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美書店出自他手!從惠文社到誠光社,崛部篤史是這樣看待獨立書店魅力的


小巧溫暖的木造空間裡充滿淡淡咖啡香氣、一台古董膠盤機正播放著不知名的黑膠唱片,沒有卡鏘卡鏘的收銀機聲,多的是許多熟客詢問落語(日本傳統表演藝術)講座的開催時間,或是居民友人來訪邀請過年時一起吃頓年菜。負責人崛部篤史溫和的談吐,滔滔不絕道出文化與京都的關係,這就是獨立書店誠光社的魅力。



圖說明

圖說明


如果以人口比例計算,京都書店要比東京來得多,而為何京都的獨立書店這麼多?

「因為京都聚集了想賣文化和精神的人」,崛部說。京都在日本是個擁有特殊文化現象的城市。從前至今「對國家強盛不太有助力」的如文學、藝術、哲學等文化相關學校,大多聚集於京都,藝文方面的人也自然聚集於此。


圖說明

崛部篤史
1977年京都出生。畢業於立命館大學文學部。學生時代起即開始寫作編輯、企劃活動等,同時也於惠文社一乘寺店工作。2004年升任店長,負責商品企劃、活動企劃、店鋪運營等經營。2015年離開惠文社,於河原町丸太町開設獨立書店「誠光社」。著有《本を開いて、あの頃へ》、《本屋の窓からのぞいた京都》、《街を変える小さな店 京都のはしっこ、個人店に学ぶこれからの商いのかたち》等多項著作。



在京都的人不會想要賺錢,因為熱愛文化,所以許多人畢業後選擇留下來,開一間「自己喜歡的、忠於自我理念的小店」,許多二手書店因此成立,再提供給學習藝文的學生平價的書籍,不斷循環下形成了一個「自給自足的文化鏈」,而此文化鏈自古即如此,潛移默化地成了京都的品牌。

事實上受大環境影響,書店的數量其實正逐漸減少,連鎖商業書店為了負擔龐大成本必須什麼都賣,資本主義模式下的書店已經失去了原有的本質與意義,許多名書店也淪為旅客合照上傳炫耀的觀光景點。


圖說明

圖說明


崛部認為書店是為傳播文化,很多學生是因為喜歡這間書店所以才來買書,他可能會在書店看到一本未知領域的書而有了興趣,讀完書後增長了自己的知識,因此書店的價值並非「消費」,而是「學習」,這是書店最重要的價值。崛部開書店的初衷便是想提供一個沒有銅臭味的文化發信地,「小沒關係、賺不了大錢沒關係,但不能失去書店精神」。和崛部有相同想法的人或許不少,大家一同在京都建立此一獨特文化,也承襲「此地區的文化前輩」的觀念,京都的文化價值觀延續下去。


圖說明

圖說明


但另一方面,書店再多也不見得就會讓居民更知性、或讓地域更有藝文性,相反的是人和所在區域給了書店存在的機會,當人和地區沒有這樣的觀念時,書店將不復存在。實體書店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它開闊了世界。

雖然現在網路書店已成主流,網路帶來的是更便利、實用的買書方式,但網路書店與實體書店兩者並非競爭關係,因為出發點本不相同。透過網路書店或許能快速地充實自己知道的事,但實體書店是讓你有機會「關心你不知道的事」,開闊自己的視野。基於本意,崛部認為沒有必要勉強自己, 平常仍可運用網路買東西、買想要的書,不需要刻意反抗 趨勢,但更重要的是「如何保存自己喜愛的事物」這個初心。我們無法阻擋書店逐漸減少,但文化始終會以不同的 形式存在的。獨立書店小沒關係,守護住精神最重要,那是資本主義企業永遠無法達到的。
 

本文出自《Shopping Design》2017年1月號「製造驚喜邂逅的書店」圖說明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16
Jul / 2018

給孩子的生活設計

《Shopping Design》用時而大人、時而孩子的視角,探索那些藏在生活周遭,為每一位過去、現在、未來的孩子們著想的設計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