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醒熱情的不只是比數!好的球場設計,讓人把球賽看得越來越熱血沸騰!

2016/04/28 | | 詹偉雄

光看一座球場的設計,就可知美國和台灣打的,並不是同一種棒球。

從布希街的旅館,走到大聯盟舊金山巨人隊的主場AT&T Park,並不遠;但為了感受球迷的瘋狂和傻勁,還是選擇先搭地鐵到渡船市場(Embarcadero),再換乘路面電車,沿路噹噹丁丁,搖著鈴順碼頭岸邊前行;橘黑logo上身的老老少少,伸手一攀便上了車,認識的彼此擊掌、擁抱,不認得的也可就今日先發陣容臭屁兩句,當車廂蹣跚駛入球場前的國王街,兩邊路燈柱早已張滿球星們帥氣的運動照,沙丁魚群在此一哄而散,球場內傳來電子琴的音樂,原來,人聲鼎沸到藏也藏不住。

圖說明

光看一座球場的設計,就可知美國和台灣打的,並不是同一種棒球。

我的位子是右外野看台,接近全壘打牆的角落,這一段全壘打牆太有名了,AT&T Park不似一般球場有著深厚的縱深,得以坐上滿坑滿谷觀眾,它只是一道24英尺的紅磚牆,因為身後就是麥考維灣(McCovey Cove)的海面,你得是海鷗才可在此留得住;這牆開了幾個拱門,場外的海灣小道上的路人,有權在此隔著鐵網看三局免費球賽,而以昔日明星強打「麥考維」命名的小灣內,永遠有七、八艘獨木舟梭巡著,為的是搶拾越牆而來的全壘打球。

從這兒往中外野看去,全壘打牆並不是幾何的圓弧,而是卡卡的不規則多邊形,外野手一個判斷失準,球可是會彈到天涯海角那麼遠,2007年大聯盟明星賽,當時還在西雅圖水手隊打球的鈴木一朗,便替美國聯盟跑出一枚兩分場內全壘打。

從我的位子往左看,是客隊後援投手熱身練投的「牛棚」,與觀眾席間僅一道齊腰高的軟墊之隔;事實上,從一壘邊往這延伸而來,都是這路像籬笆一般的軟牆,你只須輕輕一蹬,便入了場。

球賽一開打,你就知觀眾席與球場這麼「親近」,是刻意設計的,因為接二連三的界外球不斷飛來,我身邊的季票球迷(一整季81場球都坐這位子)們準備了各種陳年手套來接它們,依慣例,你接著了,也得分給身邊的小朋友或女士。七局下,來了一段插曲,對手華盛頓國民隊的投手出來熱身,我身旁的一個老球皮不斷用「娘泡」的字眼刺激他,周邊鼓譟者紛紛加入戰局,八局上這大漢受不了,向場邊管理人投訴,結果那帶著耳麥的墨鏡客便一躍翻牆進了我們座位區,呼叫警察來帶走這球迷,且「判罰」他一周不得再進場。

我身後的美麗紅磚牆上,掛著球迷帶來的「K」,主隊投手每三振對手一人,就掛出一張「K」,有正有反,正「K」代表揮棒落空的三振,反「K」則指的是沒出棒看著好球進壘被三振。

圖說明

我的正對面,左外野看台上,有一座斜躺的可口可樂瓶,它的右邊,則是一只巨大的、古典款的四指棒球手套,每當主隊得分,可樂瓶滾起霓虹的燦爛花邊,而手套則會左右搖動,球賽結束後我順著麥考維灣看台走廊走去一窺究竟,才知道可樂瓶內藏著一座溜滑梯,而手套下則是一個迷你孩童棒球場,當人群逐漸散去,舊金山灣的海鳥們便結隊到來,搶食方才球迷們啃剩的零嘴殘屑,而這也才看到,牆外的海濱就是球場專用渡輪碼頭,一隊隊的橘黑粉絲喧鬧地搭上船,再次回到他們的城市生活中。

圖說明

球迷的組成,一定是老老少少,連賽前的開球,也常請小學生開球,美國棒球場是家庭教育的實作田野,爸爸帶著兒子女兒看球,讓刻骨銘心的某些畫面,結晶成一輩子的信仰與記憶。

我們台灣棒球場總是高高地隔絕球賽與觀眾,深怕球兒飛去誤中了人,我們只在乎輸贏,但場裡場外的青春流連、街巷傳奇、吉光片羽,都因冰冷的場館而不復記憶。

設計,不單只解決問題,它其實是一套生活的設想。

相關標籤:

詹偉雄

1961年生於台中縣豐原區,台大圖書館學系、台大新聞研究所畢業。曾參與博客來網路書店與《數位時代》、《Soul》、《Gigs》、《短篇小說》等多本雜誌之創辦;著有《美學的經濟》、《球手之美學》、《風格的技術》等書,目前專職於文化社會學之研究。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