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育華專欄】那些德國人教我的事

2016/04/26 | | 許育華

【許育華專欄】那些德國人教我的事

還記得跨年時在嶄新行事曆上寫下新年新計畫,帶著信誓旦旦的勇氣和對未來的滿懷期許,然而一如既往,時間總過得比想像中飛快。

在柏林生活,收穫最大的,並不只是日常生活中所得到的居住品質、滋養心靈的博物館、或成就我寫作中設計與創意內容的環境,我總告訴朋友,最讓我一再再打開眼界、驚訝、感受文化差異,並讓我從中思索、反省、成長的,是我的德國朋友們。

58歲的Martina,物理學家、大學教授,另外一個身份是業餘音樂家,每週與自組的樂團練習她的單簧管,每年進行一場正式表演;朋友的母親Nicole也50多歲,醫生、專業慢跑者,跑了30多年,世界哪裡有馬拉松她就往哪去;Claus,律師,從小學就熱衷西洋棋,一直到現在40出頭,參加過幾次國際棋賽都有前幾名的好成績;30歲的Johannes,科學家、醫學背景,同時也是柏林愛樂的大提琴手,兩項專業都一樣傑出;Tino,平面設計師,愛騎腳踏車的程度已經到一週幾百公里的選手級水準,他結婚七年韓國妻子到現在仍對他如此追求極限的毅力感到不可思議……

圖說明

我要談的,不是這些在世俗價值中(特別在亞洲)掛上厲害頭銜的醫師律師,而是他們在自己難以被取代的專業之外,同時擁有高度熱情、長時間持續、並與他們正職表現同樣精彩的第二身分。

歐洲的教育是體育、藝術、興趣與知識一樣重要,日常的運動與音樂都是從小到大生活中的一部分;來自台灣六年級生的我雖從小學習各式各樣的才藝,但中學之後為了考試全部都停止下來。

起初,我難免不由自主地給這些「超人」朋友偶像式光環,想像他們應該不浪費時間一天只睡五六個小時、IQ比我高、生活是俾斯麥式的鐵血自律……但越熟識也越明白,其實這些嚴謹的德國人跟我們一樣,也流連網路購物,談失敗的戀愛,旅行時找便宜的旅館,週末時自己洗衣做菜……

並非妄自菲薄,我知道自己有豐富好奇心與興趣,懂音樂、看電影、瞭解設計,分辨得出好咖啡、好料理,也練習過好長時間的樂器,但反覆思索後才驚醒,這些「技能」都到哪兒去了?甚至,若對自己嚴苛一點,將這些興趣一一攤開衡量,它們可能多落在光譜「休閒」的那一端,離「巨大熱情的鑽研」那一頭還有些距離;我還反省,我做過最多的運動是瑜珈,來自海島國家但只會在泳池裡游泳,對自己身體的訓練幾乎是零。

外國的月亮絕對沒有比較圓。站在這群將興趣及下班時間發揮得淋漓盡致的德國人面前,我總算在年紀老大不小的今天看清楚自己的盲點:生活在熱鬧多彩的台北城市,又處在資訊爆炸的媒體環境,從沒有意識到自己被一個又一個的人事物轉移了注意力,興趣夠廣,但累積的厚度不夠深;我跟他們的差別在於,他們一個一個階段發展著自己喜歡的事物,重視戶外活動,願意挑戰技巧、意志力與體能,以至成為專家,我則享受在comfort zone裡的自在,然而其實只要投入更多一些,更執著一點,變得「更厲害」並不是夢想。

圖說明

我的未來希望不再是讀完幾本書、去哪裡旅行這樣的概念,我期許的是,在挑戰一本艱澀的書本後,能咀嚼消化侃侃而談自己的想法,期許自己,不只是個喜好多元的雜食者,還要變成雜學「家」。學習永遠不晚,如果今天就重拾學過七八年的鋼琴,十年後我也有能力能一邊隨興演奏一邊歌唱吧,而那時,我也不才40多歲而已。

因為網路的發達、專業器材的普遍、人們對美好生活的重新定……比起我這一輩,我注意到年輕的七年級、八年級生,更有朝向雙重專業邁進的潛力與趨勢,他們可以既是翻譯者又是瑜珈教師,可以是廚師又有潛水證照,可以從事網路設計並參加鐵人三項……我想說的是,請好好對待、珍惜、經營、拋光焠鍊這些興趣,經過時間的累積,無論未來你職業欄裡填上甚麼,興趣與運動,都會是陪伴自己一生,能從中得到滿足、快樂、自我肯定的無價資產。

圖片提供=許育華

德國生活美學實踐家:LAMY noto原子筆與風格情調一次擁有!
LAMY noto原子筆+Shopping Design一年 1,200元

許育華

作者、編輯、文字工作者、資深雜誌人,曾任職多本國際中文版雜誌如《Marie Claire》《GQ》,擅長設計與生活,旅行與文化,雜誌與出版等領域。經常旅行,享受買物,雜食興趣,生活在台灣與德國之間。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