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漫遊中,發現觀看家鄉不同的眼光——專訪洄龜少年「漫遊創作計畫」

由宜蘭青年號召成立的洄龜少年,以具體的藝術行動,述說來自宜蘭的故事與靈感,也從中重新顯影淡薄的家鄉記憶。今年 3 月,他們在台北松菸舉辦漫遊創作計畫,以時裝設計結合實景攝影的展覽,呈現對 12 個宜蘭鄉鎮市的地方探索與觀察,試圖向觀者丟出問題意識:「你對家鄉的想像是什麼?」

洄龜少年
洄龜少年

為什麼返鄉?非宜蘭人的創作者在漫遊過程中獲得了什麼?SD找來策展人劉銘傑(以下簡稱劉),負責創作宜蘭市、員山鄉、大同鄉的服裝設計師吳琬新(以下簡稱吳)和攝影師呂尉慈(以下簡稱呂)來聊聊,這趟漫遊之於他們,是趟什麼樣的旅程?

SD:當初成立洄龜少年的動機為何?

劉:最一開始,是覺得在宜蘭沒辦法參與到太多屬於年輕人的藝文活動。單純是感受到自己有需求,也覺得地方青年會有這樣的需求。

SD:2016年洄龜少年在宜蘭辦了第一次的藝術祭「返鄉人潮」,當時的型態是怎麼樣的?

劉:那是一個兩到三週的活動,有點像校園裡的藝術祭,一個什麼都有的大雜燴。我們希望達成一個作用是,讓地方上本來不認識藝術或創作的青少年,透過我們策劃的活動去進入這個環境。

SD:上次的藝術祭內也包含 12 鄉鎮攝影展,這次的創作是否有觀察到新的靈感?

劉:這次我們做了田野踏查,實際走進鄉鎮,和居民去聊天、碰撞。真的像是一個漫遊的狀態,沒有明確目標,而是在過程中逐漸抓到自己有感的東西。

呂:我們剛開始沒有任何想法,就從網路搜尋景點、安排路線,邊玩邊跟當地人聊天,再從聽到的故事探索新地點。比起前年我負責拍礁溪,當時的狀態像是單純去抓拍,只想把畫面拍得好看,對創作和地方的連結沒有做太深思考,這次對宜蘭產生了比較多的認同感。

南澳鄉田野踏察 攝影=游岳
洄龜少年

SD:好奇你們去了哪些點?

呂:員山鄉很妙,搜尋景點時出現「福園第一公墓」,那邊緊鄰著很紅的景點落羽松,很多人在拍照。後來連絡到幫墓園除草的大哥,他告訴我們「生基墓」的傳說。生基墓是有些生者想轉運發財,就會找一塊風水寶地,把自己的指甲、毛髮,甚至是血液埋在那邊,欺騙鬼神我已經死了,藉此轉移過世後子孫享有的福運。大哥還帶我們走了一些超可怕的防空洞,走的時候看到一個袋子裡裝著像是逝者的衣服,還有一些奇妙的甕。

劉:那個甕好像是當時戰死,沒有家人領回的逝者的骨灰罈。

SD:那你們如何把觀察到的轉化為創作元素?

吳:以員山來說,我把生基墓和另一個同樣類似神鬼交易的「拜壩習俗」結合,將折燒金紙的意象轉化為服裝版型,材質也泛著金色。加上員山是水的故鄉,所以材質上用比較網狀、有點薄透的感覺去堆疊。

另外宜蘭市是以「蘭城百工」為主題,把宜蘭舊城的圓形輪廓,轉化成服裝版型;材質上則用凸體刺繡呈現,傳統的凸體刺繡一般會先畫繡圖,填棉後覆蓋一層布料,讓它呈現半立體的狀態,視覺上會顯得很搶眼;紙藝則是用在主題概念上,我們把服裝、模特兒本身想像成一種紙藝,將對先者的悼念轉化為對蘭城百工逐漸衰亡的悼念;色彩上選擇傳統廟宇中比較濃厚的色彩,但色調淺了許多,呼應傳統逐漸褪色、失溫的狀態。

宜蘭市,服裝設計_吳琬新,攝影_呂尉慈,模特_楊子萱,妝髮_陳嘉怡
洄龜少年
洄龜少年

SD:策展與創作過程中最困難的部分是什麼?

