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訪故宮的 6 大理由!近距離賞析故宮三寶、走進體感互動《早春圖》

2020/05/21 | | 梁浩軒

疫情的隔離,不會改變文化的距離。因為疫情,因為群聚,觀光客不來了,故宮觀展的人潮少了,而這卻是造訪故宮的最好時機!

你有多久沒有去故宮了?我是問我自己。

上次去故宮應該是兩年前了吧。

那時故宮正在展出《千年一問——鄭問故宮大展》,有幸受邀親臨現場,親眼看見鄭問老師的作品,去體會水墨與壓克力畫風裡的溫柔細膩與豪放不拘。(喔,對了!此時此刻《千年一問》鄭問紀錄片,正上映中。)

因為疫情,因為群聚,觀光客不來了,故宮觀展的人潮少了。

咦?那不就是我們去故宮的好時機嗎?

我說:「明天就去故宮!」

開會到一半馬上吆喝同事們,明天校外參觀,我們去故宮看展同步田調。

於是,出發了。

故宮的歷史典故或者館藏珍寶⋯⋯等,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我也非博物館相關學術背景,說不出什麼故宮背後一堆的大歷史故事。

而關於故宮,有支廣告也造成不少話題,推薦給各位:https://reurl.cc/pdKgEb

因為疫情,要去故宮。我才知道原來很多年輕人沒去過故宮,甚至許多人上次去故宮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多數人來故宮的經驗,是去故宮文獻大樓參觀特展,而真正走入第一展覽區的應該少之又少。我也是其中一位。

一大早,同事們集合出發,車子一路可以開到西側停車場。10 年前曾經在故宮辦展《大英博物館珍藏展:古希臘人體之美》,回想當時候的盛況,每次停車場都客滿,車要停到山下然後再徒步上山。

如今站在故宮冷清的大門前,少了舉旗的領隊,也少了人潮。

因為疫情,讓我們有了來故宮的好時機,也找到幾個好理由:

理由一:安全有距離,文化沒有距離

圖片提供/梁浩軒

因應疫情,故宮嚴格實施社交距離規範,要入場體溫得在 37.5 以下,故宮內到處是舉著提醒告示牌的工作人員,貼心的提醒著觀展者,保持 1.5 公尺的社交距離。

理由二:觀光客多你嫌,現在人少還不來嗎?

圖片提供/梁浩軒

10 分鐘,偌大的展廳,等了 10 分鐘才有一位媽媽推嬰兒車走過去,如果這社交距離還不夠安全,那什麼才安全?其實看展的舒適距離也差不多是 1.5 公尺,可以像現在一樣「 被保持距離 」的觀展體驗機會實在很稀少。

理由三:近距離賞析:故宮三寶

圖片提供/梁浩軒

「故宮三寶」你知道嗎?「肉形石」、「翠玉白菜」與「毛公鼎」。如果要看「翠玉白菜」暫時先得到故宮南院了,但近距離的看「肉形石」不是問題。

藝評家邱建一老師在《知道了!故宮:國寶,原來如此》一書中,曾提到一個冷知識,過去皇帝的大日子總會收到各式禮物,而「肉形石」是內蒙古贈與的瑪瑙,傳到了康熙皇帝手上後,和多數禮品命運一樣,「肉形石」成了康熙皇帝的「禮物」,進入紫禁城的內府深處。

理由四:世界上最知名的博物館之一

圖片提供/梁浩軒

原本以為這是常識,後來才發現很多人不知道故宮在博物館界的重要性。故宮可是與英國大英博物館、法國羅浮宮、美國大都會博物館、北京故宮齊名,成為世界知名博物館之一,在 2014 年甚至名列觀光人次前十名,至今也仍維持在世界前 20 名。

理由五:友善博物館

圖片提供/梁浩軒

故宮從 2017 年起就推出了「視障觀眾多元友善服務」,包含「口述影像語音導覽」、「國寶總動員動畫片口述影像版」、「觸覺地圖」、「點字參觀手冊」及「觸摸輔具」5 大服務項目,替視障者開啟了一道文化之窗。貼心之處就在「點字參觀手冊」中,展品與展品之間,還特別空了一個空白頁面,讓視障朋友們能知道,要介紹下一個展品了。

理由六:跟的上當代潮流的博物館

圖片提供/梁浩軒
圖片提供/梁浩軒

藉著體感互動技術,讓觀展者走入郭熙的《早春圖》山水畫中,延著曲折山徑,探索畫中的古人、樓閣、山澗以及盤旋的飛鳥。

去年底重新開放的多媒體室,現在不需要排隊,是個值得來一探究竟的好機會——無論是被海洋包圍的《海錯圖》展室或是藉著體感互動技術走入畫中的裝置,都可以看出故宮跟上科技潮流的野心。

除了數位展覽外,故宮在近年也 Open Data 開放 7 萬筆高解析度文物圖像以及資料下載

大家去故宮大多衝著知名展品,但有許多展品細節跟趣味需要各位仔細去探險,這種時機,沒有人擠人,展品可以慢慢看,或許可以找到屬於你自己的故宮瑰寶。

Barbara Ehrenreich 所著作的《 嘉年華的誕生 》一書中寫道:「集體狂歡是一種普世皆然的能力,也就是人們在展現所謂的『 共同體 』概念,簡單來說,寄售在一個社群中,群眾自然而然產生的愛與團結。」

如果我們還喜歡「 社交 」這種儀式,至少我們能讓疫情夾在愛裡面——不信的話問問自己,這幾個月是不是跟家人、朋友關係更好了?

