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裡的歡樂市集

一個幾近廢棄的市場,半傾頹的空間,有可能成為聚集人潮的場所嗎?12月4日,包含「正興幫」在內近七十名台南熱血青年,在即將拆除的水交社果菜市場舉辦了一場「神隱廢墟告別市集」,以「物、食、器、技、藝、歡」等主題號召了四十組各有特色的攤主,聯合市場內碩果僅存的幾位老攤商,重塑市集原有的在地活力。歡歡喜喜的人潮及音樂聲,將「廢墟」的不合理性突顯到最高點。主辦方代表人高耀威說,這是一場「溫柔的革命」。


水交社全名為水上交誼社,是台南近郊的空軍眷村,水交社果菜市場即為眷村中供應民生必需的生活中心。在政府築起圍籬迫使攤商離開之前,這裡一直是人來人往的熱鬧市集,特別是春節期間,水交社果菜市場是整個台南縣市居民採買年貨的最重要據點。簡而言之,此處必須拆除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沒有需求或乏人問津,攤商當年共同出資蓋起這棟建築,數十年來按時繳納租金,並沒想過有一天會這樣失去辛勤大半生的依據。


確定拆除後,這裡將成為道路。


圖說明

圖說明


「我的想法,水交社市場的拆除事件反思,泛指臺灣各處城市更替中最缺乏的人文反省,只有硬體沒有軟體,只有新沒有舊,只有賽跑沒有散步,只有淘汰沒有延續的思考。希望透過人的串連,讓廢墟也有生機的嘲諷感能夠彰顯出來。」高耀威說。


「神隱廢墟告別市集」在兩個星期內組織成軍並執行完成,參與者不乏自營店鋪生意興隆的老闆,放棄一日業績自願支持,甚至在市集開始前幾天主動到這個荒廢多時的地方打掃、清潔,清出像山一樣的垃圾。


拜網路之賜,僅經由臉書宣傳,並且只存在一天的市集吸引了大批人潮。看到成果豐碩立即有人探詢,也想如法炮製在此辦活動,或請高耀威集結這些攤商好友到別處參與展覽,僅需「不高」的承租費。


圖說明

圖說明


「我覺得大家都把重點搞錯了。一個市集、活動或場域,其中的內容、人及其之間的交陪是最重要的價值,而這需要長年累月的堆疊才得以共伴。不是『把人放到一個空間』那麼簡單,也不會只是『把對的人放到一個對的空間』而已。」


「這其中的價值,往往容易被現今的主事者及世道忽略,但參與者能感受到不同。雖然無法說清楚到底哪裡不一樣。有興趣比照辦理的有心人士,大多輕忽了那個必須用時間堆疊而成的人文風景,是無法用『降低或免收攤位費』來衡量的。」


圖說明

圖說明


現今各城市都有許多蚊子館,或許正足以印證這個廢墟市集所想要彰顯的──重要的不是硬體,人的匯集和願意停留才是重點。而這些並不是把承租辦法訂出來就能辦到。


高耀威帶我們導覽市集裡的各種巧思,例如以棉線將裸露的鋼條包住,既顧慮到安全又美觀可愛;還有以雞籠改製的主燈,根本就是足以參加國際設計節的傑作;至於以浪板創造的簡易乒乓球桌,包括幾位外國朋友在內的大小人似乎都玩得不亦樂乎。而「請勿不拍照」「廢物寫真館」「小心以免傷心」……種種詼諧有趣的文案,更是這個充滿生命力的市集引人之處。


圖說明

圖說明


原本想從設計思考的角度協助提出一些看法,關於這樣的空間若留下來,還能有什麼樣的想像。然而同行的設計師說,「他們已經把設計做得很好了」。從最根本出發,這裡的「設計」是從最源頭自然長出來的。至於破敗的建築如何重建,似乎反倒是留到最後一個環節也無妨了。


圖說明

圖說明


當天稍晚和《Shopping Design》長期以來的外稿、同時也是知名台日交流平台設計發浪聊到,所謂「設計是從生活中孕育出來」之意,我說,從這個廢墟案例中,我得到最具體的驗證。人的生活,就是文化,把生活的軌跡夷平,就是從零開始。在原有的基礎上結合現代的需求,是前進,而且會有根;全部打掉重來,甚至抺去,永遠只會在原地。把生活和文化消去之後,再建新的空間追求「文創」,是不是挺荒謬的?


浪人說,我們時常討論如何走出去,其實不妨想想如何吸引外國人走進來。這裡有吸引人的文化,自然會有讓人專程來的理由。如果沒有了從歷史、傳統一路走來的生活樣貌,有再多新空間或人潮眾多的商業展,終究無法形成觀光魅力,無法將文化輸出,更遑論從文化中尋找創意形成產業。


圖說明


在這個市集裡,有食物的香味、兒童的喧鬧聲、顧客與老闆的互動、攤商彼此的寒喧吆喝,還有不停歇的吉他歌聲,市集近尾聲時,甚至有國際級的小提琴手加入。她說她小時候都幫媽媽來這裡買東西,充滿回憶。於是現場民眾也在音樂家的〈月琴〉和〈思想起〉樂聲中被滿腔的情緒深深地觸動。我想起在歐洲舊火車站市集中的類似景象,有人在吃早餐、有人興高采烈高談濶論、有樂團表演、還有阿公阿嬤在我面前翩翩起舞。市集之所以存在,是因為人情味,因為它就是「生」「活」的產物。


圖說明

圖說明

圖說明


目前水交社市場僅屈指可數的老攤商苦撐,有一天賣兩包菸的阿伯、早上八、九點就收攤的油條店鋪、一週來兩次賣衣服保養品的阿姨……,他們人生的大半輩子都在這裡度過,自知無力對抗政令,仍堅守這個曾是安生立命的居所,到最後一刻。


「神隱廢墟告別市集」證明人氣的活絡與市集的興盛並非難事,即便是廢墟也無損於其價值。重要的是我們究竟想要什麼,是否能以我們眼前追求的方式得到。怪手推倒很容易,等待一棵樹苗成長卻需要漫長的時間。以一條道路取代一個原本充滿生機的市集,是否值得,需要社會中的每一個群體深思。


曾在廢墟中點亮的燈,或許有一天能有更多援手接續,微小而溫暖的光,將一路延伸。


攝影=DarkBringer.李惠貞
大學念的是廣告,出社會超過二十年工作經驗都在出版領域,從企劃、版權到編輯,從童書、自製書、翻譯書到雜誌。現為《Shopping Design》編輯顧問,另創辦名為「獨角獸計畫」的新型態學習及閱讀行動。 www.facebook.com/unicornreading
大學念的是廣告,出社會超過二十年工作經驗都在出版領域,從企劃、版權到編輯,從童書、自製書、翻譯書到雜誌。現為《Shopping Design》編輯顧問,另創辦名為「獨角獸計畫」的新型態學習及閱讀行動。 www.facebook.com/unicornreading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0
Nov / 2018

留白的哲學

把許多思維漸漸刪去,身心重新歸零,轉身之後,你將有一個 Better View,Better Mind以及Better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