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澤帆布的品牌故事—從牛奶袋、登山包到時尚圈,一針一線縫製百年工藝精神

一澤帆布
創立於1905年,至今已有111年歷史。發源於日本京都,以簡潔、樸素的帆布包出名。百年來始終堅持選用天然的棉、麻帆布,以職人手工縫製而成。

一間日本京都小店,每到早上9點,就擠滿了各國買家,他們直指一個目標,就是有著「京都LV」美譽的「一澤帆布」。發源於京都的一澤帆布包,從1905年開業以來,堅持只有京都本舖,不開分店、不做網購,卻能吸引無數帆布迷,從世界各地遠道而來至京都朝聖。

Kazuhisa OTSUBO via Flickr

現年67歲、一澤帆布第四代傳人一澤信三郎日前抵台,邀他前來台灣的建築師毛森江說:「我最佩服他的是,一輩子只做一件事,就是布包,而且做到絕不輸人的自信。」做服裝出身的毛森江,擁有200多個包包,但3年前一澤信三郎送他一個帆布包後,就再也沒拿過別的包包了,無論是設計或手感都讓他愛不釋手,「以前一個禮拜要換3次包,現在包包都放在櫃子裡發霉。」

聽了如此讚譽,一澤信三郎笑著回應:「我在他的包包上施了魔法。」不只毛森江,一澤帆布的魔法,百年來迷倒眾多粉絲,成了帆布包的極致代表。即使在機械化的年代,一澤帆布始終堅持以職人手工縫製,選用天然的棉、麻帆布,簡潔設計強調實用質感,更隨著當代人的需求,不斷改良包款。既傳統又創新,這是百年企業對工藝的堅持,也是挺過時代起落的關鍵。

翻開一澤帆布的歷史,有如電影情節般高潮迭起,顯現百年企業不斷站在浪頭上的能耐。

故事從掛在單車上的工具袋開始......

第一代社長一澤喜兵衛生長於西方風氣吹入的年代,當時鎖國200年的日本終於敞開門戶,造就他崇尚西方文化的性格,不僅穿西裝、戴帽子,還開了一間西式洗衣店。1905年,喜兵衛購入當時稀有且高價的縫紉機,開始做襯衫和工具袋,成了百年企業的起點。

一澤信三郎帆布網站

第二代一澤常次郎接手後,正逢日本腳踏車普及之際,木工、水泥匠、藥師或是配送牛奶和酒的人,紛紛前來訂製可把貨物掛在單車上的堅固工具袋。專注於布包製作工藝的常次郎,為了縫製厚實帆布,向美國訂購工業用的縫紉機,當時一台縫紉機的價格,幾乎能買半棟房子,但也因此常次郎做的紮實布包,獲得工匠們的青睞。

這些隨身攜帶印有一澤帆布Logo的人,常移動在大街小巷和各種工作場所中,成了免費活廣告,讓一澤帆布漸漸闖出名聲。這個時期製作的工具包款,成為一澤帆布的基石,目前歷史最悠久的布包,可追溯至1912~1926年,也是一澤帆布經典托特包的原型。

二次大戰後,登山熱潮興起,第三代一澤信夫做起了後背包,慢慢成為登山品牌中的頂級商品。70年代,帆布包成為年輕族群的時尚表徵,一澤帆布甚至登上時尚雜誌版面。

如同所有一澤帆布的繼承人,一澤信夫的第三個兒子一澤信三郎,從小就在縫紉機聲和帆布氣味中長大。大學畢業後,他先在大阪報社工作10年,直到1980年,決定回到家族企業幫忙。

當時一澤帆布還是只有10位職人的小公司,信三郎認為,唯有將帆布包推廣到一般大眾,一澤帆布才能更加普及。於是他著手開發不分年齡、性別,又能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帆布包,同時觀察客人需求,不斷改良包款。像是以前用來運送牛奶瓶的工具袋,信三郎將標誌性的大圓底改為橢圓底,更好攜帶。原先開放式的包包也加上束口和內袋,方便關闔和收納。大型的四方工具袋也進化為小巧精緻的托特包,更符合現代人的需求。

