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美好生活指南》周報,每周五發刊 >>管理我的電子報
攝影/野比大雄 圖片提供/葛大為

用理性來處理感性!專訪作詞人葛大為:在文字的大小輕重,找對的節奏和韻律

2021/05/05 | | 臺北文創 Stella Tsai

劉若英新歌〈各自安好〉就出自葛大為的文筆。他形容這首歌用了他最大、最重的鉛字,讓生命中的遺憾直球對決。「我跟陳建騏說,寫完這首我半條命都沒了。」

中文的博大精深,是華語世界始終玩不倦的工具。尤其當中文被運用在流行歌曲裡,更成了聚攏樂迷、撩撥大眾心弦的重要催化劑。短短幾句就能共鳴某一段回憶,韻腳的堆疊更助長歌曲的傳唱記憶,每當所有人都唱著同一首歌曲,就能映照出城市裡的千百種光景。

細看樂壇的作詞人,葛大為早已是華語樂壇熟悉的面孔,入行23年的他,早已經手無數唱片企劃,更曾以蔡健雅〈說到愛〉、張惠妹〈連名帶姓〉二度入圍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創作一字排開,更幾乎囊括檯面上一線歌手。葛大為又是一個特別的存在,他的文字總能在情感與故事的進退間,剛好地捏住七寸;也總能貼近歌手的唱腔語氣和專輯情緒,剛好地敲響聽者心弦。

葛大為,作詞人、資深唱片企劃。學生時代主修大眾傳播,進入滾石唱片實習後與音樂產業結下不解之緣。經手專輯包含徐佳瑩《心裡學》、蔡健雅《我要給世界最悠長的濕吻》。曾憑〈說到愛〉、〈連名帶姓〉二度叩關金曲獎最佳作詞人,最新個人著作為《我記不得每隻貓的名字》。 攝影/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什麼都做的企劃工 開啟書寫的緣分

喜歡觀察別人的葛大為,從小就想知道大家在玩什麼、流行什麼,對世界充滿好奇,更從不停止讓自己熟習與世界溝通的語彙。高中畢業後,一心想當國文老師的他卻考上政大廣電系,彼時的他想得簡單:「攤開課表,通通都是我有興趣的東西,一點也不像在唸書。」這個決定不但改變了他的未來,更讓鏡頭的概念深深改變了他的書寫,從此他的文字,總是比別人多了畫面。

身為系學會會長的葛大為,因為籌辦演唱會結識了滾石唱片的員工,大三那年便順勢選擇了滾石作為實習單位,就這樣一路從實習到正職,從愛聽音樂到催生音樂,與華語樂壇結下難分難解的緣分,更開啟往後23年的歌詞創作人生。

葛大為的第一首詞是劉若英〈你說得對〉,起因只是製作人喚他幫忙寫,就這樣被印上歌詞本,與施人誠、朱冠綸一同名列歌曲作詞人,其實,葛大為此時的正職只是個「什麼都做」的唱片企劃,工作內容小至商借流動廁所、大到參與華語專輯的製作,但他很享受這種偉大的渺小。即使在「葛大為」三個字已經成為詞界品質保證之後,他仍不將自己視為創作者,而是一個「剛好能寫出貼合歌手狀態,並符合專輯主題設定」的歌詞書寫者。

葛大為認為,唱片企劃的工作帶給他寫詞很重要的養分。 圖片提供/葛大為

貴人的信任 托起菜鳥的勇氣

不同於國際唱片的分工細密,滾石帶給葛大為的養分,是什麼都做、什麼都不算分外事的完整企劃洗禮。年紀輕輕的他,就曾被當時的老闆陳勇志(現相信音樂執行長)交付了辛曉琪韓劇歌曲翻唱專輯的重責大任。葛大為一直都記得當時設計做了兩款封面,他心中認定了一款,然而請示時,陳勇志卻選擇了另一款,當時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葛大為不顧一切地送印了自己認定的那款,完成了他心目中的《永遠》專輯。事後陳勇志不但沒有責怪葛大為,還笑說早知道他會這麼做。後來,《永遠》專輯大賣,辛曉琪更因此入圍了2002年金曲獎最佳女歌手獎。

「這並不是說我的決定比較好,我相信選另一款封面還是一樣會成功。」葛大為正色說:「這件事最大的意義,是那個創意被包容與尊重的過程,這也是我的許多同輩、甚至後輩難以獲得的經歷。」葛大為認為遇上陳勇志是他的幸運,讓青春的碰撞被溫柔地包容與承接,推著他更加自信且穩定地走在這條路上。

辛曉琪《永遠》專輯是葛大為印象深刻的企劃作品之一。 圖片提供/葛大為

企劃的養分 催生創作的天分

「身為企劃,本身就會對歌手與專輯有些想法。」葛大為認為,歌詞是落實企劃最直接的方法。遊走經歷過滾石、華納、亞神等音樂公司,企劃過無數唱片的葛大為,他認為「企劃」的經歷讓他能很快地抓到歌手要唱出的訊息,以及專輯要講的重點,因而能快速又切題地寫出符合需求的詞。「寫詞並不是天馬行空,而是理性的拆解。」他強調:「我們是用理性來處理感性的背叛、三角戀等情緒,再加上視覺化的描摹,鉤織成歌詞的模樣。」

