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六本木藝術之夜」!突破藝術同溫層,一夜流入大眾日常生活

「做為藝術祭典,最大目的是希望參與者盡情感受活動帶來的樂趣。」 —六本木藝術之夜執行委員會

5月謝幕的第10屆「六本木藝術之夜」,官方來場人數統計終於出爐:2019年的總來場人數約為80萬人,在歷屆活動中排名第二,排名第一的是2013年,來場人數約為82萬人。從活動籌辦一開始就把參與人次訂為重要指標,今年的結果也成功圓滿,再次締造很好的活動成績。

「六本木藝術之夜」主舞台今年也在Roppongi Hills Arena戶外廣場登場。
攝影/Ryuta Seki

 
「六本木藝術之夜」從名字、活動時間設定都參考了巴黎的Nuit Blanche「白晝之夜」,藉由一個夜晚,把藝術的樂趣發揮到淋漓盡致,以日本國內的藝術節來說最大的特色應該就是「以東京都中心的六本木街道為主要活動場所」這件事。

在六本木主要街道上也可以看到藝術之夜的主視覺裝飾。
攝影/Yume

 

把藝術品放到街上,拉近與大眾的距離!——六本木變身計畫

自上世紀80、90年代,六本木興建「森大廈」(Mori Building)開始著手「六本木新城」計劃,以文藝創意生活為重心,決心要成為日本藝文空間的先鋒。2003年,樓高54層的東京新地標—六本木之丘森大樓(Roppongi Hills)開幕,堪稱東京都更案代表作,而完工那一年更被稱為「東京再生元年」。然而,知名的森美術館位於大樓頂層,與大眾相距甚遠,後來官方決定把藝術品放到街上,因而六本木新城的公共區域隨處可見由森美術館挑選的戶外雕塑,例如主幹道櫸坂大道沿線上可以見到13位日本及國際設計大師創作的街頭裝置,藉此把人和空中的美術館連結起來。

2003年樓高54層的東京新地標—六本木之丘森大樓(Roppongi Hills)開幕,堪稱東京都更案代表作,而完工那一年更被稱為「東京再生元年」。
攝影/YUME
「六本木藝術之夜」從白日到跨夜的藝術節氛圍從展場到戶外街區都有活動進行中。
攝影/YUME
在六本國立新美術館前,由小朋友利用家中器具,群體共同創作的裝置藝術作品。
攝影/Ryuta Seki
在六本木街區的裝置藝術,以日常家居塑料器具作為素材,做成藍色不倒翁的鈴鐺,剛好在藍瓶Blue Bottle店前,形成有趣對比。
攝影/Ryuta Seki
由美國藝術家Kurt Perschke所發起的公共藝術計畫「紅球 RedBall Project」,已遊歷過全球32個城市並首次來到日本,以橡膠為素材製作出直徑約4.5公尺的巨型紅球與觀看者互動,打破一般公共藝術靜止、定點的框架,不斷移動,擴展人們對城市街道的想像,為原本的街區帶來新鮮活力。
攝影/Ryuta Seki

 

集結國內外80件以上藝術裝置,聯手周圍藝廊展覽共襄盛舉

隨著東京六本木的森美術館、國立新美術館以及21_21 DESIGN SIGHT先後落成,六本木真正成功轉型成藝術街區,以Roppongi Hills為中心輻射狀散出至Tokyo Midtown,含括鄰近的OTA FINE ARTS、TOMIO KOYAMA GALLERY、Taka Ishii Gallery、S+arts等藝廊空間,都成為本次「六本木藝術之夜」合作的聯名範圍,集結國內外80件以上藝術裝置作品,散見於六本木商業設施以及公共區域,可說是以六本木街頭為舞台所集結呈現的一夜光華。

