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創作於遊興,渾然天成的藝術家氣質:專訪荒井良二的創作世界觀

拜訪荒井良二先生的那日,是個下著細雨有點冷颼的陰天,我先在工作人員的陪同下簡單瀏覽展場一圈。突然外頭傳來一陣笑聲,是荒井先生領著大家說說笑笑走了進來,他頭戴黑色紳士帽,身穿有灰色皺摺口袋的西裝外套,鼻樑上掛著鋁製圓框眼鏡,灰白蓬鬆的捲髮絲毫不影響他的活力,反而更襯托出個性,總之就是那種非常平易近人的類型。

首位獲得兒童界諾貝爾文學獎的日本人

這位享譽國際的繪本作家,甚至是首位獲得兒童界諾貝爾文學獎「林格倫文學獎」(Astrid Lindgren Memorial Award)的日本人,完全沒有架子,一踏入an everything的會場,隨即拿起粉蠟筆,不加思索就在展場入口的彩虹底板上,畫筆加指頭快速飛舞,聽著大家七嘴八舌要求什麼,他就妙筆生花地變出什麼,似乎不需等荒井先生開口,他的「才華」就如雨後放晴的彩虹般自然地流淌出來。

荒井良二一入門隨即拿起粉蠟筆,不加思索就在展場入口的彩虹底板上,畫筆加指頭快速飛舞。
an everything一個設計 提供
荒井良二為這幅現場隨性繪製的作品簽上大名。
an everything一個設計 提供

 

打破過往的個展-「想像的旅行」

「想像的旅行」是荒井先生首次的台灣創作展,初次見面就帶來了不同於以往個展的呈現。以「Journey」為概念出發,分為三個鄰近的展場空間,展出的作品除了他招牌的繪本之外,還有一些藝術手稿和私人札記(詳見展場分佈報導),荒井先生說:「這是我第一次將展覽分為三個空間,也是首次同時展出繪本原畫與藝術手稿,此前在日本很少有這個機會。我也很喜歡這種邊散步邊觀展,像是進行一趟小旅行的感覺。」

第一個展場:diida ART BOX荻達寓見。
an everything一個設計 提供
第二個展場:an everything 一個設計。
an everything一個設計 提供
第三個展場:光景Scene Homware。
an everything一個設計 提供

 

比起繪畫技巧,更重要的是......

就讀日本大學藝術系時,荒井先生接觸到1940年代的美國繪本,因而一頭栽入了繪本創作的世界,1990年出版處女作《Melody》,此後他的作品便維持著一種色彩絢爛又不失溫柔,筆觸時而大膽時而細膩,有如兒童般自由率真的世界觀。

談到風格形塑的過程,荒井先生笑說:「我作畫都是從文本的關鍵字而來,風格也沒有刻意設定,自然而然形成,或許是因為我不喜歡和其他人的風格相同吧。小時候希望自己是很擅長繪畫的人,但自從看了兒童畫之後,反倒體認到比起繪畫的技巧,透過色彩和線條傳遞情感才是更重要。」看到荒井先生的親和笑容,我好像或多或少能體會到,他如何在歷經現實的成人社會洗禮後,仍保有赤子般純真的秘訣。

儘管在歷經現實的成人社會洗禮後,荒井良二仍保有赤子般的純真。
an everything一個設計 提供

 

每個人都該有自己解讀的空間

荒井先生的兩部代表作《天亮了,開窗囉!》和《今天的月亮好圓》,都是典型的無意義文學(Literary nonsense)作品,並沒有特殊的劇情,僅是透過一幅幅日常風景,描繪一天發生的經過,看似平淡無奇,卻莫名的療癒人心。《天亮了,開窗囉》是他為311東北大地震創作的風景,試圖引導讀者閱讀文字之外的訊息,感受開窗後明亮的朝氣與希冀,但他卻不預設標準答案:「我想每個人閱讀後的感受都因人而異,可能會想到某個重要的人,想起小時候的自己,或是某段愉快的時光。」

展場也有販售荒井良二先生的繪本作品(中日文版皆有)。
an everything一個設計 提供
荒井良二試圖透過圖像,引導讀者閱讀文字之外的訊息,但他不預設標準答案。
an everything一個設計 提供

 

想像世界是跨越空間的,不該有過多的文化指涉

我想這種跳脫文化隔閡的共通語言,或許正是荒井良二繪本的最大魅力。但他本人卻笑說:「我的畫第一次在義大利波隆那插畫展展出時,居然被認為是墨西哥、西班牙的畫家,他們說裡面完全沒有日本元素(笑)。」接著他恢復有點深思的眼神,緩緩地補充道:「其實,我是刻意不在作品中表現日本元素,我希望創作出擁有共同語言的無國界作品,因為想像世界是跨越時空的,過多的文化指涉,反而會讓理解有差異。」

跳脫文化隔閡的共通語言,或許正是荒井良二繪本的最大魅力。
an everything一個設計 提供

 

喜歡和尊敬的畫家是......

