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魏如萱】現場就是有許多不完美,那才是吸引人的地方


告別連日陰雨,晴朗到接近炎熱的台北正午,才抵達受訪地點尖蚪咖啡的魏如萱,第一件事是與店主阿發來個熱情的擁抱,「好久不見!」沒有需要殷勤招呼的排場,你得透過熟悉的臉孔才知道她是位明星。


自小就喜歡唱歌的娃娃,一直覺得聲音的表達是件有趣的事情,因著興趣考進了華岡藝校,高三陪著同學參加歌唱比賽,無心插柳卻得了冠軍,被簽進滾石的子公司「真言社」,成了亂彈阿翔、林暐哲、何欣穗等人的學妹。因緣際會之下擔當了楊乃文的練團vocal代唱人,在這個樂團之中,娃娃認識了幾個影響至今的超級好友──吉他手鍾成虎、鍵盤手陳建騏以及貝斯手奇哥。正因如此,我們才有機會遇見自然捲這個無敵可愛的雙人組合,也是大多歌迷認識魏如萱的起點。


2006年因喉嚨受傷退出自然捲,是娃娃歌唱生涯的轉捩點,隔年休養完畢以個人之姿重新復出,不少人好奇她唱腔的轉變,「我覺得一個人會有很多樣子,房間中的自己、客廳裡的自己、出門後的自己⋯⋯對我來說這不是改變,因為這些都是我。」歌者每段時期的心情、對於生活的解讀、音樂夥伴的改變,都會影響作品的樣貌,因此〈自然捲〉唱出的高頻清新、〈買你〉傳達的可愛細膩、〈晚安晚安〉輕訴的詩意迷幻,一路的曲風變化或許都有跡可循。


魏如萱


早期自然捲的歌曲多由奇哥負責創作,經過一段時間的累積,娃娃也開始參與部分,「熟悉我的歌迷應該知道,我的創作能力真的是慢慢磨出來的。」她說,「創作跟練劍一樣。」只要試著把心裡的狀態用任何方式表達出來,那就是創作。從早期只要旋律順耳、歌詞押韻就會滿意,到如今知道自己有較大影響力、背負更多人的期待,創作時就會一想再想,要為喜歡聽自己唱歌的人負責。那靈感來源是什麼?「我的靈感大多出於自身,尤其心情不好的時候最有感覺,所以那時趕快寫歌就對了!」聽著娃娃有點搞笑的描述,卻似乎可以透視到她描述的狀態,越難過時反而越冷靜,記憶那些傷心的感覺,淬鍊出一首首能感動自己、觸動他人的歌曲。


聊到對live的想法,愛笑的娃娃臉上洋溢更為興奮的表情,「現場表演的不完美就是它最吸引人的地方!跟愛情一樣。」很想了解卻又難以參透,因為每次的狀態都不同。她說,一張專輯雖然可以聽很久,但你只要看過歌手的現場,回家再播放的時候就會有完全不同的畫面,那種衝擊力是強大很多的,可能是當時的某句歌詞、一個微笑,就會讓人感動很久。


「對我來講在哪裡表演都沒有關係,只要台上跟台下是一起的,那就是一場好的演出。」早期曾經歷過只有兩個朋友捧場的表演,到現在要唱進萬人小巨蛋了,她的堅持還是那麼簡單,台下歌迷用期待和掌聲給表演者力量,舞台上的歌手就會盡全力滿足他們。對娃娃來說,現場表演就是一種互相安慰的過程。


魏如萱


有過組團經驗、也常與其他歌手合作的娃娃,合唱與獨唱對她來說是不同的事情,卻都有各自享受的狀態,說不上來比較喜歡哪個。「獨唱只要把自己管好,合唱還得照顧到別人,但一旦融洽,那火花是很迷人的。」從2013跨越2014幾乎為期一年,主演《向左走向右走》音樂劇對娃娃來說是個有趣的實驗,必須從個人歌手的身分轉換至考量整體大局,極為感性的她甚至一度無法抽離角色,得在開幕謝幕、真實虛假之間保持最適合的狀態,加演場結束後花了段時間才回歸正常生活。


身兼電台DJ的娃娃,喜歡在自己的節目裡丟出一堆好笑古怪的問題給聽眾,其實是因為她極為重視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採訪過程中她總是微笑正視你的雙眼、在乎話語的交流,而非急著丟出一堆答案草草了事,你能透過這個人、她的歌感受到那份真誠。「有些人只說自己想說的,不太在乎聽者。可能這樣比較不會受傷。但我覺得那樣太孤單寂寞了。」對她來說,音樂、創作、live、生活,都可以很簡單,放任自己的探索與好奇,好玩的事情自然會發生。


魏如萱

攝影=侯俊偉、圖片提供=添翼創越、場地協力=尖蚪咖啡


身兼歌手與電台DJ雙重角色,歌迷習慣稱她娃娃。曾與奇哥共組自然捲樂團,2006年因喉嚨受傷暫別歌壇,隔年以個人之姿重返演藝生涯。陸續推出《La Dolce Vita 甜蜜生活》、《優雅的刺蝟》、《不允許哭泣的場合》、《還是要相信愛情啊混蛋們》四張個人專輯。

身兼歌手與電台DJ雙重角色,歌迷習慣稱她娃娃。曾與奇哥共組自然捲樂團,2006年因喉嚨受傷暫別歌壇,隔年以個人之姿重返演藝生涯。陸續推出《La Dolce Vita 甜蜜生活》、《優雅的刺蝟》、《不允許哭泣的場合》、《還是要相信愛情啊混蛋們》四張個人專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7
Jun / 2019

任性大人的生活指南

人生不要太用力,獻給每個想做自己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