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店」一澤帆布第四代經營者: 想帶給客人的「心意」,是最好的設計!

2017/01/13 | | 《經理人月刊》 陳怡如

一澤信三郎所帶領的一澤帆布,擁有超過110年的歷史。他們沒有被時代淘汰,反而成為高品質帆布包的代表。對他來說,他最看重3件事:一是產品,二是職人,三是客人,這是一澤帆布走過百年的關鍵。

一澤信三郎
1949年生,大學畢業後在報社工作10年,1980年回到家族事業,是百年老店「一澤帆布」第四代經營人,在包款和花色上為一澤帆布帶來許多創新想法。

以現代企業的角度來看,一澤信三郎是很特別的經營者。他不規定產量,不訂銷售目標,甚至不在意賺多少錢,但他帶領的一澤帆布,擁有超過110年的歷史,不但沒有被時代淘汰,反而成為高品質帆布包的代表。(參考:一澤帆布的品牌故事—從牛奶袋、登山包到時尚圈

對他來說,他最看重3件事:一是產品,二是職人,三是客人,這是一澤帆布走過百年的關鍵。一澤信三郎接受專訪時,透露了他的經營心法:

Q:對你來說,一澤帆布的設計理念是什麼?

A:好的設計就是能讓人們滿足。一澤布包實用也耐用,這就是我們的設計。不管是款式或圖案,與其說是設計,不如說是一種「心意」,好比這樣的包包我也想用,或是我想送給女朋友,這樣跟人有關的心意,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沒有最根本的心意,就會變成「隨便」或是「為了做而做」,這樣既沒有辦法培養技術,產品也不長遠。

Q:你們推出新包包的流程是什麼?

A:我們會跟所有員工募集想法,不管是新人或資深職人都能提案。募集新作最重要的是,請大家提出一些自己也想用的布包,完全不用在意流行感或目標客層。如果一開始就訂好題目,你的想像力跟創意空間就會被限縮,這樣就做不出有趣的東西了。

在試作階段,會請親朋好友先試用一個月,把意見回饋給我們。有時大家的反應不是很好,以至於試作品完成後,過了兩年這包包還是沒有上架。假如試作品通過考驗,我們會先做20個包包,再看客人反應。像這樣經過重重關卡,等到正式決定做20個出來賣賣看,到目前為止,幾乎沒有客人覺得不好用。

在我們的團隊裡,其實沒有「設計師」的存在。對我們來說,最重要也最偉大的設計師,其實是所有客人,一直以來我們都是實際聆聽客戶回饋的想法,去改良布包。

Q:一澤的布包外型看來簡單樸素,難道不怕別人模仿或超越?

A:我們不會隱藏,別人要看,都能讓他們看,只是我覺得這無法模仿,就算有些地方能讓他們學習,但我們真正想要傳達給客人的心意,外人是無法理解的

其他人若為了營利,可能會偷工減料,就不會這麼仔細去想客人的需求。但我們會為了堅固,多車幾道線;車縫剩下的線頭,會用黏著劑黏在包包上,才不容易脫線;就連扣子也是經過巧思製作出來的。這些仔細的想法,都是只有自己知道,別人卻不知道的。

容易裂開的口袋,會特別車一道彎線收尾,背面則用黏著劑把線頭黏在包包上。
侯俊偉/攝影

Q:職人是一澤帆布的靈魂,你們怎麼挑選職人?

A:我們完全不在意國籍、性別、年齡,沒有經驗、不會縫東西也沒關係,只要有心都能從頭學。這次和我一起來台灣的職人,8年前加入工坊時什麼手工都不太會,應徵時我只問他一個問題:你做什麼很在行?他說他會徒手抓魚,這代表他的手很巧,我就說你可以來上班了(笑)。其實也不見得手要很巧,最重要的是這個人很開朗、喜歡笑,如果常臭臉,不僅會讓周遭的同事不開心,客人也不開心。

Q:職人進入工坊後,如何訓練他們?

