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不思考,平面設計的未來就是黑暗的。」 ——專訪平面設計大師Lars Müller

瑞士平面設計大師 Lars Müller 於誠品信義的書展剛結束不久,許多人依舊記憶猶新。展覽〈紙間現實:回應真實的設計〉裡 100 本作品全部排開,你看見的不只是平面設計的淋漓精髓,也看到創作最踏實也最直入人心的過程表現。這位做了近 40 年設計與出版工作,也曾擔任過 AGI(國際平面設計聯盟)主席的大師,從展覽、設計思考、紙本書與人生哲學與經驗,都侃侃而談一番,你會發現設計的最高段並不只是「技法」,更重要的其實是「思考」。

Lars Müller 大概是資深一些的設計迷才比較熟知的名字,許多人知悉是因他曾任平面設計聯盟(簡稱AGI)的主席,不過他本身從1983年經營了出版社「Lars Müller Publishers」至今快 40 年依舊持續中。如果你有造訪甫於誠品信義舉辦的〈紙間的現實〉書展,展出的 100 本書都是親自選出的心血結晶,別緻的不在於只追求外觀刷眼與否,而是藉由這樣的編排表現帶給讀者直入心坎裡的震撼感。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於上個月在誠品信義的書展,Lars Müller親自選出100本過往的出版作品展示,也提供翻閱。讓觀者有親身接觸這些設計的機會。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書本的創造是種體會「真實存在」的過程

問他為何將展覽取名「紙間的現實」?「數位是虛擬的,而類比則是非常真實的狀態,展出這些書就是要強調它的真實,想去證明或呈現書這種實體的重要性。例如聽一首貝多芬的交響曲要 70 分鐘,數位方式可以使它變『碎片化』,因為你可以隨時暫停、快轉,如果你在音樂廳裡面聽樂團演奏,是不能加速或暫停的,書本也是這樣: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就是在創作書的閱讀。編輯書是個線性過程,從無到有地展現,它是一種類比的現實存在。」

他的答案令人深思,重新去看待書本編輯與設計存在的意義。每一本 Lars Müller 經手設計的書,都會少不了「看牆」(也就是將所有編排後的頁面依照順序貼在牆上審視)的製作過程,「這就像孩子用黏土蓋房子一樣,快要成型的片刻才是最開心的,就像把內容貼牆,要開始構思細節的那瞬間一樣。蓋房子跟做書,都是類比的過程。」

 

他的「Say NO Culture.」

身為經營將近 40 年的出版商,Lars Müller 說自己為人知的特色就是一直在「拒絕別人」。

由於有設計師、編輯與出版人的三重身份,讓他能做更多不同面向的嘗試。但也因為是出版商,對於很多機會他有權利說不。「說不」不是真正該學習的點,而是如何去選擇適合的東西,對不適合的東西「說不」。「我覺得『凡事Say Yes』的文化是資本主義下的產物,越多越好,於是就會一直答應。」Lars Müller 年輕時就明白自己希望能主導工作的內容,絕對要當自己的老闆,長時間以來 Lars Müller Publishers 的出版多在攝影、建築與設計領域書籍居多,也跟他的興趣有很大關係。作為獨立出版人的好處是可以嘗試很多有趣的機會,但也會適度說「No」,你會從中得到自主權,以及你自己的空間,「還有好的生活品質與真正知心的好友。」他說。

Steven Holl的水彩建築草稿書《Written in Water》,外表是低調的質地,內在則是將草圖經過精巧的編排,顯得別緻。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關注社會議題的Lars Müller出版了這本《The Face of Human Rights》(人權的面貌),用非常中立的設計不帶有任何設計元素在其中。而這也是一種設計的方式。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這本《Holocaust Memorial Berlin》談的是位於柏林的浩劫紀念碑(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的相關內容。本書以水泥作為書封素材,如同紀念碑的設計一般。外頭包裹一層毛毯。緩緩揭開,裡頭的內容是感傷也陰鬱的。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好的設計師,會思考也會觀察

Lars Müller Publishers 有許多經典作品,從探討經典字型 Helvetica 的套書,甚至到設計大師如 Jasper Morrison,建築名家 Zaha Hadid、王澍、藤本壯介⋯⋯也有很多關注藝術、探討社會議題面向的重要書籍都在列。繁複紮實的內容卻能用設計賦予每本書獨一無二的靈魂,內容到設計達成平衡,又能融合唯一,可看出 Lars Müller 在這方面的著重。

這些書的設計之所以引人,設計師得要先做一個好的讀者。「設計師如果閱讀地不夠,那他們與內容之間的連結必然會越來越少。」再者,他也認為好的設計師不該過於安逸,去依賴太多科技帶來的便利,而太少思考。在一個數位化越見繁盛的時代,設計有著各種抓眼球的樣態,但曾任 AGI 主席、見過許多優秀設計師的他,談到平面設計的未來,他則認為如果只著重好看與倚賴技術而少了思考,前景將會令人堪慮。「現在科技發達,用軟體和技術便能做到很多效果,而且更精準更有效率。但如果在平面設計著重於『視覺傳達』,去思考要如何把這些內容傳達給讀者,以這個當成重心,這樣平面設計的未來便會很輝煌。因為這樣和『只是用技巧做出一個漂亮的視覺』是兩種不同層次的。」

而「思考」的建議也並非侷限於設計工作者,Lars Müller 認為人人都能藉由思考與行動展現不同:認真關注社會議題,累積自身能力,去思考自己想要的理想生活為何,「你就能成為自己生活的編輯。」他説。

Lars Müller Publishers出版許多社會議題的書籍與攝影集,這也是Lars Müller本身極為關心的部分。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Lars Müller説自己最在意的就是一本書從內到外是否達到完美的平衡。內容與設計都該並具,並且切合這本書該有的樣子。因此設計師是否閱讀、思考,是非常重要的。
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要相信紙本書的力量

也因為數位閱讀更加盛行,對於紙本書在這個時代能否存留,也是讀者很想詢問 Lars Müller 的問題。「早些時候汽車誕生,大家漸漸會開始使用,但也沒有因此放棄自行車或是其他交通工具。即便這幾年是數位內容崛起的時代,但我認為人類會在某個時間點上找到平衡,就算數位閱讀越來越盛行,我認為紙本閱讀還是不會消失,因為那種感受才是真實的,而且有力量的。」

在訪問與講座中他不僅探討設計思考,也給予不少正面鼓舞,引用一段來自於講座結尾給予設計人的建言:「我們都不僅是一位設計師、出版人,更是一位社會公民。⋯⋯追求真實而充實的人生,找到自己的身分,理解和觀察各種系統及機制,學習事物原理,不管是自身的消化系統或是太陽系運作方式,都盡可能學習。主動而活躍地生活,參與社會論述以及決策,並且要相信紙本書的力量。」

從紙本書的閱讀與設計觀察進而思考,而思考,就是帶來改變的開始。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18
Sep / 2018

真命咖啡店

本期《Shopping Design》請到不同領域,身處不同地域的咖啡店愛好者和我們談談咖啡店,編輯部也精選46間咖啡店,並分門別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