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城市說再見】我在里斯本的居遊生活

2017/07/06 | | 林民宜

到遠方,只為追尋另種自在歸屬。

說實在的,我不是個追求旅行意義的人。對我來說,旅行的動機大都是為了短暫逃避,把自己從習慣和束縛中抽離,再丟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才能做自己,也得到真正的喘息。原本單純為感受里斯本的老靈魂而來,卻驚喜地發現,昔日繁華仍停滯於斑駁的外牆,人們的樸實率真有如寬闊的海洋,而陽光燦爛的日子,這裡的光與影總好似戀人般,依偎、沉溺著彼此。曾經大航海時代的不可一世,映畫出里斯本獨一無二、沒落的美感,而那些隨性自在的城市氛圍和日常樣貌,讓我遠在一萬公里之遙,卻有著難以言喻的歸屬感。

老舊的樓房、繽紛的花磚與人,交疊出里斯本特具風格的生活樣貌。
攝影=林民宜

色彩,是里斯本最勾人的不羈靈魂

豔陽下,斑駁的建築映著歲月的光芒,而一片片鑲嵌在外牆的花磚,是葡萄牙最鮮明的印記,也似風韻猶存的老婦,披著華麗的衣裳。這8世紀初由摩爾人傳入的繪瓷藝術,從航海繁景、宗教信仰和市井生活,發展出千百種幾何排列或有如繽紛繁花的圖紋。這些圖紋把城市變成一座萬花筒,讓人沉溺在色調與細節中,幻想起曾經燦爛的日子。沒有花磚的牆面,便成了最佳畫布。迷走城市中,總不經意忽見龐然大物,各種風格,讓人驚呼連連的街頭塗鴉,而牆面是散播歡樂的介質,也傳遞著對於社會現狀的批判與反思。光與影,新與舊的交錯,讓里斯本充滿迷人的雙重性格,曾被遺忘的時光仍在,只是換了一個新的模樣。

在不少公園和廣場都有名為「quiosque」的露天咖啡亭。自土耳其輾轉傳入里斯本的微型建築仍帶著伊斯蘭的味道,每座亭子的造型用色皆有不同,也彷彿有著自己獨特的性格,只要點杯不到一歐元的濃縮咖啡BICA,就能坐在鐵椅上享受里斯本時光。至於城市間流動的景色,是經典的28路黃色老電車,行進時發出喀噹喀噹的聲響,像是一節慢格播放的雲宵飛車,上坡、下坡,駛過教堂、遁入窄道,迎著風、襯著街色,彷彿時光回溯,在縱橫交錯的街巷大玩捉迷藏。

葡萄牙最著名的塗鴉藝術家Alexandre Farto Aka Vhils,他的創作不以噴漆作畫,而是用雕刻、破壞、剝離牆面的方式呈現,風格獨特。
攝影=林民宜
「Casa Intendete」的表演空間「Tiger Salon」,白天光線明亮舒服,夜晚盡是喝酒聊天的年輕男女。
攝影=林民宜
在阿法瑪的酷青理髮店「Barbearia Oliveira」和理髮師Carlos和客人Rui閒聊拍照,三歲的Eduardo顯然很怕剪刀。
攝影=林民宜

隱身舊樓的另個世界

將鏡頭從城市散景拉近,因為曾經輝煌,里斯本有許多廢棄或因無力維修而閒置的舊皇宮和宅邸,成了餐廳、藝廊或表演場所等令人驚喜的樣貌。「Casa Intendete」就是由腐朽豪宅改造的咖啡館,迷宮般的空間裡,散落著不成套的舊傢俱和反諷塗鴉與畫作,是我最喜歡的安排。露天中庭則任由藤蔓和樹葉舖蓋綠意,像是走訪鄉下某戶人家的大院子,讓人覺得愜意自在。直到深夜,打扮入時的年輕男女湧入,輕鬆的藍調音樂和窸窸窣窣的交談聲,漫著晦暗不明的空間,酒酣耳熱,又是另一番青春咨意的模樣。

里斯本有「七丘之城」之稱,置身高處便能欣賞城市的各種面貌,頂樓酒吧也依勢而生。最受年輕人喜愛的「PARK」如高手藏在民間……

曾任旅遊雜誌副主編的林民宜,在本期與《Shopping Design》讀者分享他於里斯本的居遊生活,細數城中的熱門去處、里斯本獨具風格的生活面貌,以及生活在同一個城市中的陌生人們,如何帶他看入城市的細節……,完整全文請見《Shopping Design》2017年7月號「向城市說再見

線上購入→https://goo.gl/cqASLZ
【一起去旅行吧!】訂閱12期Shopping Design+漫遊吧網路無線分享器(五日) 1,440元>> https://goo.gl/Eii99H

相關標籤: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