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台北雙年展正式揭幕!《後自然:美術館作為一個生態系統》,集結19個國家、42個參展團隊

第11屆台北雙年展日前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北美館)揭幕,展期將持續4個月至2019年3月10日。本屆由吳瑪悧與范切斯科.馬納克達(Francesco Manacorda)共同策展,主題為「後自然:美術館作為一個生態系統」,將展出來自世界各地19個國家及地區共 42名參展者與參展團隊的精彩作品。

2018台北雙年展策展人吳瑪悧(中)、范切斯科.馬納克達(左)與臺北市立美術館館長林平(右)合影
©臺北市立美術館,陳泳任攝

 

生態的思辨,是在未來時態中推演自然資源的動態循環 

隨著生態議題日趨沈重複雜,生態也不再限於單一學門領域,而常有跨領域的交互影響。策展人馬納克達表示,策展思維不能僅止於「在美術館中呈現生態議題」,而應該將生態議題與意識轉化為思考的方法,才能藉以重新思索其意義與重要性。例如,討論生態應該拉長時間軸來看,思考到未來世代,畢竟若思考的時間尺度不夠長遠,未來某些議題的討論空間極有可能已不復存在;生態的思辨,就像是在未來時態中推演自然資源的動態循環。

今年即是以「美術館作為一個生態系統」為題,探究人與自然之間,交互且緊密相聯的生態系統結構,將雙年展作為社會實驗的平臺,藉以建立持久、社群取向,由下而上的協同作用,打開跨學科的討論與全新可能。

亨利克.赫肯森《顛倒的樹(映射)》,2018,杜英、鋼、玻璃鏡面、不鏽鋼鏡面、鋼索、木板、溼度計、澆灌系統、噴霧系統,尺寸視空間而定。
©參展人、臺北市立美術館

設於臺北市立美術館入口大廳的是亨利克.赫肯森(1968年出生於瑞典)持續發展的作品《顛倒的樹(映射)》。一株在地樹木被倒掛、於地板上方停懸,被物化的樹成為一件雕塑;藝術家在此挪用了杜象將非藝術轉移到藝術空間的概念。樹枝在樹冠上方和下方的鏡子中無盡反射,這株單一的樹喻指所有樹種,以及人類與大自然的關係與對它的剝削。

 

參展名單多元,包含視覺藝術家以及非營利組織(NGO)、社會運動人士(activist)、影像工作者、建築師等,以此打造跨界對話的論述場域。參展者也不只是在展覽現場靜態展出的計畫創作者,而是連同雙年展論壇的講者和與談人、參與響應展覽中「生態實驗室」的公民團體,都是參與展覽的創作角色、議題的實踐者。

展出作品作品觸及議題包含人類與環境生態的關係如外來物種對當地生態的衝擊、自然環境議題如土地及空氣汙染、氣候及環境變遷議題如地景及氣候改變等。

薇薇安.蘇特,《拉拉山.帕納哈切爾》,2018,油彩、壓克力、顏料、魚膠、泥土、植物性物質和畫布上的微生物,多幅畫布,尺寸視空間而定。
©參展人、臺北市立美術館

薇薇安.蘇特(1949年出生於阿根廷)在台北雙年展展出的全新繪畫系列,是她造訪臺灣在拉拉山的茶園,以數天時間進行的創作,讓自己從瓜地馬拉的工作室環境抽離,把對臺灣風土人文的第一印象引入到作品裡。

 

海倫.哈里森 & 牛頓.哈里森,《綜觀蘇格蘭的深層國富》,2018,乙烯基印刷,221×213–280公分。
©參展人、臺北市立美術館
陳珠櫻+太陽能昆蟲生態箱工作坊,法國第八大學,《新伊甸園——太陽能昆蟲生態箱》,2015–2018,聲光互動裝置,160×80×45公分。
©參展人、臺北市立美術館
菌絲網絡社會(弗朗茲.薩韋爾+太郎+馬丁.豪斯+鄭淑麗+全球網絡節點),《菌絲網絡社會》,2018,複合媒材、裝置,1000×800×360公分。
©參展團隊、臺北市立美術館

菌絲網絡社會(MNS)是一項藝術家集體計畫。菌絲體是真菌細胞線狀網絡的總稱,負責分享和處理訊息,菌絲網絡社會為台北雙年展製作了一個大型菌絲網絡模型,展示其傳遞訊息的能力和與其他植物共生的行為。該裝置以真菌產生的棒麴黴素(Patulin)分子結構為原型,由十七個長有靈芝菌絲體的透明壓克力原子和特製的感應器、發射器、接收器所組成。這些電子設備偵測到活體菌絲原子內的物質變化後,透過無線電頻率傳輸訊息;訊息被空間化並轉化為可在裝置中體驗的聲音。

