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橋彰的曼谷設計觀察:設計是為了提升爽度而畫,直白而不粗魯、優雅而不造作

天然。
與自然不同,風水解碼成力熱聲光電,
城市裡的人為有機,人與空間平衡的本草綱目。
爛漫。
與浪漫不同,幻想落實為食衣住行樂,
城市裡的率真信仰,人與空間互動的霍格華茲。


天然

每一條線都為了提升爽度而畫


圖說明


讓我從一張照片破題,這就是泰國人享受生活的樣子。

先不從設計師做的設計談設計,而是從一個民族與生俱來的體質來感覺設計。


我在曼谷的一所大學教書,綠意扶疏的美麗校園就是我的工作場所,每天中午花35銖在學生食堂吃午餐,吃完是午休時間就不著急回辦公室,可以帶杯涼涼的飲料,找個喜歡的角落窩著,或許是高腳屋下的長椅,操場旁的看台,或是可以席地靠坐的大涼亭。


泰國人不那麼依賴空調,這也不是說室內都不裝冷氣,而是他們非常習慣待在室外,只要不直接曬到太陽,處處都找得到能坐下來打發時間或準備功課的地方。每每拍下這些學生在樹下溫書的照片放上臉書,台灣朋友會說「沒有蚊子嗎?」「不熱嗎?」「在樹下打電腦是自以為在拍偶像劇喔?」這下才提醒了我,在台灣室內室外是壁壘分明,就算咖啡店設了戶外座位,通常也只是吸菸區,平常若非室內客滿就乏人問津。台灣人似乎沒辦法在「沒事」的狀態下舒服地待在室外,對環境其實是陌生的、隔絕的。


圖說明


相反的,泰國人非常喜歡待在室外,不只餐廳、咖啡廳的戶外座位大受歡迎,連商場百貨也多設計成開放式空間,人能在建築裡外穿梭,過道、空橋、斜坡、挑空、天井,吹得到自然風、有明亮光線、喜歡大量的綠色植物。對泰國人來說風景是環境而不是影像,若只是玻璃窗外的景色無法滿足,要能置身其中與之同在才算是真的享受。


「如果你記得小時候躺在棚子裡涼涼的地板上很舒服,長大自然知道設計該怎麼做。」


無關有錢沒錢,泰國人從小這麼愜意地生活,自有擅於享受的天分。「擅於享受」的確是一種天分,也是一種堅持,擅長使用各種方法與環境相處。(你說誰不愛享受,台灣人當然也想要爽爽的享受,但是台灣人容易妥協,為了錢為了佔有,常常整個城市一下子就妥協得面目全非。)設計之於泰國人是一種讓生活更舒服的方法,設計是自在的、有趣的、生活的、沒有界線的,並非充滿原則或潔癖的學說流派。在泰國,設計是我要坐在河邊喝咖啡,設計是我要逛街的時候也有海風吹,設計是我要在森林的樹屋裡起床。


不僅自然環境能被設計緊緊附著,有了主菜還要有附餐,活動的安排也馬虎不得,這下不只舒服,爽度得更提升才行了;設計是坐船也要有腳底按摩,設計是逛夜市要有現場樂團演奏最好還有DJ,設計是咖啡店和PUB充滿城市和鄉村的每個角落。總之設計就是讓生活更舒服更享受,設計裡的每一條線都為了提升爽度而畫,直白而不粗魯,優雅而不造作。(你光看吊床在泰國的暢銷程度就懂我所言不假。)



Li-bra-ry at Naiipa Art Complex

Design by Stu/D/O Architects


Naiipa Art Complex希望以較輕質的商業機能營造一處社區聚落,如咖啡店、藝廊、工作室、共同工作空間等,整體建築空間已完成,但目前除了Li-bra-ry以咖啡店經營進駐外,其餘仍在調整招租中,「先開幕再完工」這也是泰國常見的做法,不過其出色的設計仍早在2015年就獲得了Wallpaper設計獎。