劉:我們希望在家鄉創造一個真正友善的環境,而非只是一直質疑「為什麼年輕人不回家」,這過程中會有很多資金和溝通上的困難。

吳:像我身為創作者,跟自己溝通是非常重要的,得不斷去挑戰自己的極限、嘗試不同的風格,有時會覺得很絕望,也沒有老師告訴你對錯,在不斷質疑與推翻的過程中,還要練習肯定自己。

也因為大家都是來自設計、藝術等不同領域,溝通時都有本身固有的價值思維,看事情的角度很不一樣,滿需要去磨合的。像服裝設計師可能是要把很大的東西濃縮成很少的,偏藝術類的則是從一個點去不斷擴散。

(左)頭城鎮,服裝設計_李若水、楊碩耘,攝影_毛邦宇,模特_盧憶瑱,妝髮_陳麥克/(右)五結鄉,服裝設計_江玫臻,攝影_陳威威,模特_陳瑞昕,妝髮_陳麥克
洄龜少年

SD:經歷過困難,應該也有印象深刻的感受或收穫?

呂:對我來說是嘗試雙人合作的創作型態吧,我們的合作模式有點像我先去找一個點,一起去晃晃看看後,琬新將觀察到的整理成一個氛圍或故事,我再從她的故事裡呈現我的攝影風格。

劉:這次合作後她們就變得滿好的。

吳:因為田調時我都坐在她機車後座,命都交給她了。

呂:我們有次在雨天騎機車衝上櫻花陵園,下山時發現沒油了,只好一路踩煞車嚕下山。

張宜
張宜

吳:創作上比較大的收穫,是發現服裝設計師平常其實會太專注於設計,而忽略整體造型。一般服裝設計上的元素越少越好,但在展覽上只有展出一套服裝,要讓它看起來豐富點,像是多些彩妝造型去強化視覺。

劉:其實我們當時一直有一個卡住的點,為什麼找來的這些創作者都不是宜蘭人?但這件事很有趣,有時候我們住在那裡,也只是住在那裡而已,我們所有人都是異鄉人,因為我們根本就不認識家鄉。反而是這群創作者去觸動我們發現,家鄉原來有這麼多有趣的事。若在家鄉有件有趣的事發生了,那可能就是我們回家的動機。

SD:洄龜少年對未來藝術策展、創作的想像?

劉:這應該會是我們最後一次辦這麼大的展覽,因為這真是太消耗能量了。團隊大家的身份都漸漸不是學生,我們必須要能生存。加上宜蘭近年也越來越多人在做我們當初想做的事,他們有更充裕的資金,能做得比我們更好。我們必須讓這個能量持續下去,不是這樣猛爆性的衝一下,而是常態型、小小的醞釀發酵,可能會是每月在宜蘭舉辦兩三場影展、工作坊的型式。

張宜

青年們講起辦展背後的過程,不乏荒唐狼狽、自我質疑、資金不足的窘境,卻在這般無前者能遵循、只能在漫遊中用力感受的狀態下,誕生出十分美麗的成果。或許就像銘傑說的,我們都是異鄉人,看看這些創作者們凝視異鄉的眼光,充滿細緻的深情,那是真正的家鄉。

洄龜少年
搜集62間宜蘭在地小店的漫遊手冊,手繪地圖背面是一大張展覽主視覺的海報。「主視覺是在明池森林遊樂園區拍的,模特兒拍了一下午冷到一直發抖,拍完發現我腳底有隻死掉的水蛭。」尉慈笑說。
洄龜少年
想要獲得這組私房漫遊地圖,可以加入洄龜少年的嘖嘖募資計劃。https://www.zeczec.com/projects/FashionPhotographyInYilan?r=k198999831
洄龜少年
洄龜少年

漫遊創作計畫 時裝攝影展
時間:2018/03/04(日)-03/11(日)
地點:松山文化創意園區4號倉庫
票價:免費入場
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willcomealive/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2
Nov / 2019

好生活整理習題

本期透過採集不同的生活軌跡,帶你找到屬於自己面對整理的角度,理出更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