韓國藝術家崔正化作品「Life, Life」,於東京中城(Mid Town) 由約1萬個彎彎曲曲的氣球所組成,靈感來自於60年代美國普普藝術,讓人們回想起孩童時的快樂回憶,開放互動式的藝術作品,讓所有人都能體驗、參與藝術。
攝影/YUME
在六本木街區上,由小朋友利用家中器具群體共同創作的裝置藝術作品。
攝影/YUME
鄰近的OTA FINE ARTS 藝廊也展出日本藝術家Akira the Hustler 與日籍韓裔藝術家Jong YuGyong 的聯展「Welcome to the Parade」,其中穿著大禮服的大型Cloud Man 公仔正是為了向Billy Porter在奧斯卡的紅毯燕尾裙大禮服致敬。
攝影/Ryuta Seki
紐約現代主義雕塑家Tom Sachs 的「Smutshow」展於TOMIO KOYAMA GALLERY藝廊登場,直接對應同時期在新宿展出的Tom Sachs:「Tea Ceremony」。
攝影/Ryuta Seki
紐約現代主義雕塑家Tom Sachs 的「Smutshow」展於TOMIO KOYAMA GALLERY藝廊登場,直接對應同時期在新宿展出的Tom Sachs:「Tea Ceremony」。
Photo by Ryuta Seki
荒木経惟的「梅ヶ丘墓情」則在在Takaishii Gallery藝廊登場。
Photo by Ryuta Seki
荒木経惟的「梅ヶ丘墓情」則在在Takaishii Gallery藝廊登場。
Photo by Ryuta Seki

 

輕鬆有趣、降低欣賞藝術的門檻,打造屬於大眾的「六本木藝術之夜」

今年5月的「六本木藝術之夜」來到第10屆,召集該活動所屬的業界專業人士來共組執行委員會進行、共同策展,一直以來推崇多元的藝術形式,致力創造貼近生活的藝術體驗,相信藝術的多樣可能性、群眾創作,甚至身邊日常素材創作都可以是現代藝術的其中一種形式,也不斷藉由開放式互動裝置、實驗性型態表演(例如以Bar Code掃描聲響融合舞蹈、電子音樂結合設計、影像等)甚至商街突發的情境短劇,持續激發藝術的面向,以輕鬆有趣的方式大幅降低藝術的門檻。

由美國藝術家Kurt Perschke所發起的公共藝術計畫「紅球 RedBall Project」,已遊歷過全球32個城市並首次來到日本,以橡膠為素材製作出直徑約4.5公尺的巨型紅球與觀看者互動,打破一般公共藝術靜止、定點的框架,不斷移動,擴展人們對城市街道的想像,為原本的街區帶來新鮮活力。
攝影/Ryuta Seki
主舞台上的巨型水果背景為韓國藝術家崔正化作品《FRUIT TREE》,以合成塑料充氣雕刻手法,讓一顆顆色彩鮮豔、形狀飽滿的果實及蔬菜變身為魔法庭園熱鬧的宴會現場,而舞台中間正由Oreka TX樂團搭配巨大人偶,演奏西班牙傳統敲擊樂。
攝影/YUME
主舞台上有許多實驗性型態表演,例如以Bar Code掃描聲響融合舞蹈、或觸控電子音樂結合設計、影像等呈現新的藝術表演形式。
攝影/YUME
主舞台上有許多實驗性型態表演,例如以Bar Code掃描聲響融合舞蹈、或觸控電子音樂結合設計、影像等呈現新的藝術表演形式。
攝影/YUME

 
今年Roppongi Hills Arena露天廣場也沒有例外成為活動主舞台,除了精彩的巨人玩偶音樂會、觸控音響等體驗活動與表演外,同時3大美術館也都各自提出企畫特展,或將開館時間延至半夜,而最特別的是凌晨3點登場的「盆踊り」,人潮從四面八方聚集後一起唱跳,儼然成為藝術之夜令人印象深刻的重要之一。

凌晨三點登場的「盆踊り」,人潮從四面八方聚集,一起唱跳,儼然成為藝術之夜令任印象深刻的傳統活動之一。
© Shopping Design
凌晨三點登場的「盆踊り」活動中,主辦單位為了降低深夜拍掌所發出的噪音,甚至發送活動拍掌專用手套。
© Shopping Design

 

台灣藝術家莊志維也受邀參展

這次主展藝術家首度跨國邀請韓國普普藝術教主崔正化坐鎮,而台灣藝術家莊志維則是今年中港台三地唯一受邀參展者,作品「黑暗中的彩虹」一路從台北到六本木,在不同時空裡回應著不同議題,四座黑色柱子留滿了現場觀眾的心聲,在夜的輝映下光芒更加絢爛。而明年因為迎接東京奧運的到來,六本木藝術之夜也將更盛大舉辦,令人相當期待!

