品選2001-2016)》王志弘著/王志弘設計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Design by wangzhihong.com:A Selection of Book Designs, 2001-2016(王志弘作品選2001-2016)》
設計師該如何呈現自己15年份的作品?一個空白畫面,是所有設計的開端,也是讓讀者展頁一探究竟的邀約,更是能夠收納設計師所有作品的背景框。

 

《Sheila Hicks Weaving As Metaphor》Sheila Hicks著/Irma Boom設計
《Sheila Hicks Weaving As Metaphor》
《Sheila Hicks Weaving As Metaphor》Sheila Hicks著/Irma Boom設計
《Sheila Hicks Weaving As Metaphor》

《Sheila Hicks Weaving As Metaphor》
織品設計師的同名作品集,據裝幀設計師自述,她為避免侷限作品的想像而拒絕在封面置入Sheila Hicks豐富多彩的作品,甚至最終連書名都忘了放上,但也因此本書觸感純粹而令人更加難以忘懷。

 

02 留白不一定是白

不熟悉排版軟體的人可能沒想過,設計稿件裡預設的底色並不是白,而是「紙的顏色」,若不印上任何色彩,「留白」時留的不一定是「白」。我們若試著抽離所有可見光,會發現原來黑裡還能煉出各種黑,黑卡燙印的黑色線條一路延伸到內頁領你走進社會主義古巴世界裡跳針般日復一日的生活,或那黑色方塊般的書體上隱隱透出一輪明月和其黑得發亮的倒影,是作者心裡永遠惦記著的登月計畫……。當不印的地方不是任何顏色而是透明,一頁一頁的資訊層層交疊,宛若電影中駭客的程式碼豪雨,這畫面是否還能稱之為「留白」?

《粉紅色噪音》夏宇著/夏宇設計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粉紅色噪音》
裝幀設計一向不假他人之手的詩人夏宇,將全書以透明賽璐璐片印刷雙色,打破詩集內頁安靜乾淨大量留白的既定印象,詩篇交疊就仿若書名般成了相互干擾的噪音。

 

《銀色的月球》
臉譜出版

《銀色的月球》
建築師的散文集,燙了黑和銀的書衣、內封、扉頁使用的是原有黑紙色,而書口則以噴墨方式均勻覆蓋黑墨,看似完整的一塊黑,實由各種工法組成。

 

《三十三場革命》切‧格瓦拉外孫卡內克・桑切斯・格瓦拉著/何佳興・張溥輝設計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三十三場革命》
切.格瓦拉外孫的遺作短篇小說集,古巴政府的荒謬與衝突在他筆下成了不斷跳針的唱片,設計延續此意象,從書封到內頁穿插跳針線條、穿越留白(或留黑)頁面,即便看不清依舊存在。

 

03 為何這一頁空白

在出版社上班時接過幾次讀者詢問,某本書的某頁是不是本來就是空白的。我總是簡單回答:「是。」然後留下長長的空白秒數,希望他能雙重體會這個真空的安排。在書冊中的空白頁是奢侈的,但對於時常一頭栽入故事裡的讀者來說卻是必要的喘息提醒,例如悲喜劇般的短篇故事間,對應唱片更換曲目時的空秒般給你一個空頁休息;或是單色淡筆勾勒的無對白繪本中,大面積留白剛好讓讀者足以憑腦補完成閱讀,而且後座力比滿紙文字更強大,得在結尾多留下一個跨頁的空白才讓人有空間落下眼眶裡的淚。這種喘息的需求,唯有全心投入一口氣讀完書冊時才能深切體會。

《流浪狗之歌》嘉貝麗・文生著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流浪狗之歌》嘉貝麗・文生著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流浪狗之歌》
嘉貝麗・文生的無對白炭筆畫繪本敘述被拋棄的狗兒流浪的歷程,大面積留白畫面使讀者完全聚焦狗兒的神情和肢體感受。

 

《我們從未不認識》林宥嘉・萬金油著/聶永真設計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我們從未不認識》
以歌手林宥嘉的12首歌為文本,邀請小說家萬金油創作短篇故事,版型安排使得每個故事換場時同時獲得留白頁面的喘息空間。

 

04 不白的留白

但我個人最喜歡的,則是一點也不「白」的留白。在眾多劇情漫畫和圖像小說裡,當看不見的時間被具象呈現,即便毫無空隙的畫面裡色彩線條盈滿、情緒超載仿若要衝出書頁,讀來卻讓人像四周被抽了真空,在這些故事裡,畫面被接收後在腦海中鏡頭被各種解讀拉近拉遠、跳轉速度瞬間轉變,目光在畫格間游移的時間可以被無限拉長,然後一個翻頁,就是生死勝負、四季流轉、或時光穿越。若能被劇情帶領著進入了這種隔絕一切的空白地帶,就像走進了作者在遠端打造的宇宙裡,我覺得最深刻的閱讀享受,莫過於此。

《乒乓》松本大洋著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乒乓》松本大洋著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乒乓》
漫畫《乒乓》最終回,無對白甚至無狀聲詞的真空跨頁開啟的決戰,將畫面張力拉到頂點,接著複雜分鏡連續噴發彷彿把人吸到比賽現場,又瞬間穿越時空看到孩提時期的選手樣貌。

 

《吉米.科瑞根:地球上最聰明的小子》克里斯.衛爾著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吉米.科瑞根:地球上最聰明的小子》克里斯.衛爾著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吉米.科瑞根:地球上最聰明的小子》
工整的精筆對稱畫格,以一個跨頁穿越五十年,畫面飽和卻安靜無比。

 

本文出自《Shopping Design》2018年11月號「留白的哲學」。在這個世界太喧嘩,設計也常常不安靜的當代。本期《Shopping Design》想反其道而行,帶大家從留白的設計、留白的生活,以及讓身心都想出走的單品,全面放空。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雜誌!

最重要的事只用眼睛是看不見的
留白的哲學

留白的哲學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