 
馬納克達表示:「今年台北雙年展架構與方法論的核心要點為鼓勵來自不同領域參與者的相互交流,以及對於對話語彙的探索。重新協商人類與自然環境之間的關係,兩者相互依存並交互影響的關係成為本次國際論壇的主幹。我們希望觀眾可以通過此次雙年展得到啟發,在未來尋找一個更可持續發展的嶄新看法與解決方案。」

隆薩克.阿奴瓦特菲蒙,《人類世》,2018,複合媒材,尺寸視空間而定。
©參展人

隆薩克.阿努瓦特菲蒙(1975年出生於泰國)創作的《人類世》(2018年),作品由二十塊土丘層層疊疊組成,材料則取自臺灣各處受污染的土壤。阿努瓦特菲蒙藉著作品探討土地倫理與人類道德的課題,指出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的化學殘留累積在層層土壤裡,可能會繼續留存至千萬年,企盼人類可以以智慧回應,解決當前的問題、為長遠永續的未來努力。

 

英果.古騰 《世界處理器》,1988迄今,發光地球儀,每顆直徑30公分。
©參展人、佛羅倫斯Nova Rico SpA、東京P3 art and environment、臺北
區秀詒,《椰林、檳城艷與情報員的生死戀情:一次放送計畫》,2018,三頻道錄像、聲音裝置,尺寸視空間而定。
©參展人、臺北市立美術館

區秀詒(1978年出生於馬來西亞)的三頻道錄像及聲音裝置《椰林、檳城艷與情報員的生死戀情:一次放送計畫》(2018年)以臺灣殖民地作背景,消失的情報員和檳城艷的「生死戀情」為敘事核心,模仿1935年臺灣博覽會南方館以仿真橡膠林展示當時馬來西亞的面貌。

 

林從欣,《字花》,2018,泥土、黏土、有機質肥料、泥漿、各式植物種子、生長燈、反光聚酯薄膜、木製支架、鐵網、影片、玻璃容器,尺寸視空間而定。
©參展人、臺北市立美術館

林從欣(1979年出生於美國)的《字花》(2018年)關注植物如何與人類生活相互糾纏,《字花》種植罌粟科植物、甘蔗以及加勒比海地區有毒植物在由紅土和鳥糞組成的土床,裝置作品的中心是壓印在土中的人形,代表「字花」中的人物輪廓。展覽期間作品會被每天予以照顧和澆水,讓植物生長。作品追溯鴉片罌粟成癮如何被武器化,以及如何被歐洲人用來作為生物政治手段以操縱貿易優勢,藉以指涉深藏於社會結構中的奴役與移民、人口販運等議題。

黃信堯,《印樣白冷圳》,2018,單頻道錄像,彩色、有聲,片長80分鐘。
©參展人、臺北市立美術館
尼古拉斯.曼甘,《白蟻經濟學》,2018,3D列印石膏、汙泥、合成聚合物塗料、膠合板、塗漆低碳鋼、螢光燈、四部Sony Trinitron PVM 9042QM監視器,檔案和錄製的影像(循環播放)、白蟻警告信號之四聲道環繞聲,尺寸視空間而定。
©參展人、The Michael Buxton Collection、臺北市立美術館
柯金源,《前進》,2018,紀錄片,片長108分鐘。
©參展人、臺北市立美術館
張碩尹,《溪山清遠》,2018,複合媒材,尺寸視空間而定、影片片長約7分鐘。
©參展人、臺北市立美術館

 

展覽之外:論壇、走讀活動

本屆在展覽之外,還有一系列論壇及走讀活動。論壇分兩階段:11月17日至18日為第一階段,深入探究包含「公民權自然化」及「民主化邊界」等議題;12月15日至16日為第二階段,延伸探討「政治化生態」和「將自然去殖民化」的主題。

並邀請臺灣千里步道協會,在展覽中靜態呈現協會歷年的鋪面調查、手作步道計畫影音文件、傳統工法簡介之外,規劃實地走讀活動與座談,期望以步道作為途徑,召喚藏於人們心中與步道共通的精神性,以及與自然的關係。實地走讀活動於12月舉行,包括走讀劍潭山步道及圓山水神社的「從郭雪湖《圓山附近》(1928)到「圓山有樂園」(1987)」、走讀景美山仙跡岩海巡署支線手的「搶救都市生態孤島」以及「從淡蘭百年山徑走進臺北城」三場走讀活動。
 

2018 台北雙年展
展期:2018年11月17日至2019年3月10日
地點:台北市立美術館
網站:https://www.taipeibiennial.org/2018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1
Dec / 2018

Design New Wave

今年的Best 100以「Design New Wave」為題要帶來更多種觀看設計的視角與方式,你可能看到驚喜、大膽、趣味、特別,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