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連俞涵/心中有山就不迷失方向:順應自然,不忘記舒服自在的狀態

2020/09/09 | | 林亞璇

連俞涵的生活經驗一直與山緊密相連,山給她安心的力量。「遇到越難的戲,我就爬一座越難的大山。」作為身份多元的創造者,她有一套在外界與自我間平衡的心法。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2020/ISSUE03「Wild 山形人.野行者」

見面那天連俞涵頂著一顆新髮型,略帶慌張地抱歉:「因為接下來要進劇組,瞬間就把頭髮剪短燙了,和之前設定的拍攝造型不太一樣。」她的執著是兩種極端,下戲後生活是自己的,需要保持一點不受打擾的真空,上戲時她是以戲為尊的服務生,「頭髮是角色的,不是我的。」從劇場到電視劇,《一把青》裡她戴著學生頭的素淨,跟著朱青沾染塵世後濃妝挽起;《妖怪人間》裡俐落地紮了馬尾隨秦嘉薇出任務。走跳江湖的女演員,揣著禮貌的任性、專業的韌性,一步一步走到這裡。

【封面人物】連俞涵_格紋羊毛短洋裝・米色網狀襯衫・珍珠寶石手鍊 by DIOR。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封面人物】連俞涵_格紋羊毛短洋裝・米色網狀襯衫・珍珠寶石手鍊 by DIOR。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演員是特務,要有切換角色的心法

因為喜歡看戲而唸了北藝大戲劇系,大一開學後連俞涵才恍然大悟:「當我變成上台演戲的人,我就看不到整齣戲了!」半誤打誤撞成了演員,本科背景幫她建立起強壯的認知與心態,「太軟弱是無法做演員的,老師會不斷提醒我們上台前做好準備,我們帶著玩心、保留現場發揮的彈性,但從不輕忽表演。」習慣了無法回放的劇場,連俞涵幾乎不看自己演的戲,她笑言「戲子無情」、「來者不拒,去者不追」,她只想在戲假情真的當下全數交付自己。

與角色的交集通常短暫而濃烈,下戲後就永遠滯固在劇中,她將之視為集體創造的新生兒,帶著祝福與珍視,為每一個角色尋找適合的禮物。在新戲《茶金》中連俞涵挑戰飾演1950年代客家庄的紅頂女商人,她選了古物店淘到的金製粉盒、古董手錶當作贈禮,而在上一檔戲《黑喵知情》中,她送給身為寵物溝通師的角色一條戴在手上的貓咪項圈。

【封面人物】連俞涵_疊影和聲長外套 by ISSEY MIYAKE。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封面人物】連俞涵_和聲毛織背心・擬聲配件 by ISSEY MIYAKE。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連俞涵樂於蒐藏,也樂於佈展般將物件歸納整理,香水、飾品、茶包、毛線、信件、植栽⋯⋯,每種收藏都有歸屬的家,讓屬於她的安頓了,她的心才降落;上工時再像出勤的特務,為每日任務穿上裝備與安全感。「一直以來容易丟三落四的,現在要越來越俐落,才能跟得上各種角色的轉換速度。」她這樣寫道。

轉換角色的常態,讓連俞涵將自己視為載體,她需要常常「掃除」以保持淨空。「遇到不知如何著手的角色時,我就做兩件事,一個是去逛美術館。」偌大的藝術宇宙讓她平靜,雜念沈澱後,會在某個角落不經意找到跟角色靠近的切面。「 遇到越難的戲,我就爬一座越難的大山。 」她有幾個固定一起爬山的山友,不久前她負重爬一座高山,身體出現高山症反應,「我邊爬邊在心裡跟山說,請讓我慢慢靠近你、適應你。」那種即使不舒服仍想完成的狀態,對連俞涵而言是壯大意志力與決心的過程,山會告訴她,她可以。

順應自然地關注自我本質

出生在象山山腳下,從小爬山就是連家的週末例行活動,在連俞涵的記憶中,爸爸總是不辭辛勞的上下山接送孩子,坐在摩托車後座藉此兜風的時光,是屬於她和爸爸的浪漫時光。「我喜歡山上的溫度,微風裡帶著濕氣,是人體原始狀態會感到舒適的環境。」她將自身性格比擬為山羌,喜好獨處、帶著近乎羞怯的機靈,僅在人煙稀微的夜間行動;她初入行除了拍戲緊張,喝殺青酒、上節目宣傳、參加金鐘獎都讓她無比焦慮,累積經驗後才逐漸變得自在。連俞涵笑稱城市的家是「宿舍」,自己像在參加熱血訓練營,適應著一段段角色靈魂、拍片作息、人際關係,城市是修煉場,唯有山上是真正的家。「有山的地方,都是回家的入口。」

