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王可元/潮起潮落才不平庸:失敗是帶你去下個地方的開始。

2020/06/09 | | 林亞璇

演員需要離人群很近、也要能適度保有自己,這樣的矛盾讓王可元找到建立角色的方式,並維持寫日記的習慣。一路上挫折有時,但對電影的愛、對溫柔的嚮往始終清晰。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2020 / ISSUE02「Drift 夏日漂浪計畫」

灰T-Shirt、黑短褲,踩著白色高筒帆布鞋,拍攝現場王可元一身輕鬆,或許因為海風涼爽,他看起來有種懶懶的自在。「我喜歡無人的海邊,這裡好舒服,感覺很多事又開闊不少。」說話語速平靜卻俐落,他有一種把事情都好好想過、自我辯證完成的坦然無礙,沒想到的、不用想的,就交給直覺與當下。訪談如此,表演如此,人生如此。

【 封面人物】王可元引述《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談表演:「所有好的表演都在淺層,觀眾有自己的生命經驗,做當下真實的東西就好,別讓觀眾失去想像空間。」 _棕綠格紋印花上衣・棕綠格紋印花長褲 By GUCCI。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表演需要觀眾才完整

2019年春天《我們與惡的距離》開播,像一記殘忍又溫柔的直球,點醒社會隱藏的不安、彰顯善惡無可評判;作為牽動全片劇情與角色的起點,由王可元飾演的戲院隨機殺人犯李曉明,在短短幾個幽暗鏡頭裡幾乎不說話,無可救藥的孤獨濃烈到近乎淡然,那種放棄與被放棄,就是王可元準備角色的狀態。

「我將準備角色的過程分成身體、心理、社會三塊,假設我先改變外表,變壯變瘦、頭髮剃短或變長,可能會從外界得到不同的聲音,進而影響我的心理。 社會怎麼感受你、怎麼跟你互動,那個反饋會幫助你進入角色,讓你知道這個角色成不成立。 」內外在相乘累積,在表演時抵達、自然釋放,《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說過一番話,影響王可元的表演很深,「所有好的表演都在淺層,觀眾有自己的生命經驗,做當下真實的東西就好。你如果用太多力氣、把詮釋做得超滿,觀眾就失去想像與帶入自我的空間。」

【封面人物】王可元 _棕綠格紋印花上衣・棕綠格紋印花長褲 By GUCCI。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封面人物】王可元 _棕綠格紋印花上衣・棕綠格紋印花長褲 By GUCCI。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從小在被比較的教育體制中成長,王可元被期望著考研究所、當公務員,而成為了演員,他能是任何人;他可以是《情色小說》裡才華洋溢、因身體殘缺而渴望愛欲照亮的作家王振宇,也可以是《癡情馬殺雞》裡對欲望掌控游刃有餘的按摩店紅牌Kevin,他帶著角色的故事,尋找每一次破框的自由。

【封面人物】王可元 _黑色挖背混紡線衫・黑色絲棉混紡層次背心・沙色亮面羊皮休閒短褲 By BOTTEGA VENETA。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把最好的自己留在一生一次的交會

前陣子剛結束一部短片拍攝,王可元說起享受的工作狀態,笑容裡有很深的幸福,「那部片有很多很近的鏡頭,每一cut結束後會有一個五分鐘的說實話時間,我們可以完全坦誠說覺得剛剛怎麼樣。」那種建立在每人都感到舒適自在之上的真實,是王可元嚮往、也依賴的溫柔。「 身在一種過度社會化的結構裡,我們有時候需要過度溫柔、過度包裝,反而不太能誠實面對自己的感受。 」表演作為一種集體行為,有時大量對話,有時不必說話,一起從無到有的建構與沈浸,劇組的深刻連結,讓王可元比起抽離角色,更難面對與工作夥伴分離的焦慮。「每個組合都是一生一次,最好的時光無法再有,但那種痛苦讓我更想要把握當下。」不去預想痛苦,只感受當下。不要想,王可元告訴自己。

痛苦、糾結、快樂、滿足,只要有感覺,王可元就寫日記。自言人生多是低潮,從小到大反覆破碎修補從未完整,他用悲觀中帶著樂觀的眼光看待失敗,「 失敗是帶你去下個地方的開始,如果沒有經歷過大概會變得很平庸吧 ,失敗告訴你這個方式行不通,逼自己有新的產出與改變,讓我們變成更靈活的人。」所以他寫日記,把文字留在原地,就可以繼續往前走了。

