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好懂的「東京防災手冊」出自他手!太刀川英輔:我習慣把問題想大,將設計規模放大於社會

「對我來說,社會設計就是由同理心而來的設計,這才是未來100年值得追尋的設計,唯有同理心,能讓我們集結更多的力量,創造更美好的未來。……未來是一個重視想像大於獲利的世界,最新的概念、工具,都可以在Google上找到,所以剩下來的是,『你可以問出什麼原創的問題?』這是Google沒辦法幫你解答的,也是我們要一起努力的方向。」
身為建築大師隈研吾的學生,卻以產品設計開始創作生涯;反消費、資本主義,所以用蛋殼設計出讓人驚豔的「Rebirth」燈和「Hatch」花器;崇尚自然環保,因此突發奇想地用粉絲為材質,做出「可食用」的「Spring Rain」燈,他是NOSIGNER,以風格獨具的設計概念,成為日本新世代設計師中備受矚目的一位。
2008年,NOSIGNER決定捨棄本名,開始以「NOSIGNER」作為從事設計時的名字。「NOSIGNER」,這個字是相對於拉丁文中的「designare」(de-sign),意指「no sign」,引申之,就是「看不見的設計」。
——出自《東京新銳設計》,天下文化出版

如果你從事設計工作,一定經常嘆息被案子的預算、業主的思考、甚至是市場的商業考量等諸多因素箝制住設計創意的發展。但如果有一種設計範疇,能超越這些理由站在一個制高點俯瞰整個設計走向,我想只有「社會設計」能夠滿足這個需求。目前日本設計市場充滿著平均水準不錯的表現,但在市場飽和後,必須要重新思考設計在生活裡帶來的意義。也因此日本企業經常喊出「innovation(革新)」口號,希望能創造劃時代的產品,帶給人們新的感受。但太刀川英輔認為革新不該只著眼在產品,應將思考放諸於社會。

太刀川英輔 NOSIGNER。慶應義塾大學理工學研究科畢業。2006年在學中以NOSIGNER為名組織一個「社會設計革新」的團隊,向社會提出值得思考的問題,並以建構在美學意識上的跨界設計提出解答,創造出人們與社會嶄新的連結,以設計的力量為社會帶來更多革命性的行動與思考。曾獲Design for Asia Awards、PLATINUM PENTAWARD、SDA最優秀賞等獎項。
侯俊偉

 
社會設計可簡單定義成「解決社會問題的機能性設計」。其實日本的社會設計早行之有年,通用設計、環保設計、省能源設計、永續設計等……皆屬於社會設計範疇,然而關於這些設計的討論始終雷聲大雨點小。直到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驚天一晃,彷彿搖醒了大家對社會設計的知覺,對於社會設計的討論者一下子從少數變成多數。

東日本大地震後,太刀川英輔在震災後40小時成立了OLIVE系統,彷彿是設計資源的維基百科一般,任何人都能登入此系統分享創意,如何運用身邊有限的物資維持生活機能。這種將設計資源裡最有價值的「IDEA」直接公開的作法十分引人注目,同時獲得許多人民迴響。當面對的是超出人力所能控制的自然力量所造成的問題,人們意識到設計若還是用過往閉門造車的態度,或許能幫助到自己、卻無法真正有效解決癥結,唯有讓資源共享創造更大利益,才能一起打造出幸福未來的共榮社會。

OLIVE:「O」代表日本的精神象徵「日之丸」, 「LIVE」代表活下去。
NOSIGNER
OLIVE網站集結眾人智慧,面對巨大災難也能運用身邊物資生活。
NOSIGNER
NOSIGNER

 

