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為什麼紅?深度解析畫面、人設、故事背後的成功模式

2020/10/28 | | 編譯‧撰文 張玉琦、王宥筑

鬼滅之刃電影版「無限列車篇」將在台上映,動畫版大結局後再掀高潮!從劇情到炭治郎、禰豆子的角色設定有什麼特色?

《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即將在台上映!日本 16 日上映以來,開播十日內已衝破 107 億 5423 萬日圓票房,累計超過 798 萬人次觀賞,超越近兩年的熱門動畫片《冰雪奇緣2》、《天氣之子》,外界看好有機會超越 2016 年新海誠監製的《你的名字》(總票房 250 億 3 千萬日圓),以及日本史上票房最高的宮崎駿動畫片《神隱少女》(總票房 308 億日圓)。

《鬼滅之刃》動畫劇照
©吾峠呼世晴/集英社・アニプレックス・ufotable

《鬼滅之刃》漫畫原作從 2016 開始連載,是新人作家吾峠呼世晴在《週刊少年Jump》上的第一部作品。2019 年 4 月動畫版開播後人氣飛升,同年 9 月動畫版完結後,一年內的漫畫銷量增加 8 倍以上,累計賣出超過1億本,超越《航海王》成為日本漫畫史上銷售最快的作品,10 月 2 日才發行的第 22 卷,光是初版就賣了 370 萬本。

《鬼滅之刃》動畫成功要素:明(王道)與暗(打鬥)場面平衡

《鬼滅之刃》動畫拉抬了漫畫原作的人氣,但動畫版推出後並非一夕之間爆紅。而是隨著觀看人數增加,帶動官方推特的追蹤數成長,使得《鬼滅之刃》粉絲數愈滾愈大。許多因為動畫而認識《鬼滅之刃》的人,因為被劇情吸引而開始去追漫畫連載、進而購買單行本。

為什麼《鬼滅之刃》的動畫版這麼好看?動畫精美、加上量身打造的主題曲《紅蓮華》之外,負責《鬼滅之刃》的動畫公司 ufotable 過去的作品就頗受好評,在鬼滅中「明與暗」的描寫都下足功夫,「明」是指少年漫畫所注重的那些正面的、饒富趣味的部分;而「暗」是暗夜中驚險刺激的打鬥場面,不管是呼吸型的展現或血鬼術的威力都下足功夫,明與暗之間的平衡使得作品在高低潮之間流動順暢。

《鬼滅之刃》動畫劇照
©吾峠呼世晴/集英社・アニプレックス・ufotable

《鬼滅之刃》動畫製作人:王道 + 新銳,帶來巨大成功

剖開《鬼滅之刃》的故事和角色設定:善良、努力的主角,在逆境中與夥伴一同奮鬥的成長故事──基本上不出「王道」漫畫的架構,但為何這樣的設定卻能在動漫迷之間掀起一波全新熱潮?

《鬼滅之刃》動畫製作人高橋祐馬指出,這部作品之所以能獲得眾多迴響,是融合「王道」與「新銳」元素的結果。新銳之處在於,雖然故事中的主角屬於「殺鬼」的一方,但敵方的鬼原本也是人類、並保有部分人性,連男主角的妹妹都是鬼,因此在《鬼滅之刃》的世界中沒有全然的正邪二元對立,這個特質使《鬼滅之刃》帶有寓言色彩,而不是一個單純勸善懲惡的老掉牙故事。

------- 以下有微雷的防雷分隔線 -------

《鬼滅之刃》非二元對立的人物設定:我殺鬼,也要保護身為鬼的妹妹

《鬼滅之刃》動畫劇照
鬼滅の刃公式 Twitter

《鬼滅之刃》故事背景設定在大正時期,以會吃人的鬼與人類並存的世界為舞台,在故事一開頭,主人公竈門炭治郎一家人便慘遭鬼王滅門,而唯一倖存的妹妹禰豆子也變成鬼。為了尋找讓禰豆子恢復原狀的方法,兄妹倆踏上了旅行,故事主要描述炭治郎加入鬼殺隊,一路上與鬼對抗所面臨的種種修練與考驗。從男主角和妹妹的關係就可以看出角色設定刻意模糊善惡:哥哥是鬼殺隊的,妹妹是鬼,但也是哥哥要保護的對象。

