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時差紀錄展,設計師方序中:太急著進步的人反而什麼都沒有

2016/09/15 | | 楊偉成

小花.時差紀錄展,設計師方序中:太急著進步的人反而什麼都沒有

方序中的口頭禪向來是,把設計做得漂亮不難,做出對的設計才是設計師的最大挑戰。但「對」這個字指涉了太多意義:平衡、恰當、具備價值、呼應時代甚至彰顯道德與正義……從去年開始發展的小花計畫是值得一提的案例。因為屏東東港新村面臨拆遷命運,方序中與一群夥伴起身而為,用溫柔漸進的攝影展喚醒大眾對於保存議題的重視;今年小花計畫持續發展,透過更綿密的策展思維,傳遞時差之美,期盼勾起觀者想家的心情,進而有所行動。

圖說明

方序中 Joe平面設計師,現為究方社創意總監、Sense30視覺總監、熱血FEVER品牌負責人,並擔任第51屆金鐘獎視覺總監。2013至2016年連續四屆入圍金曲獎專輯包裝設計獎,曾獲2014年金點設計獎。

SD:為什麼會想要以「時差」作為今年的主題?

Joe:對我來說,時差是一個浪漫的詞彙,不是那種從異國回來需要調整作息的形容詞。我與年邁的外婆吃飯時,她總是默不作聲,然後忽然冒出一句叫孩子們進來吃飯,但孩子都長大了,根本沒有人在外面。老人家沉默的時候,心神往往回去了他最想回去的時候,也就是美麗的時差中。Woody Allen的電影《午夜巴黎》裡,每個人心中的黃金年代(Golden Age)都是已發生的過去。我很想講一個關於時間的故事,讓每個人和他最懷念的時光更接近一點。

圖說明

展場內的攝影作品全以大型宣紙吊掛呈現,施工難度頗高,你得穿梭其中才能領會每一段故事。

SD:今年展覽有哪些特別之處?

Joe:格式設計展策的王耀邦(格子)、啟藝文創的梁浩軒(Ocean)以及他們的同事都非常幫忙,前者協助空間設計聚焦成形,將攝影作品以頗難處理的大型宣紙吊掛,你不走進其中是看不到全貌的,和家的概念很像不是嗎?Ocean則負責導入VR技術,讓觀者能用更多的方式發現土地之美。我不擔心這些新科技會模糊想說的事,因為我們的目的就是保留這些東西,因此用任何一種方式紀錄都是好的。

圖說明

由左至右依序為負責空間設計的王耀邦、靈魂人物攝影師蘇益良、策展人方序中以及協助導入VR技術的梁浩軒。

圖說明

展場內有一區是名人的回憶物件展示,圖為五月天瑪莎的高中准考證。

SD:針對這樣的土地保存議題,這樣相對安靜地發聲會不會擔心成效不彰?

Joe:我們去年以攝影展和大眾溝通,今年則導入更多新技術記錄台灣即將消逝的地方,雖然看起來不張牙舞爪,但坦白說,我覺得溫柔也是一種武器。我們看過太多例子,你想要接收快速卻敷衍的回答、還是一直持續做累積更多資本後,讓最想溝通的對象認真詢問你需要什麼。

SD:籌備過程中有哪些難忘的事?

Joe:展場內有一區是播放小花好朋友特地錄製的影片,內容是如果將回憶擬人化,你會最想對哪個人、某件事、那個地方說些什麼?包含五月天瑪莎、劉若英、陳建騏等十餘位好友都現身回答。設計師聶永真和小子的影片是在同一天錄製的,他們都選擇和父親對話,坦白說,那天我的情緒真的快要潰堤,必須離開拍攝現場才能平復。很謝謝他們的真心與勇敢。

圖說明

圖說明

因應此次展覽,方序中也邀請好友、叁拾選物的Issa籌畫小花時差物件展,挑選與時間有關的台灣設計商品,包含22 Design的水泥手錶、物外設計的黃銅筆、品墨設計的晒日子筆記本等等,聶永真也為展覽特別設計了有濃厚懷舊氣息的啤酒杯組。上述商品在台北展場對面的好丘信義店中販售。

SD:小花對社會希望造成什麼影響?

Joe:台灣的土地保存政策實在有許多應該檢討的部分,拆除的速度比重建快上太多,還動不動就會出現莫名其妙的古蹟自燃新聞。城市的發展一定要犧牲老屋嗎?一定要增設那麼多停車場車子才夠停嗎?為什麼一定要選擇用減法做事?不懂得珍惜是沒有資格談進步的,太急著進步的人反而什麼都沒有。我當然希望造成影響,希望透過一次次的耕耘,讓更多人發現這些地方的可愛,並且反覆強調我們是有選擇權的。

2016小花・時差 紀錄展
台北場
時間:即日起~9/18(日)
地點:信義公民會館B館 眷村文物館(台北市松勤街52號)

台中場
時間:9/30(五)~10/31(一)
地點:台中放送局(台中市北區電台街1號)
www.facebook.com/doorsandmemorie

攝影=陳凱勛
相關標籤:

楊偉成

台北人,大學主修中文,工作和生活上都是標準的天秤座性格。熱愛電影與旅行,閒暇時會手抄喜歡的華語歌詞。曾任《Shopping Design》雜誌編輯。

FB:https://www.facebook.com/shoppingdesign/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