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具卻不能用最愛的文具!?POSTALCO設計師的靈感秘訣

POSTALCO商品設計師麥可‧艾伯森(Mike Abelson)
美國加州洛杉磯出生,畢業於帕莎蒂娜(Pasadena)藝術中心設計學院(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產品設計系。畢業後離開了以汽車代步的洛杉磯,搬到公共運輸普及的紐約,開始著迷於人們提帶物品的各種身影。二○○○年與妻子清水友理創立了品牌「POSTALCO」,二○○七年在三宅一生基金會(THE MIYAKE ISSEY FOUNDATION)主導下舉辦了「Carrying Research」設計展。目前主要工作以品牌POSTALCO為重心,另外也參與了出版品製作和企業設計案等。

刻意不過度依賴使用喜愛的文具

在麥可的設計過程中,隨時都會使用到各種文具。事實上,他在設計時幾乎從不使用電腦,因為他要做的是「以手使用的道具」。要創作有溫暖手感的物品,或許傳統工具才是最適合的。

在思考階段時,比起電腦,使用紙筆的另一個好處是「方便快速」。無論是在搭電車或走路,靈感一浮現,隨時都能以紙筆記錄下來。如果是電腦等數位工具,就必須每次還要開啟程式才能使用。更別說紙筆完全沒有Wi-Fi或電池等顧慮,隨時隨地都能隨心使用。

既然不用電腦,想必麥可在紙筆的挑選上一定格外講究。但令人意外地,事實並非如此。雖然他有自己偏愛的紙筆種類,但在面對設計工作時,他會要求自己盡量不要過於講究。因為如果太堅持一定要使用喜愛的工具,一旦少了這些工具,就可能因此無法工作。

可以一覽所有行程計畫的「超整理手帳」。
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文具上手》

 
除此之外,麥可不過分堅持使用特定紙筆的另一個原因是,他希望自己能盡可能去感受各種書寫的感覺。舉例來說,四枝不同的筆和四種不同材質的紙張,最多就能搭配出十六種不一樣的書寫手感。不同的紙筆,所產生的書寫手感也各不相同,例如有的紙粗糙不平,有的筆流暢好寫等。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麥可的這種作法是刻意讓自己去體驗各種不同的書寫手感。手感不同,寫出來的筆跡自然會產生微妙的變化,也會影響到圖畫的呈現。

根據麥可的說法,藉由這麼做,可以讓自己「淡化習慣」。

總是用同樣的紙筆,會使得內在養成的「習慣」不自覺地表露出來。如此一來,靈感將容易變得只有單一方向,很難激發出新創意。不過,麥可也並非完全否定「習慣」,因為「習慣」對人類來說十分重要,例如繫鞋帶或刷牙,這些日常動作之所以不經思考就能做到,可以說全拜習慣所賜。

可是,如果過於依賴習慣,人會變得很難再有新意。大家常說,經常旅行,讓自己隨時處於不同飲食和語言的環境中,可以激發人產生不同的創新靈感。同樣地,麥可在思索設計靈感時,為了壓抑不讓自己的習慣表露出來,也會刻意使用不常用的紙筆。所以他的筆筒裡總是擺滿各種不同書寫手感的筆。

雖說麥可會盡力克制自己不使用偏愛的筆,但在筆的挑選上,他仍舊有自己的堅持。他非常重視設計用的筆一定要便於繪圖,也就是必須要能畫出表情豐富的線條。基於這份堅持,他的筆筒裡鉛筆的種類特別多。

美國友人贈送的鉛筆。筆尾端的橡皮擦呈扁平狀,可以輕易擦去大範圍的筆跡。而且橡皮擦用完了還能替換。
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文具上手》

 
至於紙張方面,他才真的是毫無堅持,影印紙、回收紙,甚至是廣告紙背面,隨手可得的紙都可以拿來用。他會將這些紙張以POSTALCO的「SNAP PAD」裝訂成冊,取代筆記本使用。

以前他也曾用過POSTALCO的筆記本,但由於筆記本的紙質都一樣,因此後來他漸漸改用「SNAP PAD」來自行裝訂各種紙張。

「SNAP PAD」的大小只有A5,之前使用的筆記本也只有A6,尺寸都偏小。這是因為麥可考量到自己大多時候都是在工作桌以外的地方思索靈感,偏小的筆記本尺寸可以方便攜帶。工作桌等日常空間對麥可來說很難激發靈感,因此他尤其喜歡在電車裡思考,將靈感以細小的文字整齊記錄在小小的筆記本上,並描繪成圖。

除了經常更換不同紙筆以外,他也會透過走路等方法來分散大腦的下意識作用,避免思考受到內在的習慣的影響。

麥可的工作室就位於POSTALCO辦公室的地下室。照片右側那台是麥可自製的「輪轉式印刷機」(wheel printing)。在各種不同的輪軸上注入墨水,藉此印出獨特的線條。
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文具上手》

 

