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育華專欄】銀座,味覺時光膠囊

2017/03/19 | | 許育華

此時我念念不忘的東京,是銀座。

身邊有太多日本達人,他們對東京如數家珍,對城市角落仔細探究深刻挖掘,甚至懷抱鄉愁般的思念,如儀式定時拜訪。我的Tokyo Mania比不上這群將東京當學問研究的硬派粉絲,然而,在擁擠浦東機場疲累的瞬間、在巴黎小館吃了一頓昂貴的失敗午餐的時候,在台北巷弄散步卻不時被粗糙馬路絆了腳時,才注意到原來自己對這個總被《Moncole》選為理想城市的名字也有需求,東京巨大繁忙卻充滿秩序感的節奏,講究細節的漂亮設計,彷若無塵無菌的清潔感、穩定有禮的性格……全世界沒有一個城市能同時兼備這些特質。

此時我念念不忘的東京,是銀座。年輕些時,集結高級百貨與建築氣派精品店,富裕華麗氣質的銀座讓人覺得距離感,而隨著年紀漸長經驗豐富,不知不覺中我已能身處其中自在享受,成熟歲月帶給我懂得欣賞銀座的眼睛,這心境轉變,有點像是二十多歲的女孩,穿戴價值不斐的手袋與手錶,是無法彼此襯托也無法駕馭這品牌的重量,有些滋味,得經歷時光沈澱才懂品嚐。

一世紀前便是東京最洋派的區域,銀座保留許多日本既老又摩登的味道。18世紀末銀座起家的資生堂,其位於銀座七丁目的資生堂大樓是窺探東洋生活美學的好地點;五樓的Shiseido Parlour是精緻「和風洋食」專家,咖哩飯、蛋包飯、可樂餅被裝盛在滾著金色邊的白色餐瓷裡,搭配完美服務與高雅氛圍,這比起銀座其他正統西餐廳都還讓我著迷;Tyler Brûlé 曾用整個專欄說著他的Parlour體驗:「那是場美妙的時光旅程,翻開餐單瞬間,我回到七〇年代,洋蔥湯、可樂餅、酸奶牛肉……我想起七〇年代時小時候,跟父母在蒙特羅一起吃了頓商業晚餐的場景;服務生準備凱薩沙拉的畫面,也讓我想起母親做過一模一樣的菜。」

要懷舊更原汁原味的和風洋食,我會到1895年開業的煉瓦亭。煉瓦亭早已沒有銀座第一家洋食店的流行感,站在21世紀看,它是歷史感,隨時會把記憶拉回童年,那曾經興奮吃西餐的心情;承襲百年的炸豬排與蛋包飯口味已經不能滿足我的舌頭,但在日常中能追回停住的時光,真是無價。

圖片提供=許育華
圖片提供=許育華

銀座咖啡館也是時光機器。1948年開業的Cafe de L'ambre琥珀咖啡,現今101歲的店主人仍親自烘豆子,他與這家店都見證著銀座的發展史。昏黃的木質調空間,酒紅色吧台椅,我想起維也納那些百年咖啡館們,是啊,無論歐洲或亞洲,咖啡館陳載著城市的故事與人情的滋味;琥珀咖啡名聲響亮,媒體與朝聖者不斷,但我的經驗都極安靜,整家店裡就只有我,望著咖啡師熟練地沖咖啡,那泛黃卻閃亮的布質濾網,氳煙裊裊的咖啡香,想像六十年前也有個人跟我一樣喝著這滋味,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動人。

圖片提供=許育華
圖片提供=許育華

還有,藏在大廈裡的壹真咖啡館,是東京老派文青聚集地,日本朋友說這是北野武最常報到的地點;七〇年代高級咖啡館情調,使用昂貴咖啡杯,裡頭西裝畢挺的中年男子以香菸佐咖啡,看來是常客的自在……此時,我想起人生初次的東京,1999年,社會新鮮人,我來到銀座跟我一樣年紀、大學畢業後在銀座進口公司上班的東京朋友見面,還深深記得他和我約在「博品館」門口,領著我穿梭銀座,坐進日本第一家星巴克。對年輕的我們而言,來這裡是件時髦事,我問他最喜歡銀座的什麼?他回答「這是個有很多爵士樂的區。」

我沒有留意過銀座是否如他所說盛行爵士樂,但銀座的確是那樣地又洋又和,又老又新,一種時代的氣氛,時光的樣子,引人入勝。

相關標籤: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