A:通常是兩人一組,一人敲打帆布、折出形狀,另一人負責縫紉。能坐上縫紉機的人,都是待了十年以上的前輩,因為一旦縫錯,布上面就會有洞。我們沒有製作手冊,而是希望職人可以用自己的智慧和想法來做包包,如果別人一直指示你要做什麼,這應該也不有趣吧!

我們很少加班,就算有也頂多一小時,我很注重職人的生活,否則你就不會有好的點子。現在工坊裡的職人年紀大約在25~75歲,我們沒有到了幾歲就要退休的規矩,過去曾有93歲的職人,是我叔叔,當時他有一隻眼睛看不見,卻能繼續工作,非常厲害。

一澤信三郎非常看重職人的創造力與獨立思考能力,盡力打造一個能讓職人有成就感的工作環境。製作包包時,完全沒有說明手冊,職人得靠自己的智慧完成包包。
侯俊偉/攝影

Q:在電腦化的時代,為什麼你仍這麼看重職人技藝?

A:我們注重跟客人面對面,滿足他們的要求,如果依賴電腦裁縫的話,做了上千上萬個包包都一樣,這對我們來說不有趣。所以你問我們設計了多少款包包,我真的不知道(笑),因為我們隨時想到,就隨時做。我們甚至有50年前生產的包包,如果客人想要,職人還是可以做。

雖然我們一直堅持職人手做,但確實有一些基礎的工作導入機器,但那真的是非常基礎到近乎無聊的工作。因為我希望職人可以學到更精進的技術,所以一些被判定為無法讓人進步的工作,就會改為機器。

Q:製作一個包包要花多久時間?

A:最簡單的20分鐘就好了,難一點的話,一天大概做5個吧。但其實我完全不規定產量,也從沒計算過(笑)。因為規定產量,而做出醜醜的包,我不喜歡這樣。所以我從不在意產量,也不在意公司要賺多少錢。

Q:不看銷量,也不看產量,那你用什麼指標檢視公司的成長?

A:有時就是客人很多,有時就是沒什麼客人,公司配合這樣就好了,我想在最自然的情況下經營。當然我也不是只跟著自然,就什麼都不做(大笑)。不管如何,我都會堅持我的理念,帶給大家最好的產品,同時觀察不同世代的需求,推出更適合那個世代的包包,只要相信自己的產品和技術,客人一定會再回來的。

Q:如果不看數字的話,你在意的是什麼?

A:第一,能帶給職員在工作上的滿足感和成就感。第二,能設計很多包包,讓客人用的開心、長久,這是我最在意的地方*。現在不只有京都人來買包包,還有其他地方的客人也特地來買,這就是我最開心的事。

Q:為何百年來堅持只開一間店?

A:雖然現在是全球化的時代,但買的人跟做的人之間距離卻很遙遠。在京都,我們的工坊跟店鋪是連在一起的,客人可以隨時來找我們,反應意見,我們就能立即製作或改進,這是最大的優點。

Q:3年前,你的女兒也加入團隊,她加入後為公司帶來什麼改變?

A:其實一澤家並沒有小孩一定要接班的要求,大多是小孩自己想回家幫忙,如果他們不願意,我也不勉強。把公司交給心不向著自己事業的小孩,既造成小孩的負擔,也造成公司的負擔。

但女兒加入後,我確實有一些感觸。隨著年紀增長,對外面世界的感受,已經變得遲鈍了,所謂的「感受性」,年輕人真的比較優秀,因為新血加入,我們也能了解各個年齡層的想法,這是好事。另一個感受是,過去的職人比較拙於言談,他們想要陳述的一切都在作品裡,但這個世代的人,有某種程度要積極傳達你想做的東西,這也是為什麼我想來台灣的原因之一。

tips> 心意藏在細節裡

看似簡單的一澤帆布,其實花費許多心思在小細節上,為的就是要讓客人用的長久。

  1. 一澤帆布在車縫上特別用心,像是在把手中央多車一道縫線,增加耐用性。
  2. 容易裂開的口袋,也特別車一道彎線收尾,背面則用黏著劑把線頭黏在包包上。

(本文出自於《經理人月刊》2017年1月號)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