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昇的新專輯《南機場人》,想談台灣社會中的「外省文化」

文字= 陳莉雅

陳昇說他打算在70歲前發滿30張專輯,說出他想說的故事,以一種最自由的創作狀態。

繼7月出了專輯《歸鄉》之後,今年12月陳昇打算再出一張新專輯《南機場人》。這張專輯距離他在1988年發表第一張專輯《擁擠的樂園》,已經快超過30年。

隨著《南機場人》的消息發布,陳昇也打算在年底於台灣開一系列的演唱會,名為「說故事的自由人」。

有別於《歸鄉》,陳昇說的是他的故鄉彰化縣溪州鄉的故事。新專輯《南機場人》被陳昇形容為一個「很外省的國語專輯」。

專輯名稱顧名思義是以台北市知名地標「南機場」作為主題,探討外省老兵和外省第二代的故事。在接受香港媒體《端傳媒》採訪時,陳昇曾這麽說道:「這個地方,很富有一種……(國民)黨味兒。很不同於《歸鄉》,我的《歸鄉》就很台的、土炮的、鄉下的、稻米的…...我突然驚覺我們現在簡單歸納的所謂『眷村文化』好像有點斷層」。

陳昇口中的斷層來自於,當許多「外省第二代」成了菁英階級之後,這個文化似乎逐漸在大眾文化當中缺席。

什麽是「外省文化」與「眷村文化」?基本上這兩者還是很有關聯的。

據統計,1945年至1950年,中國大陸各地有將近200萬軍民遷入台灣,為了解決他們「住」的問題,政府會在某些地方集中蓋軍眷宿舍,這些宿舍所形成的社區,就稱為眷村。當時在眷村裏的人、建築,以及他們的生活方式,與台灣本地人有著許多不同,也因此逐漸形成所謂的「眷村文化」。

南機場公寓
台北市電影委員會

 
南機場也曾經是知名的眷村聚落,甚至於,這裡還曾經是陳昇所創辦的「麗風錄音室」所在之處,但現在卻因為都市更新的計劃,已經被拆了。

如今,南機場最常出現的標籤是「天龍國中的貧民窟」。天龍國是台北市以外的人民對台北人的一種調侃與標籤,這個典故來自日本知名漫畫《航海王》,現在就連台北人都會如此自嘲。

南機場曾經風光過,卻又沒落了。1964年11月29日台北市南機場國民住宅落成,此前,這裏是全台北市「眷村」密度最高的地方,這個新建的國民住宅被稱作「最現代化的住宅」。

剛落成時的南機場國民住宅
台北市電影委員會

 
聚落裡的人在經過40年之後,有了許多的變遷與流動。

近年,南機場也面臨了被都市更新的命運,然而,這個社區除了親眼見證台灣社會中的許多重大變動,更擁有許多複雜難解的問題,無論是複雜的產權問題,或是現在這裏的居民普遍為社會中的弱勢族群。

儘管如此,這裡依舊是許多人相當感興趣的靈感來源。

陳昇說他打算在70歲前發滿30張專輯,說出他想說的故事,以一種最自由的創作狀態。「我們留得住回憶,卻停不住時間,故事在時間裡越堆越高,唯有自由不羈的靈魂,才能翻越高墻,閱讀每一個人身上的故事。」他說。

這個第30張專輯《南機場人》,輪到了南機場,以及眷村裡的故事。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好奇心日報,原文請點此
 

好奇心日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2
Jan / 2019

A-Better-Me Shopping List 新好生活選物清單

一年之初的選物提案,從飲食、衣著、工作好物,最後到回歸心的原點,帶我們往更好一點的自己,慢慢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