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藏傾巢而出!林布蘭逝世 350 周年,荷蘭國立博物館《所有的林布蘭》近 400 件作品一次展出!

展覽包括林布蘭的《夜巡》、《猶太新娘》、《Marten Soolmans 和 Oopjen Coppit 肖像》、一系列自畫像,60 幅素描和 300 多幅版畫。

2019 年 2 月 15 日至 6 月 10 日,荷蘭國立博物館舉行《所有的林布蘭》(All the Rembrandts)展覽,這是 2019 年林布蘭逝世 350 周年的紀念活動之一。國立博物館首次展出了館藏的全部林布蘭作品,包括 22 幅油畫、60 幅素描和 300 多幅版畫。

荷蘭國立博物館擁有世界上最全面的林布蘭收藏,從他少見的靜物畫和山水畫,到早期自畫像 Self-Portrait as a Young Man 和晚期自畫像《扮成使徒保羅的自畫像》(Self-Portrait as the Apostle Paul),到他最著名的肖像畫《夜巡》和《猶太新娘》,館藏陳列包含了林布蘭所有時期和風格的畫作。展覽將展示林布蘭一生的創作圖景,其中 17 世紀的版畫很少公開展出。

林布蘭《扮成使徒保羅的自畫像》。Rembrandt van Rijn, Self-Portrait as the Apostle Paul, 1661. De Bruijn-van der Leeuw Bequest, Muri, Switzerland
圖片提供/Rijks Museum
林布蘭自畫像。Rembrandt van Rijn, Self-portrait, c. 1628. Purchased with the support of the Vereniging Rembrandt, the Stichting tot Bevordering van de Belangen van het Rijksmuseum and the ministerie van CRM
圖片提供/Rijks Museum
林布蘭自畫像。Rembrandt van Rijnb, Self-portrait with Tousled Hair, c. 1628 – c.1629. De Bruijn-van der Leeuw Bequest, Muri, Switzerland
圖片提供/Rijks Museum
林布蘭風景畫。Rembrandt van Rijn, Landscape with a Stone Bridge, c. 1638. Purchased with the support of the Vereniging Rembrandt and A. Bredius, Amsterdam
圖片提供/Rijks Museum

 
林布蘭於 1606 年出生在荷蘭萊頓,14 歲從萊頓大學哲學專業輟學。1621 年,林布蘭決定全身心投入於繪畫並在一個當地的畫室中做學徒。1631 年前往阿姆斯特丹,30 年代就成為阿姆斯特丹的主要肖像畫家。

林布蘭所處的時代正是荷蘭的黃金時代,荷蘭在商業、科學和藝術領域都居於領導地位。這也是荷蘭繪畫的黃金時代,幾乎涵蓋了所有的繪畫類別,從風景到花鳥、從人物到靜物無一不有。畫家們可以大膽地摒棄過去千百年來禁錮個人和藝術的宗教,把人的現實生活作為自己藝術創作的主題。

林布蘭致力於創作肖像畫,從《夜巡》的群像畫到為自己和周圍人所作的個人肖像畫,他將自身的經驗和觀察帶入作品,並精進了明暗對照法,著重捕捉光線和陰影。

林布蘭《布商公會的理事》。Rembrandt van Rijn, The Wardens of the Amsterdam Drapers’ Guild, Known as ‘The Syndics’, 1662. On loan from the City of Amsterdam
圖片提供/Rijks Museum
林布蘭《猶太新娘》。Rembrandt van Rijn, Isaac and Rebecca, Known as ‘The Jewish Bride, c. 1665 – c. 1669. On loan from the City of Amsterdam (A. van der Hoop Bequest)
圖片提供/Rijks Museum
林布蘭《夜巡》。Rembrandt van Rijn, Militia Company of District II under the Command of Captain Frans Banninck Cocq, Known as the ‘Night Watch’, 1642. On loan from the City of Amsterdam.
圖片提供/Rijks Museum