其他角色也有人和鬼之間的糾葛,好比主角炭治郎進入鬼殺隊之前所對戰的「手毬鬼」,過去還是人類時,每當夜幕低垂會因為害怕而牽起哥哥的手,變成鬼以後,雖然吃掉自己的哥哥,但也因為懷著「想再次牽起哥哥的手」的強烈思念,而化作一隻全身佈滿「手」的鬼。這段人類時期的溫馨記憶,也在手毬鬼臨終之際被喚醒。

每一次,炭治郎打敗敵人時,臉上出現的不是勝利而是慈悲的表情;鬼被消滅的時候,不是戰敗而是解脫的表情,回想起身為人的記憶,也找回人的尊嚴。

《鬼滅之刃》漫畫的成功要素:CDE 模式

日本漫畫編輯光能寶志長期觀察《鬼滅之刃》的漫畫呈現,梳理出一套「CDE」的成功模式,分別為「Cut」、「Drip」、「Emotion」的簡稱,他認為CDE不僅僅在漫畫上奏效,也能應用於其他商業類型。

Cut(刪減篇幅)

《鬼滅之刃》作者非常省頁數,習慣把可以畫成一話的劇情濃縮在一個跨頁。相較於許多漫畫家會為了讓人氣作品繼續連載,不敢在單個話次丟出太多劇情,《鬼滅之刃》這種果斷、俐落的操作,不只加速劇情演進,還使得讀者更移不開目光。

舉例來說,漫畫的大反派鬼舞辻無慘,作者讓他在動畫第 7 集就登場。就升級打怪的少年漫畫來說,很少有一開始大魔王就出場的劇情。到了故事的中後段,領導鬼殺隊的當家產屋敷耀哉,和反派鬼舞辻無慘見面的場景(漫畫 138-139 話),作者讓產屋敷在短短數頁內「完結」,把故事帶向高潮。

Drip(抽出重點)

經過刪剪篇幅之後,還要讓讀者閱讀順暢的話就需要第二個要素「抽出重點」,因此 Drip 與 Cut 必須相輔相成。通常在《鬼滅之刃》的漫畫中,一句話就能講完一個跨頁的重點,而且每個跨頁都有一個明確的劇情高潮。再說183話,「城開始崩毀,鬼殺隊陷入恐慌」的場景,作者只花了一個跨頁就交代完。

Emotion (訴諸情感)

《鬼滅之刃》作者是出了名的「發便當」又快又狠,但在重要角色臨終前的大場面,一定會悉心刻畫該角色的回憶片段,並且經常以第一人稱的自言自語呈現,帶領讀者走進角色的內心深處,說明這個角色是為了什麼而戰?

在每一次的戰鬥中,作者用最精簡的篇幅介紹鬼殺隊最強成員「柱」的背景(打個比方,如果是《航海王》的話,每個人都要畫上一集單行本),賦予柱「強者」以外的景深。塑造鬼的手法也十分突出,為了點出鬼也是人的弱點和脆弱之處,反派 12 鬼月的故事設定完全不輸給柱,讓不少讀者可以為了鬼落淚。

在 CDE 策略下,《鬼滅之刃》兼具速度感與情感,在明快的敘事節奏下,講述對生命的關懷、善惡拉扯的兩難,在王道故事的架構下淬鍊出醍醐味。

《鬼滅之刃》動畫劇照
©吾峠呼世晴/集英社・アニプレックス・ufotable

參考資料/東洋経済オンライン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經理人》原文請點此

相關標籤: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