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全民都可以是設計者的時代!詹偉雄:「設計要帶來刺激,幫助個人想像更好的自我。」

2020/12/16 | | 林亞璇

藉深諳美學經濟的社會觀察家詹偉雄的觀察和爬梳,從聚焦設計在台灣認知的轉變、設計進入公部門帶來的成效,最後試看設計的未來,或許會從中得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近年台灣對設計帶來的改變很有感,設計與生活的接點似乎也擴張得更多元,然而設計的蓬勃會導致設計過多嗎?可以如何看待設計對個體與社會產生的意義,甚至「將設計視為自己的事」?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2020/ISSUE04「TAIWAN DESIGN BEST 100:我們需要的設計

台灣對設計的認知改變:從解決問題到創造生活方式

當我們談設計,要先聚焦對「設計」的想像。台灣設計發展起來的脈絡,是2000年左右開始,從電子業到傳統產業,很多做OEM(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代工生產)的公司都轉型成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s,設計加工),在這樣的背景下,許多大學紛紛成立設計學院,以追求「解決問題」的效率和方案來看待設計。有別於台灣,美國史丹佛大學在2004年成立設計學院(Stanford d.school),則是受到賈伯斯在Apple的各種變革與創舉所影響,他們期待設計是「the way of life」,在考慮使用者經驗與嚮往之下,創造一種生活方式。

攝影/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現今台灣社會對設計的普遍認知,更接近賈伯斯所影響的後者。生活、生命是需要設計的,要按部就班地把自己打造成自己渴望的樣子,必須先認識自己,找出做什麼事情時,會擁有一種創造性的快樂,然後努力投入其中,那就是自我的追尋。而就物質層面而言,人跟物的認同關係變得更緊密了,「You are what you buy」,消費行為是對設計生產端的買單和認同,而設計師必須進入一個新的生命世界中,去想像、開發未知經驗;要知道如何生活、那種生活方式的主張為何,才知道如何設計生產。設計師必須先料理自己的內在生活,做出來的東西反而是副產品。

因此所謂的「消費者」和「生產者」其實都是設計者,每個人都可以設計自己的生活;當個人生命充實了,經由浸泡在社會裡,建立出屬於自己的洞察,就能提出、實現新的生活方式,而不會做出離群眾遙遠的、無意義的「死掉的設計」,由此來看,設計是從來不會嫌多的。

攝影/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設計進入公部門,讓社會受益最大化

台灣大概在過去五年來,設計連動年輕選票的影響力非常明顯,加上網路世代藉社群平台傳播意見、快速分享渲染的特性,公部門紛紛想從設計的「有效」借力。於是對設計有信仰的人取得了權力位置,且在幾次選戰中證明這樣的設計——調動資源、創造新物質或思維的方法,是有效的。政府的角色勢必要轉變,從衙門父母官變成服務業,透過設計方法讓「顧客」信服。

以今年辦在新竹的台灣設計展來說,過去台灣設計展是由經濟部工業局、中央主導到地方辦活動,今年則是地方政府投入更多資源形成主導力;這場展會不要來者只看一個展,而是看一座城市。所以你會看到像在護城河畔有多座耐候鋼搭建的高台,雖然視覺抽象但空間縮放比例很抒情,攀上高台可以眺望河川和周邊廣場;在新竹這樣一座小尺度的城市裡,創造一種讓身體感舒展開來的魅力,那就是設計「為生活帶來一種異想天開的合理性」。

攝影/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而臺灣文博會則因為前文化部長鄭麗君而有了改變,讓每年提出一個具體主張,設計大量介入、將主展館規模和細緻度逐年都升級,面向大眾留下觀展記憶點和反思。所以像去年衍序規劃設計做的文博會「文化動動動」,我稱之為「打群架」,設計創意人彼此競爭卻又一同努力,將能量撐到很飽滿。

公部門在做的,是以服務大眾利益為目的事情,當設計導入公部門體系,會受益到最多人,但官僚體系長期運作、也最難改變。因此組織首長成了關鍵,他會直接連動組織的改變,而地方首長又因為有固定任期,更可以有所發揮與延續影響。

設計的未來?人人都可參與設計

設計會隨社會不斷滾動、擁有的動能而發生,可以是形而下創造一種物質,也可以形而上勾勒一種刺激。對台灣來說,現在設計的影響力更深入人心,但此處指的「設計」已不同於舊時單純解決問題的認知,而是創造特定欲望(desire)生活的方式,像是讓生命更透明自由、生命政治更平等,各領域、抽象或具體的環節都需要設計介入。就像在近年青年主導的社會運動中,參與者設計各種手法來消遣當權者或反對方,像是做標語、海報、扮裝,甚至是做音樂,是藉由各種身體能感受到的情感方式去傳達主張;這不只是場政治意識的對抗,更是生活方式的對抗,所以美學的敏感度變得重要。

攝影/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對現在的年輕世代而言,若多數更傾向追求活得有存在感、懂得享受,從工作中享受遊戲與學習,自然會產生大量「社會設計」的需求——個體化時代設計必然扮演的角色,就是帶來對個體的刺激,幫助發展、想像更好的自我。在這樣的期待與回應下,設計師會有非常多待辦任務,也因此,每個人都應該成為動手創造、改變的設計者。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2020/ISSUE04「我們需要的設計」,本期收錄100件2020年值得關注的台灣設計人事物,也針對地方設計、品牌設計、教育設計等議題,邀請設計師與創意人聊聊他們的觀察與經驗,更多內容請點此試閱

詹偉雄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