最左側的包包乃是原先用來運送牛奶的工具包,設計成大圓底;經過時間的演變,改為便於攜帶的橢圓底,並加上束口袋及內袋,更符合現代人的需求。
侯俊偉/攝影

單色帆布包也陸續增加到20多種顏色,信三郎費盡苦心尋找染廠,因為天然帆布在染色時,普遍擁有較淺的色調,在日本,並非每家工廠都擁有染到布料核心、用久又不會退色的技術。為了縫製硬挺帆布,還特別適用縫製南極探險帳篷的同款縫線。在信三郎打理下,一澤帆布的規模愈來愈大,職人也增加到70多位。

遺囑風波引媒體關注,工坊職人力挺另起爐灶

看似順遂的日子,卻因為兩份遺囑,掀起了驚天波瀾。2001年,一澤信夫過世,根據生前由律師立下的遺囑,家業由信三郎繼承。沒想到,信夫的大兒子一澤信太郎也拿出另一份遺囑,宣稱要由長子繼承,儘管信太郎從畢業後就到銀行上班,從未參與過家族事業。

一澤帆布的經營權從此成了羅生門,不僅鬧上了法庭,還引來媒體瘋狂報導。最後法官以時間先後,判定長子的遺囑有效,為家族奮鬥20多年的信三郎被迫離開,沒想到70多位職人,包括親叔叔一澤恒三郎,全都力挺信三郎而集體出走。當時大夥拉著布條拍了一張照片,上頭寫著諾大的英文字:「We shall Return.」

侯俊偉/攝影

失去了原有的「一澤帆布」,2006年,信三郎在老舖斜對面創立「信三郎帆布」和「信三郎布包」,前者改良經典款式;後者更是首開繽紛花色的全新系列。這兩個商標不僅由信三郎親手撰寫,將「布包」兩字合在一起,更是信三郎自創的漢字。「日本包包的漢字寫成『鞄』,但是我們的包是布做的,不是皮革。後來我們發現『鞄』是明治時期東京一家皮包店發明的,於是我便創造了『布包』,或許100年後,也能在日本字典上看到。」

創新不停歇,用色更大膽活潑

儘管失去了經營權,卻沒有將信三郎擊倒,「當時我只有一個想法,就是要給客人更好用的帆布包。」他的創新不停歇,大膽和設計師合作開發花色,第一個登場的便是「原子小金剛」圖樣,至今仍是信三郎本人最愛,也是他隨身攜帶的包款。後來信三郎也從日本經典花紋中尋找靈感,推出10多種花色,就連包上的小細節也不放過,獨家開發40多種的五金零件搭配。

侯俊偉/攝影

信三郎的新品牌,不僅維持昔日的高品質,更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覺,客人絡繹不絕。而另一頭,長子雖然拿到了經營權,卻失去了一澤帆布最重要的靈魂「職人」,猶如空殼,只得停工半年,重新招聘員工。

直到2009年,信三郎的太太一澤惠美再次向法院提出遺囑無效的訴訟,終於扭轉判決,信三郎重掌一澤帆布、搬回了老舖,所有紛爭畫下句點。這段曲折過程,甚至被記錄在由京都政府發行的官方書籍中。

從遵循傳統的「一澤帆布」,到經典改款的「信三郎帆布」,再到大膽創新的「信三郎布包」,信三郎帶領傳統走向新生,讓百年老店成功迎上時代的更迭。

侯俊偉/攝影

feature!3個商標,3種風格

店內販售的帆布包,可看到3種布標,分別是「一澤帆布製」「信三郎帆布」和「信三郎布包」。「一澤帆布製」延續傳統款式,顏色古樸;「信三郎帆布」改良經典包款,色彩更為鮮豔;「信三郎布包」則是最特別的繽紛花色系列,「布包」一字為一澤信三郎自創。

延伸閱讀:
「百年老店」一澤帆布第四代經營者: 想帶給客人的「心意」,是最好的設計!

(本文出自於《經理人月刊》2017年1月號)


預約下一年度的風格設計、美好生活
訂閱Shopping Design一年12期+麗克特Sante果汁機 1,880元 >> 馬上擁有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9
Aug / 2019

我的夏著定番

本期《Shopping Design》在高溫不斷的長長夏季裡,陪你一起穿得更簡單、穿得更少、穿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