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飾北齋名畫藏「DNA雙螺旋結構」?日本科學期刊創意改作,以浮世繪傳達生物學

2020/07/01 | | 郭思妤

日本生物學期刊《Genes to Cells》封面,揉入浮世繪的江戶日常,以日式美學傳達科學新知!

日本生物學期刊《Genes to Cells》將生物學密碼藏在浮世繪封面當中,橫跨科學和藝術的疆界,為科學期刊增添江戶時代的美感!

《Genes to Cells》的封面時常將浮世繪名畫改作,並將 DNA、細胞融入封面當中,像是葛飾北富嶽三十六景當中赫赫有名的《凱風快晴》、歌川廣重的《第三代大谷鬼次之江戶兵衛》,都曾登上書封。

畫中頂著鷹勾鼻、面目兇惡的歌舞伎演員,正是名畫《第三代大谷鬼次之江戶兵衛》的主角。《Genes to Cells》將東洲齋寫樂的畫作稍加改變,成了 2015 年 4 月號的封面。這位身上寫著漢字「九」的演員,代表基因編輯工程中,極具突破性的 CRISPR-cas9 基因編輯工具。
圖片來源/《Genes to Cells》
改自葛飾北齋《富嶽三十六景——深川萬年橋下》,設計師為木橋在水面上增添了倒影,猶如 DNA 的雙螺旋結構,穿過橋,還看得見遠方的富士山。
圖片來源/《Genes to Cells》
喜歡浮世繪的朋友,肯定對這幅畫不陌生,同樣來自葛飾北齋富嶽三十六景的《凱風快晴》,畫中的富士山因為豔陽照射而變得赤紅。乍看之下好像和生物學沒有關係,其實秘密就藏在雲朵裡! 山後的大片浮雲,底部雲層好似內質膜和運輸囊泡,再上面一些的雲朵則呈高基氏體的形狀,最上面的小雲像是分泌囊泡。
圖片來源/《Genes to Cells》
早春時節風中在空中飛舞,小鎮的後方看得見富士山景色,被繩子綁住的風箏,看起來像是中期染色體。這期封面構圖仿照的是葛飾北齋富嶽三十六景《東都淺草本願寺》。
圖片來源/《Genes to Cells》
梵谷非常欣賞歌川廣重的作品 名所江戶百景《大橋安宅驟雨》,也曾經臨摹過此畫。畫中的路人遇上驟下的大雨,紛紛拿起手邊的斗笠、草蓆,往橋的兩端快速行進。 這期封面裡,設計師將原畫中的大雨以 NGS 代替 (NGS 指的是次世代定序技術 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
圖片來源/《Genes to Cells》
葛飾北齋作品《山下白雨》與《凱風快晴》同樣描繪的是富士山,而《Genes to Cells》的封面則將富士山山景比擬為「表徵遺傳地景說」的場景,點圖放大可以看見一顆顆細胞在山坡,化身成山脈上的朝聖者被重新編寫。
圖片來源/《Genes to Cells》
工藝精湛的匠人正在修復木桶,將毀損的木片換新,而被拆下的破損木塊寫著平假名え、じ、て、し,分別代表 A(腺嘌呤)、G(鳥嘌呤)、T(胸腺嘧啶)、C(胞嘧啶)。不同於葛飾原畫中匠人製作全新木桶的場景,《Genes to Celles》以汰換木片隱喻 DNA 修復過程。
圖片來源/《Genes to Cells》
2017 年 4 月的封面,是一隻得了花粉症流著鼻涕的猴子。根據統計,日本四分之一的人口受花粉症所苦,這期封面出現在春暖花開的 4 月十分應景。
圖片來源/《Genes to Cells》
2018 年 3 月的《Genes to Cells》封面,兩位研究員拿著一張張結構圖,正在討論兩個代謝物之間的關聯性,一邊在和室拉門上畫起散點圖。
圖片來源/《Genes to Cells》
可愛的貓兒排列整齊地睡午覺,舒服地打盹的貓咪,描繪的是絲分裂末期,兩組分離的染色單體。
圖片來源/《Genes to Cells》
現代的電腦螢幕、平板、智慧型手機穿越到浮世繪裡!研究員們在科學研討會的前一晚,仍在做最後的準備。右上方的那位已將海報完成,其他幾位還在臨時抱佛腳,為簡報台詞傷腦筋,有的還在跑資料,是不是要開天窗了呢?
圖片來源/《Genes to Cells》

即使不熟悉生物學,在稍加解說之後,相信也能欣賞其中精心安排的科學梗。看到這些封面呈現,不禁令人好奇《Genes to Cells》編輯團隊,每期出刊前封面發想的過程!

有興趣的話,可以前往日本分子生物學會的網站,閱覽《Genes to Cells》每期封面的插圖以及背後意涵。

相關標籤: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