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電子報

【當代工藝要去哪?】竹編品牌「筑子」:化繁為簡、簡中細膩,讓竹器輕巧走入生活

2021/04/25 | | 林亞璇

工藝的本質是生活的需要、文化的模樣、情感的連結,而當生活型態逐漸改變,傳統工藝要往哪裡去?設計、藝術、工藝的界線和融合,或許可以更開放的看待。

一只竹編果籃佇立桌上,典雅而流暢的線條,將其所在凝結成一幅悅目的靜物畫。竹編品牌「筑子」主理人筑鈞,在傳統民藝日用之器的基礎上,捨棄常見的單一規格竹材,以植物染為竹篾帶進柔和的淺色,或以煙燻覆上深咖啡色,即使線條簡約,竹編器物也能擁有豐富的表情。

筑鈞將傳統竹器的型態化繁為簡,在構造、竹材處理、編法上帶入新意。
圖片提供/筑子
日常用的置物籃,編紋與竹材顏色搭配可見其用心。
圖片提供/筑子
竹編工藝品牌「筑子」主理人筑鈞。
攝影/陳育維 © Shopping Design

竹編擴香枝?開創生活竹器的靈活可能

需要靜下心面對每日「編務」的筑鈞,發現氣味很能影響心情,成為她創作擴香精油的靈感。「看市面上擴香枝的纖維跟竹片有點像,嘗試將竹片削薄、多片堆疊組合,因為接觸面積廣,吸收和擴散精油的效率都更好。」

擴香系列產品名為「小島紀行」,筑鈞依循記憶中的一幅幅畫面,為每款精油搭配不同姿態的擴香枝。例如「森」,是走進樹木高大、林蔭密佈的森林深處,感受腳下青苔泥土溼滑、聞到大地的氣味。芳療師擷取草本植物的根部調製精油,擴香枝如林中綠意多樣、充滿生命力的伸展;另一款「花」,則是置身陽光灑落的休耕農田,菊科黃花引來蝴蝶飛舞,擴香枝有如花朵搖擺、蝴蝶翩翩。

擴香系列「小島紀行」中的「森」,芳療師擷取植物根部調製精油,擴香枝有如林中綠意的伸展。
圖片提供/筑子
「家」這款的擴香枝造型,是筑鈞老家庭院的那棵老榕樹。
圖片提供/筑子
充滿韌性的竹材,在筑鈞手中變得柔軟而靈活。
攝影/陳育維 © Shopping Design

氣味本是抽象,卻因擴香枝形而上的呈現,讓使用者進入一趟身歷其境的記憶旅行。這般細膩的轉換,是筑鈞想為竹編開脫成見的努力。「竹編依然被戴著傳統標籤,但竹其實是非常生活化的材料,我想讓它走入日常,所以試著去改變產品的應用性。像擴香枝除了實用也能有裝飾性,那個轉化就是設計師和工藝師在做的事。」

除了生活物件,筑鈞也有幾件竹編裝置作品,「家的記憶」靈感來自兒時記憶,家中花園突然出現大量毛毛蟲,某天全孵化成神秘的黑色蝴蝶,翩翩飛走。在「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充滿綠意與天光的空間中,筑鈞將原先滂薄、充滿份量感的裝置拆分成兩件,加入不同顏色的單件作品,讓竹編的線條與姿態更為凸顯。
圖片提供/筑子
參與「十三個房間創作藝術節」時,筑鈞從旅店黑色系、粗獷的牆面獲得靈感,建構了 Wabi-Sabi(侘寂)氛圍的「風茶屋」,垂吊單件裝置、形塑物件於空間中的使用情境,並以竹編茶針作為占卜的媒介,讓觀展者靜心品茗竹的氣息。
圖片提供/筑子

融合工藝的極致與設計的條理

本業唸的是工業設計,前一份工作在量產的世界裡打轉,筑鈞在職業轉換階段到工藝中心上課,幾堂劈竹課,讓她與竹材有了更真實的接觸。本只是想在臉書紀錄學習竹編的過程,卻無意間開啟工作坊教學、產品製作,品牌「筑子」自然生成。實際投入才知道原料取得、處理的人力和時間成本都不低,然筑鈞卻感到踏實。「以前設計產品,僅是產業鍊的其中一小段,很多事不知為何而做、從何而來,也很難想像使用者的面貌。現在這一切都更清晰,也有更多選擇和承擔。」

傳統工藝花上兩三個月專注做好一件作品,而工業設計背景讓筑鈞習於考量效率與規格化,套進成本與時程的框架,希望盡可能讓越多人買到工藝產品,與其一起生活。「使用過才不會僅止於想像。」結合工藝與設計的經驗,筑子看似簡單的產品背後都經過巧妙安排。「工藝是美感、素材、技法的極致呈現,而如何讓這些極致融合,就是設計師的功力。」

筑鈞的工作室,角落堆放著原始竹材,通常用於打樣與客製產品。
攝影/陳育維 © Shopping Design
各式竹材被整齊的分類放置。
攝影/陳育維 © Shopping Design
工作室中匯集靈感、發想過程的牆面。
攝影/陳育維 © Shopping Design
植物相關的書籍雜誌也是筑鈞的靈感來源。
攝影/陳育維 © Shopping Design

接觸竹編5年多,這個領域對筑鈞而言還有許多未知待探索。老家在彰化開中藥房,從小就與草藥為伴,筑鈞與竹編的連結,或許很久以前就已默默牽繫。不工作的日子、休息的空檔,她喜歡去自然裡走走,前陣子上了草藥和野外採集課程,透過建立自己的資料庫、打開身體感知記憶植物,她從中得到豐富靈感,去開創竹編的更多可能。「我都自稱『植物宅女』,可以看植物看很久。」筑鈞笑說。

工作室附近就有一片綠意,筑鈞會在工作空檔出來走走。
攝影/陳育維 © Shopping Design
攝影/陳育維 © Shopping Design

從被竹排斥,到在竹編中理解自己

看筑鈞俐落的劈竹,靈活的將竹條纏繞、編織成型,其實她也曾對竹感到格格不入。「以前做設計,頭腦活絡但身體僵化,只是很客觀認識材料。剛開始學劈竹會受傷、會有挫折,覺得被竹討厭,想說自己是不是不適合做這個。」竹材很有韌性,竹編工序繁複,讓筑鈞在身心上都吃了苦頭,回望時才知一切有如修行。「其實竹一直在那邊靜靜等我,讓我去學習、靠近它,一直試、一直做到某一天,突然覺得自己會了,好像總算被竹接受。」

劈竹是認識竹材、精進竹編技藝很重要的環節。
攝影/陳育維 © Shopping Design
攝影/陳育維 © Shopping Design

正因每件作品都要經手,竹編在無形中也反映了工藝師當下的狀態,需要如同冥想去除雜念,方能順暢無礙,當中也隱含製作者對自我心境的質問。「我很在乎『真實』,就創作面而言,是一種純粹的美,能否讓觀者發自內心感覺到美,而非彰顯自我的炫技;就產品面而言,是誠信,能否對得起購買者、製程是否友善環境等。」

創作路上有許多技法和情緒的陷阱,筑鈞說,所有企圖、焦慮都會在產品上留下痕跡,而那也是工藝之所以無可避免的——感性卻又理性的矛盾之美。

筑子:facebook.com/chuzicraft

相關標籤:
林亞璇 / Shopping Design 編輯
與我聯絡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
>>管理我的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