圖說明

圖說明


整體由高低錯落的空橋、斜坡與樓梯連結了兩棟主體建築,其中幾株綠樹就生長在這些多層次的建築空間之中。留住原地的每一棵老樹,是設計師與業主最初的原則與想法。留下的每一棵樹是建築設計的一部分,有的是立面,有的是頂棚,有的是欄杆,全都是最舒服的天然裝修設計。為了讓建築更低調,部份立面採用了鏡面反射材質,讓綠意更狂放地炸開在整個場域裡。而這樣低密度的土地利用方式,能出現在離捷運站3分鐘腳程的昂貴地段實數難得佛心。


圖說明

圖說明


Li-bra-ry咖啡店的室內只在沿窗吧檯設了幾個座位,戶外樹下平台的兩張大木桌才是最受歡迎的座位,整家店幾乎已完全被綠蔭包圍。來到這的每個人即使目的不同,但沒有一個是不到處走動的,喝喝咖啡爬爬樓梯拍拍照,工作一陣子就往樹叢裡散步去,各自找到自己喜歡的角度與這有意思的空間相處。


泰國人依賴這些天然的享受,關在屋子裡不能太久,與空氣陽光接觸才有辦法呼吸,那麼喝咖啡是一個在城市中最簡單且有效的解法,因此曼谷到處都能找到有大樹和庭院的咖啡店。在曼谷,設計裡沒有綠意和戶外的空間可是要被大大扣分的呀。不只是咖啡小店,連中大型的購物商場也流行設計成聚落式的空間,能在建築裡外穿梭遊走,逛起街來才是最舒服的。相信Naiipa Art Complex在所有空間都有單位進駐後,那大樹下的聚落光景肯定是夢幻的。
 

The Jam Factory

Design by DBALP JAM FACTORY

The Jam Factory算得上是曼谷老牌的藝文聚落,位於昭披耶河的對岸,我總是喜歡搭船渡河前往,讓人多了一份離開都市的閒適心境。Jam Factory每月的最後一個周末有The Knack Market,是住得遠的人最適合來逛逛的時候,平時沒有市集,咖啡店、書店、藝廊、設計商品及一家美味又美麗的泰式創意餐館也能消磨一下午。

船橋彰

 

Jam Factory原只是一家建築設計事務所,建築師Duangrit Bunnag因事務所擴編而找到這處有意思的地點,原本的廢棄工廠便如爵士樂鮮活起來,Jam就是爵士樂手彼此激盪出的即興音樂。Duangrit Bunnag不是典型的建築師,但卻是一個典型「不乖」的泰國人,在他心中建築當然不只有建築,建築應該是爵士樂,每次演出都有不同形貌。於是從建築事務所、藝文聚落、舉辦市集、發行刊物,到最後已然成為一個曼谷藝文界的重要平台。他從最擅長的建築出招,用活動介入了社區與城市,證明建築人要做的事不是只有建築。然而,Duangrit Bunnag現在也不只是一位設計師,多重身分的他是個老頑童,活躍在各個他喜歡的領域裡。

船橋彰
船橋彰
船橋彰

這裡除了月底固定舉辦的市集(The Knack Market),也不定期舉辦藝術市集(Art Ground),將曼谷優秀的年輕藝術家集合起來,來此出售與交流彼此新鮮的創意。絕不是只賣賣可愛手工小物的創意市集,而是真實把藝術品推到你面前的戶外博覽會,藝術家就站在攤子裡給你唱歌讀詩說故事。這也是泰國藝術界的特色,藝術很年輕,藝術很幽默,藝術很貼地,不拒人於千里之外,不一定昂貴,不一定關在藝廊裡。

船橋彰

 

有次市集,我看到了一群人把瑜珈教室移到了昭披耶河畔,就在水波聲晃蕩的露天平台,一群人伸展扭折著身體。傍晚紫紅暮色裡河岸平靜美麗,望著這一幕,我忽然有點感動,這些可愛的泰國人提醒了我,能住在曼谷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在河邊做瑜珈這件事,對泰國人來說,明明就只是找個舒服的地方做舒服的事而已,對我來說卻好像個天大發現似的。這讓我越來越相信好設計不是學來的,而是一種天生俱來的體質。
 