紙本記事本就連「不確定的」計畫也能寫上去

麥可的工作管理基本上全仰賴記事本,同樣也不使用電腦。近幾年來他用的是「超整理手帳」,尤其偏愛POSTALCO與「超整理手帳」共同合作設計的記事本內頁和皮套。

紙本記事本的好處是,不確定的行程計畫也能馬上寫下來。舉例來說,下半週預計要開會討論企劃案,這時候只要將這幾天以橫線一起畫起來就可以了。但數位行事曆就沒辦法這麼簡單了事了。除此之外,「超整理手帳」還能一覽長期計畫。數位行事曆頂多只能看到一個月份的計畫,但「超整理手帳」卻能一次輕鬆看到八週的預定行程。

麥可將「超整理手帳」專用的細長型筆記內頁一同裝訂在記事本中,方便開會時做筆記用。
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文具上手》

 
麥可的紙本記事本充滿著五顏六色的筆跡,因為他記事情時也會和做筆記一樣使用各式各樣的筆來寫。每一種顏色並沒有任何特定意義,單純只是手邊有什麼筆就直接拿來寫,到頭來,記事本就成了這副繽紛的模樣。

如果都只用黑筆來寫,所有計畫看起來都一樣,就缺少了提醒的作用。相反地,像這樣分成不同顏色,每個行程全都會變得清清楚楚,一目瞭然。

偶然一瞥的資料管理術

麥可的工作隨時手上會有多達十五個設計案正在同時進行,面對這麼多案子,他的管理方法是利用大塊保麗龍板。每一個案子都有一塊專屬的保麗龍板,上頭貼滿各種相關資料,包括設計草圖、放大靈感時搜集的資料、素材樣本、參考書籍照片等。

至於用來黏貼資料的工具,則是紙膠帶。不是五顏六色的款式,而是最典型的黃色紙膠帶。之所以用紙膠帶來黏貼是因為,當案子結束之後,這些資料都要從保麗板上撕下來全部歸檔,所以才用可以輕易撕掉又不會損壞資料的紙膠帶。

利用保麗龍板來管理設計案,是為了和其他團隊成員共同分享想法和資料。設計工作無法光靠一人包攬,所以必須像這樣把所有資料貼出來和大家一起思考。簡單來說,這就像是把麥可大腦裡的想法貼出來讓大家看到一樣。

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文具上手》
利用大塊保麗龍板來分類整理每一個不同的設計案,以紙膠帶將所有素材樣本、資料、進度等全都貼在上頭,方便一目瞭然。
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文具上手》

 
這種作法不只可以和大家一起共享資料,對麥可自己而言也很有幫助。像這樣把資料貼在板子上、擺在辦公室裡,工作時不經意都會看到。而這偶然的一瞥,其實非常有用。例如在討論A、B兩個設計案時,偶然從A設計案板子上得到的靈感,說不定就能活用在B設計案上。而且相反地再回過頭來討論原本的案子時,走近資料板時的感覺也會截然不同。

這塊資料板的功能充其量只是用來黏貼資料,麥可並不會直接在板子上書寫任何資訊,因為如果把紀錄寫在板子上,之後就無法取下來歸檔了。

這塊資料板可以用來黏貼設計草圖或輕薄的布料等素材樣本,但如果是立體的模型等就沒辦法了。這些無法黏貼在板子上的東西,就統一放在麥可工作桌旁的檯子上。事實上,據說這原本是法國麵包店用來放置剛烤好麵包的檯子。或許對麥可來說,從思索靈感到完成設計的過程,就和做麵包是一樣的吧。

除了紙筆之外,麥可在設計時不可缺少的還有剪刀,用途是將平面設計圖剪下來加以組合,製作成立體模型。除了照片中這幾把之外,在他的工作室裡隨處都擺放著剪刀。
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文具上手》
一次可計時20分鐘的沙漏。麥可在瀏覽電子郵件時總是不小心就花上太多時間,因此他會利用這個沙漏來控制時間。
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文具上手》

無論是黏貼資料的保麗龍板,或是放置模型的檯子,共通點都是無法完全收納。在麥可的工作室裡,資料板就這樣直接放置在一角,麵包檯也沒有加蓋,隨時都能看見上頭放置的設計模型。麥可就是藉由這種隨時都能看見的方法,來活用上述提到的突如其來的靈感。

針對文具的魅力,麥可最後如此說道:
「我認為文具是將無形化為有形的一種工具。舉例來說,時間是無形的,而記事本卻將時間變成一種有形。另外像是紙筆,也能將大腦裡的靈感化為具體。
「當無形變成有形之後,人才有辦法喚醒潛藏在記憶深處裡的想法。
「藉由化為可見的有形,可以將原本毫無關聯的事物彼此連結。
「從這一點來看,文具是一種非常重要的思考工具。」

本文摘自《文具上手:12位專業人士活用文具的靈光》,更多書訊請點此

圖片來源=行人文化實驗室

醫生、設計師、稿紙製造商、電視節目製作人......,文具控無所不在,他們怎麼善用文具完成工作的?知名文具顧問 土橋正 帶你潛入12位專業人士的筆袋和公事包,發現品味也尋找高效工作術!重新發掘使用者與文具的互動,發展屬於自己的文具使用法與意義。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3
Dec / 2019

設計力關鍵字

今年Best100以「設計力關鍵字」為題,透過100組人事物見證這片土地與環境的改變,看見以「設計」之名探究自我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