她初進城生活,不習慣滿城遍佈的冷氣房,也對脫離自然的人為秩序特別敏感。「很多人被單一的框架跟價值觀困住,慾望和強求讓人不快樂,我很隨遇而安,沒有強烈的企圖心。」沒有演到主角、觀眾很少、回饋冷淡都沒太大得失心,心中有山的女演員,清楚城市的生活守則、價值觀、名氣聲量,到了山上,都比不過足夠的食物與水,還有溫暖的睡袋。家人朋友仍不時擔心她在這圈子不夠社會化,擔心她的真實不經意成為冒犯,而她則漸漸看淡那些不夠熱絡、孤僻、奇怪的標籤。「 我只想順應自然,就算需要適應社會,也不忘記自己舒服自在的狀態。

【封面人物】連俞涵_墨流書頁拼接外套・黑色直筒褲 by APUJAN。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封面人物】連俞涵_墨流書頁拼接外套・黑色直筒褲 by APUJAN。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樂於擁有多變的身份與觸角

進劇組的日子像當兵,雖有拋開一切的過癮,連俞涵也有意識地提醒自己不要變得狹隘或單一,她知道演員的專業不僅止於演技,更難是不忘自己。「演戲只是這個工作的一部分,每個人都要經過生活的磨練和累積。」因此下了戲後,她就做任何和表演無關的事、接觸和劇組無關的人。「 我希望自己有多元彈性的身份,面對角色時就能放掉掌控自我的慾望。

在書店工作的經驗,讓她大量而雜食的閱讀,像是與不同邏輯的人進行無聲交流,從經典文學、現代小說、哲學心理、藝術攝影集、詩集到商業管理,以全面開放的旺盛好奇心接受刺激,在字裡行間找到新的興趣。她捏陶、編織、裁縫,迷戀用手創造的原始與溫度;她寫作也拍照,揭露自己也陪伴其他靈魂,詩集《女演員》、散文集《山羌圖書館》已經分別十刷與四刷,第四本攝影集正在路上;她辦過幾檔展覽,邀請大家走進她腦中奇想的具象。她總是安安靜靜地自得其樂,自顧自地活得充實飽滿。

【封面人物】連俞涵_和聲毛織背心・擬聲配件 by ISSEY MIYAKE。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封面人物】連俞涵_和聲毛織背心・擬聲配件 by ISSEY MIYAKE。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她坦言本性疏離,卻從事了一個本質是「連結」的工作,讓孤獨的人有機會透過角色被社會理解,讓被忽略的議題透過戲劇被大眾關注,她自認這是此生的功課。「表演變成職業後,會產生蠻多痛苦的時刻,你要非常認真、非常精準,同時調適到不忘記原來的快樂和初衷。」沒有演員能一開始就輕易入戲與下戲,沒有人能一進入社會就清楚方向而不迷失自己,在找到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後,連俞涵知道自己還能有很多可能。

下山的女演員,眼睛發亮地說,在表演的路上她還沒有過倦怠,她還在期待下一個角色,帶她進入新的領域、開發更多有趣的事情。訪談尾聲穿過幾個隧道,想起她在書裡寫到,總習慣在過隧道的時候閉氣許願,這些年她大概也經歷過很多快喘不過氣的邊緣,她用自己的方式鼓足信念,心中有座山當座標,飛到越來越遠的地方。

【封面人物】連俞涵_格紋羊毛短洋裝・米色網狀襯衫・珍珠寶石手鍊 by DIOR。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封面人物】連俞涵_格紋羊毛短洋裝・米色網狀襯衫・珍珠寶石手鍊 by DIOR。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製作‧造型Stanley Kuo 文字林亞璇 攝影Chen-Po OU-YANG 妝髮_Megan Lee 場地協力文山草堂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2020/ISSUE03「Wild 山形人.野行者」,走進山的國度,找自己的高度⋯⋯,更多內容請點此試閱

相關標籤:

Wild 山形人・野行者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