【封面人物】王可元 _輕薄蒼藍色西裝外套・黑色長版襯衫・輕薄蒼藍色前口袋短褲 By BOTTEGA VENETA。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封面人物】王可元 in 輕薄蒼藍色西裝外套・黑色長版襯衫・輕薄蒼藍色前口袋短褲 By BOTTEGA VENETA。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擁有與世界也與自己相處的平衡

長期進出不同角色,在螢光幕前被放大檢視比較,會不會害怕失去自己?王可元談起前陣子看到演員芮妮.齊薇格的專訪,她選擇在事業當紅之際息影消失長達6年,在創造更多成功角色前先找回自己。「玫瑰無法盛開一整年,除非它是塑膠做的。」朋友莎瑪.海耶克的這句話,讓看似站在顛峰卻感覺疲憊的芮妮.齊薇格,意識到不用一直努力完美,更要正視自己真實的身心狀態,這給了王可元很大的鼓舞。「人是有週期的,演員的狀態會因為每部戲不斷改變,我沒辦法一直都是大家期待的樣貌,但喜歡我的人應該是喜歡『我這個人』,而不是我外面的樣子。」成為角色的時候,誠實面對故事,成為王可元的時候,就尊重自己的心。

【封面人物】王可元 _橙紅色編織設計毛衣・沙色亮面羊皮休閒短褲 By BOTTEGA VENETA。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與人接觸是戲劇本質,王可元喜歡與人相處,但對他來說更必要的是獨處,交際免不了消耗,待在自己的世界裡能好好充電。工作完回到家,窩進沙發放空幾分鐘,吃喜歡的食物告訴身體今天辛苦了;外地拍戲回不了家時,例行運動能讓他維持自在的獨處模式。工作時全心努力,不工作時王可元幾乎放掉一切;他可以帶上手機、行動電源就出門,喜歡不排行程、說走就走的旅行,問他現在最想去哪裡?「好想去首爾找我的朋友們聊天喝燒酒。」獨處能力強大的王可元,或許是因為擁有一種牽掛與被牽掛的安全感。

【封面人物】王可元 _深棕色單寧夾克・淺藍棉質襯衫・深棕單寧長褲 BY GUCCI。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封面人物】王可元 _深棕色單寧夾克・淺藍棉質襯衫・深棕單寧長褲 BY GUCCI。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因為好喜歡電影

大概被問了一百萬次的「為什麼喜歡電影?」,王可元還是一字一句認真唸出來:「因為電影很迷人,拍電影的人很迷人, 每個畫面都是我們一起讓它真實發生的,那個真實可能是某個人的人生 ,電影的再現是百分之百誠實的。」留在他心底的電影,幾乎沒有推向高潮的明確結局,而是無法二分的餘味悠長,或者不記得後來如何,但深刻著迷於某一分一秒的眼神或畫面。他喜歡《百元之戀》裡的安藤櫻,喜歡《燃燒烈愛》裡的劉亞仁,喜歡從來不完美的電影與人生,電影是信仰,如果能身在其中成就,就是最大的幸福。

【封面人物】王可元 in 深棕色單寧夾克・深棕單寧長褲 BY GUCCI。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像小學生寫〈我的志願〉作文那樣,王可元也用力寫下了:「我好想好想成為一部長片的主角。」如果表演是一種說話的方式,如果溫柔是一種願意理解與坦誠的能力,如果戲劇與電影是竭盡演繹一種貼近生命本質的狀態,那就是王可元一直在努力的,透過表演,透過為誰的人生說話,讓世界知道我們都可以更溫柔善良一些。

【封面人物】王可元 _深棕色單寧夾克・淺藍棉質襯衫・深棕單寧長褲・黑色高跟涼鞋 BY GUCCI。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封面人物】王可元 _深棕色單寧夾克・淺藍棉質襯衫・深棕單寧長褲 ・黑色高跟涼鞋 BY GUCCI。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封面人物】王可元 _深棕色單寧夾克・淺藍棉質襯衫・深棕單寧長褲 BY GUCCI。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封面人物】王可元 _深棕色單寧夾克・淺藍棉質襯衫・深棕單寧長褲 BY GUCCI。
攝影/Chen-Po OU-YANG © Shopping Design

製作‧造型 _ Stanley Kuo  文字 _ 林亞璇 攝影 _ Chen-Po OU-YANG  妝髮 _ Soven 麵  場地協力 _ Brighthouseノ光之旅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2020/ISSUE02「Drift 夏日漂浪計畫」,走遍大小島嶼,採集海與人的故事、與海共生的風格生活,重新定義我們與海的距離⋯⋯更多內容請點此試閱

相關標籤:

Drift 夏日漂浪計畫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