高中熱愛讀詩的葛大為,曾經將鄭愁予視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養分,連當兵時都印在A4紙上隨身攜帶閱讀。後來的他沒有當成國文老師,卻在歌詞創作中完整了對書寫的熱愛,彼時對閱讀的興趣,也從純文學拓及至世界的各種新知。資訊時代的來臨助長了他對世界的好奇,從解剖學、心理學、天文學到古文物、山海經,都是他涉獵的範圍,聊起這些奇事軼聞更是雙眼發光,興奮不已。

「不要擁抱 切莫親吻
我會粉碎 再不完整
我不存在 就沒有
消失的可能」——楊乃文〈離心力〉

「你知道星體有大有小,彼此間的重力和距離會相互牽引,太近會爆炸碎裂;這個距離就叫洛希極限(Roche limit)。」這樣的畫面被寫入楊乃文的〈離心力〉,對應了情感間難以拿捏又必須剛好的距離,再加上配合楊乃文語氣聲線的文字韻律,寫下華語歌壇另一首經典。葛大為笑說,彼時唱片公司覺得「洛希極限」太難,所以改名「離心力」。後來真的用上〈洛希極限〉一詞的吳克群,一眼就看出〈離心力〉的出處,還主動找上葛大為討論了一番。

書櫃上類型迥異的書籍,都是葛大為寫詞時建構畫面的素材。 圖片提供/葛大為

金句來自共鳴 文字的重量才是核心

熱愛日星鑄字行的葛大為,常會買鉛字送朋友,因為對他來說,寫歌詞就是找到文字的重量,「就像喜劇,要設計笑點、頓點的位置,牽引觀眾的情緒。」他形容,不能一直出重拳,打暈就無感了,反而要在重擊後安排舒緩的節點,讓歌詞如呼吸般自然分配情感的分佈,「就像是鉛字的排列組合,字有大有小、有重有輕,寫詞就是為文字找到對的節奏和韻律。」

「我最大的遺憾
是你的遺憾 與我有關」——陳奕迅〈我們〉

葛大為更認為,寫歌詞不是件「私我」的事情,而是要給某個人唱、為某張專輯作嫁。因此寫詞並不是坐著思考失戀、傷心,抒發自我情感的私事,「你必須借重感官吸收得來的素材,觀察人類的思考和行為細節,才能從中獲得書寫的主題。」他認為生活中的每一吋觀察,都能被轉化成有感的創作主題;而日常中的視覺、嗅覺和聽覺體會,都能被搜集起來,在書寫時適時地關聯歌曲的需求。也因此儘管他寫下無數被視為金句的詞,他卻不認為這是「創造」而來,只是剛好地投射了最大公約數的記憶,掀起了大範圍的共鳴。

「這句別來無恙 我不能哽咽
想哭是因為 留戀
還是哭我們 本該是完美一對
兩個不成熟的人
最後不約而同
選擇臣服於安穩」——劉若英〈各自安好〉

剛發行新專輯《各自安好》的劉若英,主打歌〈各自安好〉就出自葛大為的文筆。他形容這首歌用了他最大、最重的鉛字,讓生命中的遺憾直球對決。寫得過程並不耗時,卻耗掉了他全部的心神,直到歌手試唱完,確定沒問題後,他直接回家睡了兩天,「我跟陳建騏說,寫完這首我半條命都沒了。」葛大為苦笑。

喜歡日星鑄字行的鉛字,葛大為認為寫詞就像是鉛字的排列組合。 圖片提供/葛大為

從1998年至今,四十出頭的葛大為已為華語樂壇貢獻了23年的青春與創作。人生少不了旅行充電的他,被疫情中斷了慣常的出國旅程,台南與宜蘭成為新的生活補給站,日常遊走於城市裏的咖啡館間。而始終不變的,是他從未停止觀察的雙眼,與涉獵新知的好奇心。「很多人在Instagram上問我『要怎麼創作?』、『沒靈感該怎麼辦?』但我覺得創作就是不要去想『我要創作』,而是去找到讓你有感覺的東西。」葛大為認為,找到創作的「自在」是最困難卻最必要的一環,不能老想著創作一定要被肯定或購買,自在地享受觀察並書寫,才是創作誕生的重點。

如今的葛大為,只要感覺一來,不管是躺在床上、走在路上,甚至是一張隨手撈到的信用卡帳單,都可以信手捻來。「世界這麼大,人類這麼有趣,就算華語歌曲都圍繞著愛情這個主題,也還有得寫呢!」說罷,葛大為的臉上泛起一抹微笑。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臺北文創,原文請點此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訂閱《美好生活指南》周報,每周五發刊 >>管理我的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