文化亦然。

實際走訪故宮,你說有必要嗎?疫情期間,眾說紛紜討論關於實體體驗會消失嗎?展覽會消失嗎?演唱會會消失嗎?舞台劇、戲劇會消失嗎?

故宮對於許多人或者喜歡看特展的觀眾而言,相對陌生。陌生的地方就在它給人的印象高高在上,無論是地理位置、歷史典故,都讓人有種距離感。多數年輕人喜歡去美術館、當代館、畫廊、文創園區看展,但確都忽略了就在台北的後山有一個那麼重要的博物館,裡頭的館藏,是足以吸引全世界旅客爭相造訪的稀世之珍。

你有多久沒有去故宮了? 我是問你。

下次我們一起去故宮,在+0的日子裡。

後記:私人尋寶愛好推薦,回來後也找了些資料,一起和大家分享。

北宋 西元960–1127 定窯 白瓷嬰兒枕
圖片提供/梁浩軒

關於這個祈求多子多孫的嬰兒枕,有個有趣的傳說,在北宋中期有一對燒瓷夫妻,結婚數十年卻始終無子嗣,當時民間有一個「栓娃娃的習俗」,婦女到娘娘廟燒香求子後,選擇廟中嬰兒形狀的泥偶帶回家就可以懷孕。不料這位妻子還是沒有懷上孩子,丈夫一氣之下把泥娃娃摔碎了,當天晚上妻子夢到了一個活潑的嬰孩,在泥偶碎了之後竄到她的懷裡,醒來後他按照夢中孩子的模樣燒了一個嬰兒枕,日日枕著它睡覺,不久後終於有孕。

清 關聯昌 中國人的一生( 分家產 )
圖片提供/梁浩軒

《中國人的一生》這個作品共 12 幅畫,重點概括了中國人的一生,從出生、哺養、剃胎髮、就學、婚娶、敬師、祭祖、謁官、榮歸 、分家產、祝壽至辭世。

會有這樣的作品出現,是因為 18、19 世紀西方,吹起了一陣東方風潮,大家對於神秘的中國很感興趣,於是出現了一批中國外銷畫師,而《中國人的一生》作者關聯昌就是其一。

這組描繪了中國世態的作品廣受歡迎,對當時的西方人來說,到中國一趟長路漫漫,藉由這些畫作是了解那片遙遠的古老土地最好的方法。經過百年,我們依然藉著相同的媒介,想像過往時空的風景。

明 成化 西元1465–1487 鬥彩雞缸杯
圖片提供/梁浩軒

《鬥彩雞缸杯》身為「 晚明酒器之最 」,並不是在吹牛, 2014 年蘇富比的拍賣市場上,一只杯子出現了 10.6 億台幣的天價,刷新當時中國瓷器的拍賣紀錄。如今世界僅剩寥寥 19 個杯子,除了 4 個在藏家手中外,其餘分別館藏在倫敦大英博物館、倫敦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以及——台北故宮博物院。

民國五十五年 陳列說明牌
圖片提供/梁浩軒

適逢總統就職大典,這張穿越半個世紀的說明卡格外令人駐足,故宮數十年來為書畫、展品、典禮等所製的說明卡片,不僅在材質、尺寸中有所差異,用詞、內容、筆跡在每個時期都有不同樣貌。在這些卡片中,可以看出當時的時空背景以及時間刻畫的痕跡。

站在櫥窗前,想像 50 年前是否也有個人站在同樣的空間看著同樣的訊息,這樣的情境也正是展覽令人著迷之處。

清 西元1644–1911 台灣地圖
圖片提供/梁浩軒

這幅優美的台灣輿圖作者不詳、繪製年份不詳,但這幅地圖的價值極高,上頭記載了一千多處台灣舊地名,包含三百多個原住民部落、四百多個漢人聚落,以及二百多個軍隊駐地、廟宇等行政機構,是台灣古今地名演變的第一手珍貴史料。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請點此

相關標籤:

梁浩軒 Ocean

NCEPTION 啟藝 執行長 / 策展人,專注原創及品牌策展、設計、藝術等,合作對象含括國內外品牌、文創園區、當代藝術博物館、美術館及非營利組織等;同步接軌創作者及商業市場,匯集全球創意能量,開創華人新型態展覽模式。INCEPTION 啟藝 inception-ltd.com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