台灣藝術家莊志維作品《黑暗中的彩虹》是一件光與空間的互動裝置創作,來場者以現場準備的筆在塗上黑色漆料上的石柱上留下圖畫或文字,到了夜晚作品內部的LED虹光將浮現出所刻劃的圖案。
攝影/Ryuta Seki
台灣藝術家莊志維作品《黑暗中的彩虹》是一件光與空間的互動裝置創作,來場者以現場準備的筆在塗上黑色漆料上的石柱上留下圖畫或文字,到了夜晚作品內部的LED虹光將浮現出所刻劃的圖案。
© Shopping Design
台灣藝術家莊志維作品《黑暗中的彩虹》是一件光與空間的互動裝置創作,來場者以現場準備的筆在塗上黑色漆料上的石柱上留下圖畫或文字,到了夜晚作品內部的LED虹光將浮現出所刻劃的圖案。
© Shopping Design
台灣藝術家莊志維與作品《黑暗中的彩虹》。
攝影/Ryuta Seki

 

關於「六本木藝術之夜」,六本木藝術之夜執行委員會們是這麼說的......

透過六本木藝術之夜,這裡的街區持續發生什麼改變?

六本木藝術之夜在2019年、今年的舉辦已邁向第10屆,透過持續的舉辦不斷提升活動本身的認知度外,應也逐漸確立了是在六本木地區所舉辦的活動認知。同時在2003年六本木Hills、2007年國立新美術館及TOKYO MIDTOWN開幕之後,六本木地區逐漸集聚了許多美術館及藝廊,至今經過十多年,六本木也被認知為藝術街區。

記錄著「六本木藝術之夜」精彩片刻的歷史牆。
© Shopping Design
記錄著「六本木藝術之夜」精彩片刻的歷史牆。
© Shopping Design

 

您認為「夜晚」和「藝術」之間的連結,對於大眾來說會是怎樣的關係?

「一夜限定的藝術饗宴」從最初創辦開始,便是藝術之夜最重要的概念。也因為第一次開始便以一夜限定做為活動主軸,也許也正因為六本木原有的不夜眠城市特徵,也讓參與者能很快就接收整晚的藝術活動主軸概念,可以說是一次到位,所以在獲得認知這個部分沒有太的問題。同時,這幾年也為了可讓更多人來參與,部分活動時間也會往前調整,讓整體活動安排更具彈性。

日本傳統布巾「風呂敷」Furoshiki的展覽從巴黎巡迴到東京,到了深夜還是有民眾排隊入場。
© Shopping Design
時間來到深夜,廣播電台前仍聚集許多觀眾。
© Shopping Design
特別企劃的藝廊開放到凌晨,參觀者可以欣賞到日本各年代裡的藝術畫作,以及「六本木藝術之夜」歷屆以來的精彩畫面。
© Shopping Design

 

六本木藝術之夜與其他藝術活動(藝術節)定位上最大的不同處為何?

以東京都中心的六本木街道做為舉辦場所,應該是最大的不同處。同時,將主要活動時間設定在夜晚開始至日出為止的期間,也正是藝術之夜最大的特徵。應該也可說是最代表東京的藝術節了。而最初這個想法是參考巴黎的白晝之夜(Nuit Blanche),進而誕生了六本木版的藝術節。與和一般美術館展示作品不同,不只是屬於愛好藝術的人,所有到場者都能容易理解、並享受觀看作品,會是最重要的部分。

夜晚的藝術作品在燈光中呈現不同氛圍。
© Shopping Design
夜晚的藝術作品在燈光中呈現不同氛圍。
© Shopping Design

 

「六本木藝術之夜」活動最大的目的是什麼,以什麼標準來評價活動的成功與否 ?

做為藝術祭典,第一目的是希望參與者盡情在這邊感受到活動帶來的樂趣。同時,在六本木街道中透過藝術之夜的體驗,即使只是多一個人能對六本木的街區、藝術產生關注,並在下次也想要來參與,就將會讓我們感到非常的開心。每個活動會場的來場參加人數,會是一個活動評價的指標。在活動現場也都有做參與者問卷調查,以此方式來了解來場者的意見,做為下次舉辦參考。

在白天的街區小公園裡,也有周邊音樂活動進行中。
攝影/Ryuta Seki
開放互動式的藝術作品,讓所有人都能體驗、參與藝術。
攝影/YUME
韓國藝術家崔正化作品「Life, Life」,於東京中城(Mid Town) 登場,由約1萬個彎彎曲曲的氣球所組成,靈感來自於60年代美國普普藝術,讓人們回想起孩童時的快樂回憶,開放互動式的藝術作品,讓所有人都能體驗、參與藝術。
攝影/YUME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9
Aug / 2019

我的夏著定番

本期《Shopping Design》在高溫不斷的長長夏季裡,陪你一起穿得更簡單、穿得更少、穿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