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淡季也客滿!一個外地青年,如何翻轉富士山腳空屋小鎮的命運?

富士山,是這裡的守護者。在山梨縣的「富士吉田市」這裡,無時無刻都可以感受到山的雄偉、壯麗、隱晦、與多變,無論身在何處,抬起頭總是能感受到山就近在眼前。一開始,總覺得像是置身在巨型富士山的布幕裡,山勢太近又太清晰,但當視覺習慣了這樣的山影之後,每當瞥見山丘就在不遠處,隨之浮現的是滿足的安心。

自富士山流淌至小鎮的水,曾經造就了風光一時的紡織產業。乾淨、無雜質的水,是染織時重要的資源,這裡生產的「甲斐絹」高級綢緞,曾是叫好叫座的地方特產。大家都說,2、30多年前,這裡是個處處都聽得到紡織機「喀嚇—喀嚇—」的小鎮。

圖片提供/上下游

 

繁榮已去,富士山山腳的空屋小鎮

不過,由於二次大戰後市場需求改變以及國際競爭激化等因素,造成生產量驟降,現在來到富士吉田市,已經無法輕易聽到紡織機運轉的聲響了,只留下足以證明曾經繁榮一時的蛛絲馬跡:街區裡僅存幾家的小酒館說明著「新世界通」附近曾經熱鬧喧騰的娛樂街區、大量大量的空屋則是證明著這裡曾經住著紡織產業的人們。

根據日本政府的統計,富士吉田市所在的山梨縣,近幾年在日本都道府縣的空屋率調查中排名第一名,數值高達22%,也就是5戶當中就有1戶以上是空屋。而富士吉田市則是縣內排名10名左右,空屋率數值約17%,走近小鎮裡的小巷裡,不時能看到已無人跡、逐漸老朽中的老舊空屋。

 

來自一個外地年輕人的空屋改造計畫

看到了這麼多空屋,首先起身提出改變計劃的,是一位來自外地千葉縣、慶應大學畢業的年輕人——赤松智志。

赤松智志
圖片提供/上下游

 
若要說起這個青年和這個小鎮的故事,就要追溯到2007年,慶應大學和富士吉田市締結了地域活化的計劃,大學開始投入地方的調查與各種提案。而當時還在慶應就學的赤松先生,便參加了小鎮的調查與研究,與富士吉田市結下了緣分的起始,大學第四年時,赤松毅然決然休學一年,到日本社區設計大師山崎亮先生的伊賀事務所進行實習,實習計劃結束之後,在2013年以第一期「地域振興協力隊」[註1]之角色移住到富士吉田市,開啟了3年任期的地方振興之旅。

任期的初始,赤松推動了「不要空著(アキナイ)」計劃,改裝了10棟左右的空屋、橋接屋主與房客;2014年,小街區的改裝空間「ハモニカ横丁」啟動,號招了地方內外的人,動手改造了6幢老屋。

轉眼間,地域振興協力隊的3年任期在一幢又一幢的老屋改造間即將結束,但「還想要再多住一會兒,但要做些什麼好呢」的想法出現後,「開一間guest house」的想法開始在赤松心中萌芽。

圖片提供/上下游

 

SARUYA的誕生

當一個人拋出想法之後,就會吸引到可以一起做夢的人。而赤松吸引到的,是2014年移住到小鎮的平面設計師八木毅先生。

八木毅
圖片提供/上下游

 
靜岡縣出身,畢業於法國美術大學、曾在東京設計事務所工作的八木毅,由於和市役所的地域活化計畫合作,因此在2014年移住至地方。八木先生當時也是合作契約即將到期,對於自身設計師的身份能對地方的土地與文化能有什麼發揮,還存著想要繼續探索的好奇。因此一聽到赤松的guest house計劃,便覺得想要一起嘗試看看。

有著互補個性與背景的兩人,共通的關鍵字是「風景」。美術與設計背景的八木擅長於「空間」風景的營造,因此建築的內裝外裝設計,甚至連傢俱設計,基本上由八木先生主掌;赤松則是善於創造「人」的風景,像是把大學的後輩吸引來鄰近的咖啡店工作等,製造各種把鎮上鎮外的人捲入與攪和的機會。