的確,荒井良二先生自由無拘的筆觸,畫面設定的語言格局,是很非一般傳統的日本繪本作家,那他藝術涵養的來源究竟是什麼。「您有特別喜歡的藝術家嗎?」我好奇地問,他瞇起眼思考了一會兒,才吐出:「很多噢!(笑)」接著說:「年輕的時候,我喜歡蠻多藝術家,像是高中時期學油畫,所以很憧憬印象派畫家,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對古典藝術、當代藝術兩種領域也很感興趣。當然,還有長新太是我很尊敬的前輩,他創作繪本也畫漫畫,跨領域創作也是我很想向他學習的地方。」

在跨領域藝術創作上,荒井良二無疑是更加地多元,繪本、插畫、舞台美術設計、山形藝術祭總監、策劃工作坊、甚至是音樂演奏,當我正驚嘆他如何兼顧這麼多身分時,他卻不覺是件辛苦的事:「我其實沒有特別取得平衡,也不會特別區分,只是單純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就像是做著同一件工作,自然的融會貫通,因著所有領域而成為荒井良二。」不過他最喜歡的工作還是構思「繪本」這件事,進行其他藝術創作時,也都是以繪本為原點。

荻達寓見的空間展示了荒井良二藝術祭的手稿與周邊。
an everything一個設計 提供
多元跨領域的工作之於荒井良二,就像呼吸一般自然,他說:「我只是單純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就像是做著同一件工作。」
an everything一個設計 提供

 

創作之前,我都叫自己不要準備

訪談的過程,我始終覺得荒井良二先生是個深受藝術之神愛顧的人,繪畫之於他是自然而生,探討再多創作背景、藝術理論似乎都是在褻瀆他與生俱來的才華。就像他說:「我創作之前,是叫自己不要準備,如同隨性出門晃晃,我只要拿起筆就可以畫,對我而言In/Off的開關是同時存在,既是工作也是玩樂。」但靈感並非隨時而生,於是他透過日常的「Journey」,觀察街上各種事物擷取靈感,特別是從感官去體驗非文字的情報。問到「觀察方法」,他又展露一貫的隨性哲學說道:「我沒有特別的觀察方法,就算我坐著不動,周邊的情報也會持續匯入,並不是很困難的事情,我很喜歡自問自答,思考解決的方法,自然而然進入我的世界。」

荒井良二說他會透過日常的「Journey」,觀察街上各種事物擷取靈感,特別是從感官去體驗非文字的情報。
an everything一個設計 提供

 

如果遇到創作瓶頸......

不過,要說荒井先生是全然的樂天派,或許有些簡化了他的深度,只是他比一般人更懂得自己,瞭解自己的喜惡,卻不受限於單一思考。像是他在創作遇瓶頸時,習慣踢迷你足球、跑步活動身體,讓腦袋更新,好似流了汗,煩惱也會隨之消逝,他笑說:「我喜歡只留下自己想要事物的那種感覺。」雖已屆花甲之年,但荒井先生在記者會後傾盡全身力氣的Life Painting,邊畫還邊回答觀眾的問題,源源不絕的創作力和活力,著實讓人汗顏。

荒井良二在記者會後,為大家進行一場精彩的現場作畫,雖超過預定的時間,但觀眾依舊興致勃勃的和他聊天,等待他完成作品。
an everything一個設計 提供
從使用的畫具就可以瞭解一個人的性格和風格。荒井良二在現場一直說自己捨不得用高級的畫具,覺得塗抹起來可惜,但如果要買給孩子一定要是有品質的畫具,因為從小記住好的使用手感是很重要的。
an everything一個設計 提供
荒井良二和台灣藝術家陳威廷共同創作的畫作,荒井先生說他很喜歡這種跟當地藝術家交流的機會。
an everything一個設計 提供

 

下一個創作,是「歌劇」?

「我希望創作一部結合繪本的『歌劇』。」荒井先生一邊比劃出場景,一邊跟我解說他的未來願景:「我一直覺得歌劇很適合繪本,從繪本原作編排的歌劇,或說是音樂劇,一定很有趣!」他的眼神閃爍著熱切的神情,也呼應他一直期許「繪本並非僅限於兒童閱讀,成人也能享受其中。」如此與眾不同的發想,帶點毒藥的蘋果,或許只有荒井良二才辦得到。

an everything一個設計 提供

荒井良二Ryoji Arai台灣首次創作展:想像的旅行
展覽時間:2018/11/23-2019/01/05
展覽地點:(三個展場都在附近)
diida ART BOX 荻達寓見
台北市松山區民生東路三段130巷18弄10號
https://www.facebook.com/diidaartbox/

an everything 一個設計
台北市松山區民生東路三段113巷7弄9號
https://www.facebook.com/itsaneverything/

光景 Scene Homeware
台北市松山區民生東路三段130巷18弄11號
https://www.facebook.com/scene.tw/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6
May / 2019

一口甜點學

甜點是當代顯學,除了要好吃,也一定要好看,內外皆美、黃金比例、精緻裝盛,都是藏在甜點裡無處不在的設計……美好的甜滋味,都是從一小口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