爛漫

一座又一座填補城市空缺的奇幻樂園

泰國人擅長享受天然,因此培養出對環境的敏感度,腦子裡想的不是「什麼地方適合做什麼事」,而是「同樣一件事還能在那些不同地方做」。這些「出奇蛋」的思考模式,尤其能從曼谷的夜市看出端倪。

船橋彰

 

夜市不比商場能有安穩長久的建築保護,沒有人潮或地權被收回就得搬遷,而也正因此不確定性才迸發出更多的火花。不過曼谷的夜市並不將此不確定性視為夜市經營的困境,反而將之把玩掌中,讓夜市如花火綻放在城市各處,時間過了就無影無蹤。

發展至今,夜市在曼谷是一種游牧式的戶外商場,只要有空地就隨時能企畫、招商、營業、吸引人潮,且絲毫看不出是匆忙成軍的簡陋市集。反之,主題創意各出奇招、具高度質感、攤商風格挑選講究,最重要的是空間氛圍營造之用心。曼谷沒有「文創夜市」,因為文化與創意本來就是夜市該具備的條件,曼谷的夜市早已超脫夜市的最初機能,成為一座又一座填補城市空缺的奇幻樂園。

船橋彰

 

夜市隨時會出現,也隨時會消失。有的夜市已經換過好幾個地方,名字從沒改變;有的夜市發展出一代又一代,在城市裡有了好幾個分身;有的夜市期間限定,錯過了就沒有;更有些夜市一年只開一次,吊盡觀光客胃口。

限量是殘酷的,燦爛花火只有綻放一次,你來曼谷能看見什麼沒有人能給出答案。曼谷當然也有如台灣士林或逢甲這些老牌觀光夜市,但那些不定期現身的POP-UP夜市,才是展現曼谷鮮活創意的精髓所在。豐富的夜市風景,充分表現了曼谷的創造力,已經足以列為一項極具競爭力的觀光資源。若要到曼谷看設計,夜市絕對不比任何博物館遜色。

船橋彰

 

The Great Outdoor Market

@Bangkok Docklands (10-13, Dec. 2015)

特別標出日期,是因為這是個不定期舉辦的市集,唯有等待官方臉書發出消息,才知道下一次市集的地點時間。在紀錄裡,2014、2015年底都舉辦過一次,2016會不會有?答案出來前我們只能在粉專按下追蹤默默等待,一個一年只舉辦一次的市集著實讓我等到花兒都謝了。

其實大大小小的曼谷市集,不論固定的或不固定的,漸漸發展出一種模式──「將市集視為品牌經營」,名稱是其唯一固定不變的,其餘的時間地點或頻率都可能一直變動。這是網路資訊時代的特性,夜市開在臉書裡,市集不須要再以時間地點制約消費者的來訪習慣,如此市集便能更自由也更有趣。

船橋彰

 

The Great Outdoor Market是曼谷最爛漫的夜市,沒有之一,因為你竟能想像,夜市的地點怎麼可能在船廠裡,人還能走進低於水面的巨大船塢,一個幾層樓高的水閘門之隔就是昭披耶河,樂團就在軍艦上現場演奏,悠閒走逛的遊人就在船艦與寬廣的河面旁散步吃喝聽音樂演奏,廠房裡也配合工作坊展覽布置,如此工業精神的場景,點點黃光燈泡沿著昭披耶河畔點亮,雙雙情人賞景放閃,一旁就是粗獷的起重工業設備,如此衝突的意象與行為,天真爛漫到了底。

船橋彰
船橋彰

 

在2014那年更把攤商擺在船塢裡,能走進比河面還低的地方逛夜市真是酷斃了,但2015年船塢就只是有燈光展的藝術裝置空間,但人依然能走進拍照,攤位則沿著兩個船塢周圍設置。你問我,在船廠裡搞夜市,這樣不危險嗎?這絕不可能在台灣發生,下船塢發生危險誰來負責?泰國人的安全神經一向無要無緊係數偏低,因為把日子過得爛漫才是最重要的事啊。

船橋彰

 

