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電子報

一場「家」的精神之旅:如恩設計操刀《棲居之詩,邊界之始》6 間房遊走外觀、內省、好奇心與回憶

2021/05/21 | | 文字整理 Stephie Chiu

《棲居之詩,邊界之始》以分布在四合院裡的 6 個房間,分別詮釋「家」的不同屬性,串連起:外觀、內省、好奇、痛苦、修復、回憶的精神之旅。

四月中旬,北京一座歷史悠久的傳統四合院裡,由如恩設計與《安邸AD》聯合打造的展覽《棲居之詩,邊界之始》正式開展。分布在四合院裡的 6 個房間,分別詮釋「家」的不同屬性,串連起:外觀、內省、好奇、痛苦、修復、回憶的精神之旅。

圖片提供/如恩設計

展覽展現了對於「家」的哲學性思考,是一次對於人、居所和居住之間關係的當代闡釋。讓參觀者在庭院與房間的不斷進出之間,自由探索當代生活對於家的意義。

「邊界是存在的起點而非終點,是某物由之開始其本質的存在。」哲學家海德格在《築・居・思》裡寫下對於空間的思考,成為這次展覽構思的起源。如恩設計將對一個空間的觀察,延伸至如何看待世界。

圖片提供/如恩設計

例如,家所提供的,早已不只是抵禦風雨,而是人們得以棲身其中、感受情感依戀的居所。依戀的本質在於,「人類傾向於從不變的重複中得到安慰,而這種安慰也來自於從事物的『久遠狀態』之中汲取足夠穩固的信念。這些能帶給我們安慰的事物,甚至並不需要是完好或美麗的。」

圖片提供/如恩設計

法國哲學家加斯東・巴舍拉(Gaston Bachelard)曾經描述了房屋與宇宙之間存在著的某種張力,並由此導致的敵對關係。房屋抵制了來自宇宙的惡意,宣稱「世界有著種種艱險」,但仍然堅持居住其中。《棲居之詩,邊界之始》直接展示了房屋與宇宙之間的對抗力量,6 間被賦予特定主題的房間,各自且一同表現出人棲身於家時,所產生的空間與情感上的雙重連接。

圖片提供/如恩設計

房間 1A 與 1B:外觀/內省

回到了自己的家,意味著我們可以擁有袒露身心的自由,終於可以讓身體和心靈裸露。審視自我,內在與外在。奇怪的是,封閉自己卻是以另一種方式敞開內心:當我們拉上窗簾,確知自己同外面的世界隔絕,我們隨即在精神上放開自己,並以一種殘酷的誠實審視自身。這種行為暗含某種任性的自虐成分,因為剖析自我可能令人不安,多少會伴隨著羞愧感,但深度覺知終會帶出情感暖流。

房間 1A 與 1B:外觀/內省
圖片提供/如恩設計
房間 1A 與 1B:外觀/內省
圖片提供/如恩設計

房間 2:好奇心

我們迫切從那些能滿足自己無限好奇心的事物中獲得力量。家中每一件習以為常的物件,當你更換一種觀看角度,他們就都變成了引人探索的樂趣。深深沈浸在自己對世界,對萬物的想像之中,即使單純如孩童的教科書,也能引導我們深入思考世界的奇蹟;即使簡單如日常的物件,也能讓人重燃遠航的夢想。氣味帶我們飄回某個已經消逝的時刻,回到生命中某段唯有花朵和詩歌的舊時光。

房間 2:好奇心
圖片提供/如恩設計

房間 3A 與 3B:痛苦/修復

痛苦幾乎是外觀、內省和好奇心的必然結果。所有人都是天生的思想者,區別只在於思考落在不同的問題。思考容易帶來抗拒、困惑、懊悔等錯雜的情緒,但經歷痛苦的過程,就像撥開一片籠罩在我們周身灰暗、混沌的雲霧。此時,安寧的休憩幫助我們卸下由思想帶來的沈重負擔。夜晚,痛苦在身心的沈睡中消逝於無形。白日,我們從聖歌和詩篇中尋獲對自身的修復:一種溫柔地閃著光的溫暖能量,流經全身。我們從這種足以定義家的情感依戀中獲得力量。

房間 3A 與 3B:痛苦/修復
圖片提供/如恩設計
房間 3A 與 3B:痛苦/修復
圖片提供/如恩設計
房間 3A 與 3B:痛苦/修復
圖片提供/如恩設計

 

房間 4:回憶

我們身處的空間與日常物件,見證了我們大部分時間的居家活動,與家人吃飯、聊天、放鬆、歡笑。關掉房子裡所有的燈,一同仰望星星照亮夜晚;家人日復一日使用的那套茶具,寬闊的圓形餐桌置於餐廳的方式,喚起每年除夕夜的團圓晚餐。原始的古舊牆壁、橫梁和天花板磚石,見證過更多年歲,跨越過更宏大的歷史與生活。由此而來的殘缺,如同時間在一個人身上留下的痕跡。這留有印記的處所,是回憶誕生的地方。

房間 4:回憶
圖片提供/如恩設計
房間 4:回憶
圖片提供/如恩設計

《棲居之詩,邊界之始》
展覽時間:2021年4月18日至5月3日
展覽地點:北京・王府中環19號府
主持設計師:郭錫恩、胡如珊
展覽團隊:張妍、郭鵬、吳振海、李歆薇、梁瑩茹

資料提供:如恩設計

Stephie Chiu / Shopping Design 數位內容主編
與我聯絡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
>>管理我的電子報