太刀川英輔並未覺得自己做了什麼偉大的設計,也不覺得社會設計是一種新的領域,就像前陣子東京發起一個史上最大的防災計畫,由東京都政府發行、太刀川英輔與電通的榊良祐共同編輯設計的「東京防災手冊」,預計發行750萬冊到每個居住在東京的人們家中。以往這樣的書即使免費也沒什麼人要看,因此他透過視覺表現方式,顛覆防災知識總是艱澀難讀的既定印象,深入淺出的圖文輔助,讓不同年齡層的人都能覺得有趣,輕鬆瞭解防災常識。

東京防災手冊:太刀川英輔與電通集團的榊良祐共同設計編輯,可愛的插畫風格宛如繪本,不知不覺便能吸收艱澀的防災知識。
NOSIGNER

 
「將看不見的關連性運用設計強化,改變人與社會連結的關係。」這樣的想法對太刀川英輔來說可說是他設計活動(nosign)的核心,也是社會設計的本質。

太刀川英輔受邀來台擔任新光三越舉辦的「2016青年設計大賽I DESIGN AWARD」初賽評審,發現台灣年輕設計師中已有少數人具備往國際舞台競爭的實力。而他也發現台灣有許多早期產品到現在仍存於市場、廣受民眾喜愛,像是他非常喜歡有著過往日本電器風格的大同電扇,甚至從台灣搬了一台回家使用。他認為現代充滿太多新產品,反而會讓人重新想念老產品的線條與味道。在新舊產品混雜的台灣市場當中,或許將過往與現代特色融合,會是一種很「台灣」的風格。

宛如台灣文化部所推動的「Fresh Taiwan」,政府每年都會帶領一些台灣設計品牌到國外參展,宣傳台灣文化之餘也期望開啟台灣品牌知名度一般;日本也有經濟產業省推動的「Cool Japan」,期望讓世界更加認識日本的文化與設計。當時太刀川英輔被任命為Cool Japan的執行長,在經過與設計藝文產業交流後,他發現每個人都站在自身角度拼命宣傳,但卻少有人去思考世界是否需要日本文化與設計。因此後來他定調 Cool Japan的主軸為「以具有創意的方式解決世界性問題」,是世界性規格的社會設計。

HE SECOND AID:太刀川英輔與日本東北仙台市的高進商事共同開發的防災道具組。
NOSIGNER

 
「我只是習慣性把問題想大一點。」太刀川英輔說。其實不管是政府或企業,當中應該都需要一些人帶著崇高志向,將問題想得長遠。即便這行動看起來與當下關連不大,但這些反覆思考與討論,都會在未來的某天開花結果。就像現在日本政府與民間將目標集中於2020東京奧運,但其實重要的是在2020東京奧運之後的日本會變成什麼樣子?若不去思考這些事情就會像是舉行了一場盛大的煙火大會,一瞬燦爛之後什麼也沒有留下。

彷彿帶有既視感一般,當台灣以國家規格大力推動所謂「文創產業」到世界之時,是否曾思考過台灣文化與創意要在世界市場當中找到怎樣的定位?不論是「FRESH TAIWAN」也好、「2016設計之都」也罷,台灣設計師們或許應該試著以一種不帶利益的眼光將設計規模放大於社會,重新連結設計與人們的關係。

 

本文出自《Shopping Design》86期「極境旅行」

由設計浪人主持,是一個台灣與日本設計交流的平台,橫跨設計合作、專欄評論、展覽演講、品牌經紀、專利諮詢等面向,期待能創造一條通道,將在台灣與日本當地各自正在發生設計的點串連,形成台灣與日本新一代的設計浪潮。

由設計浪人主持,是一個台灣與日本設計交流的平台,橫跨設計合作、專欄評論、展覽演講、品牌經紀、專利諮詢等面向,期待能創造一條通道,將在台灣與日本當地各自正在發生設計的點串連,形成台灣與日本新一代的設計浪潮。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30
Sep / 2019

旅行與購物

旅行中買不停蹄,也是一種認識世界的方式。本期《Shopping Design》從人、事、時、地、物等不同面向切入,帶你來一趟未曾有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