Siam Gypsy Junction

也許Siam Gypsy真的存在吉普賽性格吧,當一旁緊鄰的鐵道有火車框啷駛過時,我更加確認這是真的。

曼谷最有名的火車夜市幾度搬遷早就沒有火車,但在這個充滿浪人氣息的市集,卻不時有火車開過成為最有味道的活動背景。一邊是高架橋,一邊是鐵道,這些原本都是城市被切割後的背面空間,卻能用店鋪與攤位夾出長長兩公里長的線性過道,一路向前,這是現代都市裡的吉普賽場景。

船橋彰
船橋彰

 

浪人開著老車、騎著重機來擺攤,每樣要販售貨品都有一個精準計算的擺放位置,攤面佈局平衡貼齊極其講究,他不是很在乎你買不買,將那些精心收集的寶貝展示出來才是重點,於是你知道,對寶貝的東西是最難殺價的。這個以二手舊貨為特色的夜市,有點西部牛仔、有點嬉皮、有點重金屬、有點不可一世,每個攤位的品味風格都很強烈,看似外表冷酷,但其實說起話來都是親切可愛的泰國人,浪人的身分都是天黑以後才開始的。

船橋彰
船橋彰

 

兩年內來過幾次,夜市看來已經有些蕭條,人潮不如從前,長度也縮短了一半,也許是偏遠的位置有些勉強,幾乎看不見觀光客,但那股神氣自傲的吉普賽氣息市還在的。

不過擺夜市本來就是一種流浪,來來去去,微不足道。我喜歡這些自城市人民長出來的設計,風味天然不含防腐劑,有特色的人聚集在一起便自成一格,進而形成場所精神,這不是訓練精良的設計師能刻意模仿量產的,這也是為何夜市能更真實看出一個城市設計底蘊的原因。

船橋彰

 

捷運紫線已經開通,夜市入口旁就有個捷運站,要來是容易些了,但日後光景如何不敢說,浪人和遊人皆性屬流水浮雲捉摸不定,不知道何時能再見到他們,能相遇都是奇蹟。

船橋彰

 

「天然」和「爛漫」這兩個關鍵字不是形容詞,而是一種協調人與環境的執行方法。在泰國,設計不是AutoCad,而是全民日常,創造力似乎人人兼備,即使街邊小吃的一盤炒飯就能給你一幅風景,隨手可得的街邊刊物也不吝將設計做得令人愛不釋手。也許曼谷作為一個最受歡迎的旅遊城市,使其不得不持續的創新,旅店、商場、咖啡店、市集,任何空間與活動永遠都在找新的可能性,生猛、直覺、多彩,始終充滿能量,曼谷是一個持續變身脫殼的有機城市。

說了那麼多,在泰國設計不為什麼,只為了享受更舒服、更自在的生活而已。建議你來曼谷喝杯咖啡,逛個夜市,到河邊走走,泰國藉著無比厚實的文化內涵做為基礎,不用進美術館你就能懂設計的因子在曼谷的血液裡流著,而不是那些請勿觸摸的高尚作品,曼谷是一個不需要標籤的設計之都。

船橋彰

 

本文摘自《Shopping Design》96期「未來設計.設計未來」

圖說明

攝影=船橋彰

摩羯座台南人大叔,讀完美術系和建築碩士後短暫待過核彈型爆肝事務所,之後自由接案、旅行、寫書、教書,目前生活於最愛的曼谷,在一所美麗的大學裡教藝術設計。著有旅行文學《兩倍半島》、《印度以下,風景以上》,交稿前剛成立了臉書專頁「曼谷船橋」。

摩羯座台南人大叔,讀完美術系和建築碩士後短暫待過核彈型爆肝事務所,之後自由接案、旅行、寫書、教書,目前生活於最愛的曼谷,在一所美麗的大學裡教藝術設計。著有旅行文學《兩倍半島》、《印度以下,風景以上》,交稿前剛成立了臉書專頁「曼谷船橋」。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2
Nov / 2019

好生活整理習題

本期透過採集不同的生活軌跡,帶你找到屬於自己面對整理的角度,理出更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