2015年7月,hostel&salon SARUYA(ホステルアンドサロンサルヤ)誕生。原本,在河口湖這個日本明星名勝旁,旅人們多半在河口湖湖畔周圍留宿,富士吉田市是個少有旅客駐足留宿的地方,但SARUYA完工後,則是開始出現了絡繹的旅人前來,地方的人說「連富士山因下雪而封山的冬季淡季,那裡也幾乎都是滿室」。

圖片提供/上下游
圖片提供/上下游
圖片提供/上下游

 

從SARUYA而延伸的連綿計畫

當然,這兩個人的計劃並沒有在SARUYA完工之後就停止,本館落成開幕之後,又在後院走路半分鐘的地方著手改建兩幢老房子成為別館;而走路一分鐘的地方,則是設立了一個藝術駐村空間,讓滯留的國際藝術家能夠為小鎮進行創作;駐村空間空間的對面,則是改造中的公園計畫。

老屋改建的駐村空間
圖片提供/上下游

 
「(小鎮)這裡沒有太多可以坐下來的地方」,因此借用了鄰近寺院的地,向當地的「富士吉田大家的存錢筒財團(富士吉田みなの貯金箱財団)」[註2]申請經費,八木先生則是以志工性質改造起這個公園,「這樣之後的旅客就多了一個可以稍做休息、野餐的地方了」,拿著相機的八木先生邊紀錄花草邊這麼說著。

八木毅以及公園計畫預定地
圖片提供/上下游

 
還有還有,與本館相鄰的一幢老屋,現在也正在整修中,預計要改建為一個多功能的「free space」空間,到時候可能有各種工作坊、講座、音樂活動在那裡發生。

SARUYA誕生兩年多,赤松就轉而回到市役所的「富士吉田定居促進中心(ふじよしだ定住促進センター)」工作,除了大力推動移居到富士吉田市的各種計畫之外,2016年開始,也受市役所委託,每年和返鄉青年土屋誠與移住夥伴藤枝大裕共同推動「紡織町節(ハタオリマチフェスティバル)」,推動產業與觀光的振興,希望為低迷的紡織地方產業帶來新的元氣。

赤松從SARUYA畢業、轉戰定居中心之後,現在SARUYA的一切就交由八木一人負責,雖然如此,兩人以及地方上的有志之士,每3個月都會開一次會共同討論有關地方上的大小事,換句話說,希望富士吉田市能越來越有活力的目標,不管是在鎮上的哪個位置,大家的心都是一致的呢。

圖片提供/上下游

[註1] 地域振興協力隊:為了改善非都市地區人口減少、高齡化、年輕勞動力不足的過疏化現象,日本總務省自2009年訂定了「地域振興協力隊推進要鋼」(地域おこし協力隊推進要綱),只要是符合「過疏地區」定義標準的都道府縣、市町村,都可以申請招募「地域振興協力隊」。「地域振興協力隊」制度,即總務省推動之地方自治體聘雇人員制度,宗旨為創造首都移往地方的人口流動,目的是希望都市年輕人口進駐鄉間進行為期一至三年的工作,以地域振興協力隊的角色協助各個地方進行各種地方振興的工作。

而地域振興協力隊員的福利則有薪資補助及創業補助:每年最高四百萬日圓的收入(包含200-250萬的年薪,以及最高200萬的活動差旅費、研修、耗材等補助),再加上最長三年期滿後,若在當地持續居住且創業,則再追加一百萬日圓的創業基金。

[註2] 富士吉田大家的存錢筒財團(富士吉田みなの貯金箱財団):由慶應大學團隊提案,2013年由富士吉田市設立之組織,主要工作為接收市民或法人之捐款,用於投資地域振興事業。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上下游》,原文請點此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1
Oct / 2019

我們心中的愛歌:獻給華語音樂的情書

勢必有那麼一首歌,讓你哭,讓你笑,撩撥你內在的纖細心思。這期透過形塑華語音樂的不同專業與面向,進一步理解每首作品背後的設計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