 
林布蘭最為人熟知的《夜巡》也在展覽之列,在這幅 1642 年受班寧·科克上尉及其下屬委託的巨幅群像畫中,林布蘭一改以往肖像畫中人物按照尊卑順序排列的原則,另辟蹊徑作出舞台化的效果。

但結果是委託人不滿自己被畫得不清楚,而林布蘭「拒絕透過迎合愚蠢落後的大眾口味而出賣自己的藝術」,這也導致了其後半生的窮困。《夜巡》本身描述的並非夜間場景,畫作的名稱來源於褪色後的部分誤讀。在展覽結束之後,《夜巡》將於 7 月開始在一個 7 米見方的玻璃房間內進行修復,並向全世界直播。

這次展覽也有許多林布蘭較私人領域且少為人知的素描。Rembrandt van Rijn, Jupiter and Antiope, 1659. Rijksmuseum
圖片提供/Rijks Museum
Rembrandt van Rijn, The Three Trees, 1643. Rijksmuseum
圖片提供/Rijks Museum
Rembrandt van Rijn, Saskia Sitting by a Window, c. 1638. Gift of C. Hofstede de Groot, The Hague
圖片提供/Rijks Museum
Rembrandt van Rijn, Nude Woman Resting on a Cushion, c. 1658. Purchased with the support of the Vereniging Rembrandt
圖片提供/Rijks Museum

 
除此以外,展覽還有 2015 年荷蘭和法國分別以 8000 萬歐元的價格買下的,繪於 1634 年的Marten Soolmans 和 Oopjen Coppit 的婚禮全身肖像畫。這幅畫由國立博物館和盧浮宮共有,展覽上兩幅單人肖像將並置展出。

圖片提供/Rijks Museum

 
展覽透過不同主題探索林布蘭生活和作品的不同方面。

第一部分介紹了他作為一個年輕藝術家,在職業生涯中的里程碑作品。

第二部分著重於林布蘭的生活環境和他生活周圍的人。在林布蘭年輕時,他透過畫自己的母親、家人和熟人的肖像來磨練自己的繪畫技巧。同時,他也被自己周圍更廣闊的世界所吸引,畫下了乞丐、街頭藝人、流浪漢和演員等的許多肖像。

最後一部分著重於「善於說故事」的林布蘭,這一部分包括受《舊約》啟發所畫的《猶太新娘》以及《扮成使徒保羅的自畫像》(Self-Portrait as the Apostle Paul,1661 年)。林布蘭早期的畫風精細細膩,而晚期使用了一種比較粗糙的實驗技巧,巧妙地運用色彩和光的效果,進一步加強了畫面的敘事性。

圖片提供/Rijks Museum
圖片提供/Rijks Museum

 
林布蘭於 1669 年去世,葬於阿姆斯特丹的西教堂(Westerkerk)。今年是他逝世 350 周年,荷蘭也將 2019 年定為「林布蘭年」。除此以外,還有一系列正在和即將展出的林布蘭相關展覽。

2 月 1 日至 5 月 19 日,在林布蘭故居博物館( The Rembrandt House Museum )舉行 Rembrandt’s Social Network——Family, Friends and Acquaintances,展覽著眼於林布蘭身邊的一些關鍵人物,以及他們在林布蘭生活和工作中所扮演的角色。

城市檔案館主辦的 The Private World of Rembrandt 於 2018 年 12 月 7 日至 2019 年 4 月 7 日進行,展覽利用 AR 技術重現林布蘭在阿姆斯特丹生活的 38 年間留下的信件、文件和藝術品。

而位於萊頓的布料廳市立博物館將於 2019 年 11 月 3 日至 2020 年 2 月 9 日將展出 Young Rembrandt 1624-1634 展覽,這將是第一次專門展出林布蘭早期作品的大型展覽。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好奇心日報》,原文請點此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5
Apr / 2019

順其自然生活之道

在快速的世界裡,找到最自在的生活步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